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五十一 算一笔账

苏宁笑道:“方法自然是有的,而且还有很多,都是相辅相成之计策,需联合起来使用,效果臣不敢夸口,只要主管官员严格照做,但是这十五万奴隶基本上都应该可以活过五年,其中十万年岁稍微小一点儿的,甚至可以活过七八年乃至十年也说不定。”

魏征为之动容,朝堂为之动容,李二陛下为之动容:“哦?有这等奇效?苏爱卿速速说来!”

苏宁点头说道:“这第一点,就是要改善其待遇。”

“改善待遇?”李二陛下的眉头皱了起来,军方的人眉头也皱了起来,不少文臣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只有少部分世家官员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当初那公奴司主管坚持自己的意见改善突厥俘虏待遇,结果被一票朝堂大佬围起来猛攻,犹自坚持不止,最后实在无奈之下彻底崩溃,也只得到了一天一个馒头的结果。

高强度的劳动,超级低的营养水准,他们还能活下来就真的是奇迹了,还有那些管理的官员和士兵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动辄打骂,伤了病了也不管,直接就是死的结果,一年死一万多人还算是轻的,一个瘟疫直接全部gameover,还想活命?

但是这样是不行的,这样不仅仅会让整个劳动改造政策先入一个恶性循环,更会使得这个政策产生极大的副作用——这些俘虏对大唐的彻骨仇恨,这样的话极有可能会出现一两个很有胆魄的男子成为突厥版本的斯巴达克。带着奴隶们一起造反闹事,到时候更是麻烦,所以,若要从源头上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就必须要立法限制!

“没错陛下,改善突厥俘虏的待遇,这是必须的。”苏宁说道。

“陛下,臣反对!三原侯此言不妥,大唐的粮食是要准备留给大唐受灾百姓使用的,如今粮食产量不足。除去百姓日常使用和大唐军队使用。生下来的为数不多的结余都是要准备着应付灾荒,若是没有灾荒,也要留有相当一部分以备不时之需,若是如同三原侯此言。改善十五万俘虏的待遇。那么就会有十五万大唐百姓难以活命!陛下。臣坚决反对此举,突厥俘虏的性命如何能与我大唐百姓相比!”苏宁刚说完,民部尚书唐俭就站了出来反对苏宁的意见。

这个事情公奴司的主官不止一次的提起过。都被他还有一大票官员给驳斥了回去,包括兵部尚书侯君集和工部尚书武士彟,这三个人在这件事情的态度上出奇的一致,哪怕唐俭非常欣赏苏宁,劳动改造政策也是苏宁透过唐俭之口转达给李二陛下知晓,但是唯独在这个问题上,唐俭死活不松口,尤其是他担任了民部尚书之后。

苏宁看着这个和自己有着不浅的关系的老头子,颇有些头疼,接着工部尚书武士彟和兵部尚书侯君集附议反对,理由一样,除了公奴司主官泪水涟涟的看着苏宁满脸的期盼,其余绝大部分官员都持反对态度,尤其是唐俭搬出了十五万大唐百姓和十五万突厥奴隶哪个重要的理由,全体官员都保持了一致的观点。

李二陛下皱着眉头有些为难,公奴司主官是自己的绝对心腹,他不止一次的提出要改善奴隶的生存环境以加强突厥奴隶为大唐做的贡献,但是群臣反对,门下省打死不通过这道命令,李二陛下也只能干瞪眼,无可奈何,罢免门下省给事中而强行通过这个事情,一定会引起群臣的强烈反对,与其因为一帮突厥人而得罪了所有的大臣,还不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是如今苏宁也提出了这个问题,作为创始人,李二陛下以为没有谁比苏宁更加了解这个政策的重要性和缺陷,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弥补这个缺陷,可是,改善突厥奴隶的待遇,就意味着要把大唐百姓的粮食给突厥奴隶吃,这,这也有点儿让人觉得不爽,那时大唐百姓的辛苦所得,凭什么给那些突厥奴隶吃?

苏宁啊,你有什么办法说服这帮人吗?

“唐尚书,某想请问你一个问题。”苏宁听完了这些人反对的意见之后,面色平淡的说出了这句话;唐俭一直很欣赏苏宁,自从他把自己给救了然后提出了外交上的政策和劳动改造政策之后,唐俭一直致力于研究,研究出来的结果让他非常满意,尤其是他先是鸿胪寺卿,后为民部尚书,掌管两个要害职位,了解更加深刻,所以他才如此反对,他有些不理解苏宁明明是创始者,却为何要做这种事情?他难道不知道十五万人的口粮对于目前的大唐而言是多么弥足珍贵吗?

所以唐俭皱着眉头回答道:“三原侯请问,某洗耳恭听。”

苏宁点点头说道:“就唐尚书看来,一个突厥壮年男俘虏的劳动力和我大唐壮丁相比有何不同?”

唐俭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回答道:“突厥男子自由生长于草原,食肉长大,马术娴熟,身体较中原壮丁强壮一些,若是就单纯的劳动力而言,突厥男子明显要强于中原男丁,这一点,毋庸置疑。”

苏宁点头:“并且使用突厥俘虏的时候有时候可以不用在意他们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