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 名侦探苏宁 上

真相只有一个!

苏宁非常信奉这句话,无论有多少阻碍横在探案者和真相的面前,探案者的义务就是突破层层阻碍,将真相查出来,公诸于众!苏宁决定,带着七百集柯南的功底,客串一把名侦探,为王虎讨回个公道,安慰他的在天之灵!

七根特别意外的松树针叶出现在了这里,而这里有没有松树的存在,而且这些针叶还是绿色的,就说明脱离松树还没有很久,在尸体所在的地方,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尸体上本来就有的!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这里就不是凶案发生地点,而是抛尸地点!

第一现场另有所在!

苏宁立刻就确定了这个结论,但是,苏宁还需要一些更为直接的证据,更为直接的证明,苏宁站起身子,紧紧抓住了这七根针叶,对王朝等人说道:“去长安县衙!找徐县令去!”

王朝等人一愣,不明所以,但是苏宁已经动身出了小树林,他们只能快速跟上,出了树林,上了马,苏宁纵马快速朝着长安县衙的方向前去,不一会儿就赶到了长安县衙所在地,县衙门口的牙兵看到苏宁等人的服饰不一般,上前问道:“敢问郎君为何人?”

苏宁亮出自己的侯爵身份牌:“本侯乃三原县侯苏宁,有事求见徐县令。”

牙兵一见身份牌就施了一礼,然后迅速进县衙通报,不一会儿苏宁就看到了徐治急匆匆的走出来,嘴角还带着饭粒,苏宁不由得哑然失笑,这都什么时候了?感情徐治到现在才吃饭?

“以往听闻徐县令为官严谨,做事认真,今日一见,的确如此。”苏宁笑着打趣,这让正准备向苏宁行礼的徐治颇为不解,苏宁笑着指了指嘴角,徐治皱着眉头抹了抹嘴角,顿时恍然大悟,面色一红就行礼道:“下官失礼了,实在是事物太多,下官一直未能处理完,苏侯见谅!”

“徐县令为国事操劳,本侯甚为感动啊!哈哈哈!”苏宁笑着摆摆手,接着苏宁整了整面色,把手里面一直攥着的七根针叶露出来给徐治看了看,徐治看后有些不明所以:“苏侯这是要做什么?拿这些松树叶子做什么?”

苏宁一脸严肃地说道:“如果我说这是我在尸体发现的地方找到的,你会怎么认为?”

徐治还是一脸的疑惑:“尸体发现处是一处小树林,有这种松树的叶子也不足为奇吧?再者,也有可能是风吹过去的,苏侯以为呢?”

苏宁摇摇头:“这些松叶就是我在尸体下方所找到的,尸体所在地和别处略有不同,被尸体所压,所以能看出一个略微的形状,而就在那里,我发现了夹杂在枯黄落叶之中的绿色针叶;徐县令,如果仅仅是一根针叶还可以认为是被风吹过来的,可是七根针叶落在同一地点,而且整个永宁坊之内就没有松树的存在,被风吹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更重要的是,这些针叶尚且还是绿色,就说明脱离松树的时间并不长,还恰好就早尸体所在地,一来就是七根,的确不同寻常,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不寻常处,这些不寻常的地点很有可能就是破案最重要的线索!徐县令,王虎的尸体何在,我想检查一下他的尸体。”

徐治愣了一下,而后浑身一震,立刻点点头,吩咐牙兵把马牵来,马牵来之后翻身上马:“苏侯,下官带您前去!”

苏宁点点头,一挥手,六个随从立刻上马,苏宁也随之上马,跟着需要一起飞奔向王虎尸体所在地,王虎的尸体交给仵作保管,一般来说这些因为凶杀案而死,而且没有亲人前来认领的尸体都会交由仵作保管,一直到案子了结之后,或者是尸体快要腐烂之前,才会由官府下令安葬,对于死者的尊重是必须要贯彻的。

抵达目的地,徐治向老仵作说明来意,老仵作点点头就带着一行人去往停尸间,王虎的尸体才被发现一天不到,而且冬日天冷,并没有腐烂的迹象,所以还完好的保存在仵作的住处边上,其实苏宁挺佩服这些老仵作的,天天和尸体打交道,就不怕吗?晚上睡觉的时候不会怕吗?但是看那个老仵作一脸的淡然,苏宁就知道三十多年的时间已经让这位老仵作没有任何感觉了,果然,时间才是最可怕的杀手,可以磨平一切的情感……

老仵作顺利的找到了王虎的尸体,掀开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王虎的尸体就出现在苏宁的面前,由于还没有结案,所以尸体并未清洗整理,尸体还保留着被发现时的样子,苏宁上前看了看,心情有些沉重,毕竟是自己第一个认识的人死去,要说没有感触是不可能的,而且尸体上很多的伤口,七处,整整七处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