九十七 褚遂良来访

苏宁现在很忙,非常忙碌!他从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忙碌!

“都和你说了要小心一点!这些东西很珍贵的!全大唐只有这么一点儿!当心一点儿!毁坏一点儿都是罪过!我扣你工钱!”

“哎呀哎呀!那个不能这样弄!要这样!都和你说过了!你脑子怎么长的?!会不会种地?你小子不是拍着胸脯说你种过地吗?育苗!育苗!懂不懂!”

“尼玛!你要气死我是不是?!成心的吧你!都说了不能这样!这些幼苗很娇贵的!要小心一点儿!这是大唐未来的希望你懂不懂!再弄不好扣你工钱!”

“……”苏宁实在是无语了,忍不住爆了粗口,李二陛下宫里送来的二十仆人和李靖李世绩送来的二十仆人现在完全就是他的祖宗,这些人种过地吗?娇生惯养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才是这个模样,这些仆人都他娘的是苦孩子,不是说苦孩子都是早当家吗?不是说都是吃苦耐劳的吗?怎么一个比一个没用?怎么一个比一个没力气?

本来还想休息休息,事情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酒楼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装修的事情拜托长孙冲找到了和长孙家合作很久的商家,信誉品质有保障,苏宁就托付给了牛耿去联系一下,锻炼锻炼,虽然是明面上的而非实际上的掌权人,但是也要有点儿气势和本领不是?要不然怎么保护苏小妹?

所以还以为可以休息了,谁知道从学堂回来转了一圈就发现了暖房里面的那些仆人简直是在乱搞!把育苗当成什么了?以为什么作物都是把种子丢到土壤里面就可以了?苏宁差点儿没气死,所以才有了以上的一幕……

“老王,我早就说过这些家伙没用,宫里面大家族出来的都是一些只会伺候人不会伺候作物的,哪能做的了这些事情?还是应该咱们上手,二郎怎么就不让呢?”马汉带着疑惑和身边的王朝说道。

王朝学着苏宁的样子耸耸肩膀:“我哪里知道?二郎好像以为这些人什么都会干一样,这种田哪里是什么人都做的来的?就是我们当初不也是被爹娘一路打过来的?这些家伙专门伺候人的,哪里会种田哟!这下子二郎有的忙了,让二郎多找些下人二郎还不愿意,唉!”

马汉笑道:“二郎那是嫌人多了花费也多了,家里就五口子人,需要多少人伺候?对了,听说大夫人和二夫人准备给大郎找一门亲事了,你说大郎都已经三十多的人了,怎么还没有个婆娘呢?咱苏家人丁单薄,正是需要开枝散叶的时候啊!你说二郎是不是也该找个婆娘了?都十四了,不小了。”

王朝说道:“谁知道呢?咱们别管这么多了,这也不是咱们该管的事情,保护好二郎就可以了,大郎是军伍中人,军伍里的汉子哪里管得了这么多?”

马汉是个碎嘴,还欲再说,谁知眼前一个仆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过去,小夏子?

“小夏子,干什么慌慌张张的?怎么了这是?”马汉喊住了小夏子,小夏子是府里面年纪最小的下人,李靖府上送来的,父母双亡才入了李府做下人,今年也就十六岁,但是为人机灵,勤劳肯干事,性子也敦厚,所以颇得四大护卫的喜爱。

小夏子一看是王朝和马汉,就停下来说道:“王叔,马叔,门外面来了一个官,给咱们递上了拜帖,说是叫褚遂良,要来拜访二郎,所以我就跑过来找二郎了。”

王朝和马汉相视一眼,点点头,马汉走上前:“二郎在忙,你回去吧,这个事情我来和二郎说。”小夏子点点头,把手上拜帖递给了马汉,然后就离开了,马汉看了看拜帖,这些日子被二郎逼着才学会认字,认得还不多,只认得一个“良”字,心里感慨有学问的人就是厉害,起个名字都那么多讲究,自己要不是得到了二郎赐名,还是那个土的掉渣的名字……

走到暖房门口,马汉喊道:“二郎!二郎!”

苏宁心里面郁闷,又看到了一帮猪一样的队友是如何挖坑的,正准备破口大骂,猛然间听到马汉的呼唤,于是没好气的转过头:“干什么!”

马汉举起手中拜帖:“二郎,有个叫褚遂良的人递上了拜帖,想拜见您!”

苏宁正烦着呢,正准备来上一句爷很忙不见,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褚遂良?那个后来李二陛下的托孤大臣?被武则天流放致死的书法大家?自己和褚遂良毫无交集,就是自己上朝的那一次也没有见过,听说在弘文馆任职,但是从未见过,怎么跑来找自己了?很熟吗?还是有什么事情?无事不登三宝殿?

于是苏宁走出了暖房,嘱咐王朝和马汉这两个盖世太保好好的看着这些只会伺候人的家伙,拿着拜帖走出了后院,来到了大门口,亲自迎接褚遂良。

一到门口,就看到一个身穿便服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外,器宇轩昂,昂首挺立,颇有几分风范,长得也是帅气,这一点就让苏宁很是羡慕嫉妒恨了,苏宁的相貌算是浓眉大眼有几分俊俏,可是这些带着书卷气息的帅气还是苏宁比不上的,他娘的以貌取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