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五 世纪婚礼之大军出发

按照大唐律例,为了表现出政府鼓励生育的架势,结婚的时候男方和女方都是可以穿上比实际品级要高上一些的礼服,这在等级非常森严的古代社会是一种例外,也足以向民间表示出政府的态度,更何况结婚的时候可以不用管宵禁,每到了结婚的时候,就是男女两家和亲友们最快活的时候。

苏宁是开国侯的爵位,按照大唐的品级标准,虽然没有官职,但也是从三品上的等级,但是苏宁的标准无法应用在苏定方的身上,苏定方是从四品上的官职,所以苏定方实际上可以穿着三品官员的礼服,至于秦梓月,国公之女,凤冠霞帔什么也是可以用的,当然苏宁不知道国公府那里是如何准备的,但是根据程咬金的看法,那里不是龙潭就是虎穴……

中午过后,客人们陆陆续续的就来了,由于迎亲是在夕阳西下之时,所以客人们都会在那之前抵达晚宴处,目送新郎前去迎亲,而后等待着新郎鼻青脸肿的凯旋归来,正式操办婚礼,然后喝酒,然后闹腾,然后洞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帮子老泼皮老醉鬼,酒品之差可以想见。

程咬金是一个到的,作为当初当过秦琼男傧也就是伴郎的特殊人物,程咬金成为了特别顾问,所以一来到苏府就摆开了架子,谈天说地东南西北,肺活量之大令苏宁再一次叹为观止,说来说去都是说着自己的光辉历史和伟光正的一切,听不到一点点儿别的东西。但是看着苏定方一脸崇敬的看着这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老将军,苏宁也只好耐着性子听下去。

虽然废话很多。但是从程咬金的牛皮里面,苏宁还是听到了一些有用的内容,比如秦琼的家里面很恐怖,女人武力值都很高,而且非常彪悍,打起人来毫不手软,当初自己也是如何如何的英明神武智勇双全才能护着一点儿用都没有的秦琼娶到秦夫人云云,虽然话是废话。但是意思苏宁是明白了,所以苏宁心中非常忐忑,摸了摸衣服里的软甲,还有头上的竹藤盔,稍微松了口气。

客人们陆陆续续的全都来了,包括苏定方的那些军中好友和苏宁请来的两位王爷以及各大国公国侯,还有一些其他的好友之类的满满当当好几百号人。都聚在了苏府大院儿里面,等着看热闹。

李孝恭啊李道宗啊长孙无忌啊李世绩啊李靖啊尉迟恭啊唐俭啊这一类的德高望重的高官都待在苏府的大堂里面,一脸笑意的看着长孙冲李震李伯瑶这些小辈们不断的折腾满脸通红的苏定方和一脸惨白的苏宁,然后还时不时的提一些意见,说一说自己对于婚礼的感悟,给苏定方和苏宁提个醒儿之类的。虽然在苏宁看来那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这还只是男主人,女主人这个时候带着女眷和小孩子都在秦府,等着折腾男方,这里也有一半的人,所有的客人加在一块儿。差不多得有近千人,这才配得上秦琼国公的身份和苏宁苏定方一侯一伯的身份。大家都穿的喜气洋洋的,不管是不是自个儿的婚礼,好像也都感染上了那份浓浓的喜气,抛去了朝堂上的斗争,这些人还都是跟随李二陛下一直战斗着的伙伴,情谊还是有的。

夕阳西下,染红了半个天空,出发的时辰已经到了,苏定方的父亲和苏宁的父亲都已经去了,所以目前只能由辈分最高的刘氏作为开启苏家祠堂的人,迎亲之前,是需要在祖祠面前敬告祖宗家中要添人口的消息的,一般都是父亲的职责,父亲去了,也只能由母亲了,一众客人按照地位高低由里而外站成了两排,神色肃穆。

不论是什么人,涉及到死者和祖先,都必须要保证足够的尊敬,也不管是不是你的祖先,所为死者为大,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无论是地位高如李孝恭李道宗长孙无忌和李靖还是地位比较低的其他人,都是一脸的神情肃穆,要等到祭拜完祖先,才可以开口说话,否则就是大不敬,就是皇帝也不能例外。

苏定方随着刘氏跪在正中间,苏宁和苏小妹随着王氏鬼在一旁,刘氏对着满满当当好几排的牌位又磕头又烧香的,最后一炷香进献完毕,刘氏一脸严肃的站了起来,对着仍然跪在地上一脸虔诚的苏定方开口说道:“往迎汝妻,承奉宗庙!”

苏定方一拜:“唯不敢辞!”

接着站起身子,苏宁也紧跟着站起身子,祠堂外轰然响起了叫好声和掌声,气氛达到了最**,苏小妹一个手势,站在外面的牛耿看到了,立刻挥手:“起!”

吹喇叭的敲小鼓的声音全部起来了,气氛越来越热烈,所有人都散开了,十几匹带着红绫象征着喜庆意味的高头大马出现在了大门口,苏定方怀抱一只前几日拉着苏宁去抓捕的大雁,翻身上马,苏宁和一众壮汉团也随后上马,大军出发!

雄赳赳!气昂昂!跨出永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