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三 惺惺相惜

和李世绩负责的考点差不多,其余九各考点也分别出现了同样的类似的情况,当然虽然结果比较相似,过程却不太一样,比如薛万彻一句话没说,就是身边的人说了一声这是薛万彻将军,然后所有迟到考生乖乖的离开了,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人的名树的影,真尼玛强悍。

当然有如同薛万彻这般顺利的,也有如同尉迟恭这般麻烦的,刺头儿全部都在尉迟恭这边儿聚合了,最后逼得尉迟恭亲自上阵,一根木棍扫翻了几十个人,这才稳住局面,把这些考生全部赶走了……过程不同,结果还是一样的,伴随着考场情况的安定,还有一应事宜的宣布完成,考试正式开始。

话说薛仁贵虽然顶着个左武卫将军苏定方弟子的头衔,却没有多少人知道,知道的基本上都是军队里面上得了台面的人物,而薛仁贵目前没有军职,还是个小毛孩子,也没什么人关注,不了解薛仁贵的人都不会关注,仅仅是因为羡慕他的好运气而已,薛仁贵也不在意,他的一切基本上都是他拼搏来的,虽然有两个他命中的贵人在他最需要的时候给了他至关重要的帮助。

姑且不论这些,他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都要避嫌的存在,长时间和真正的主考官苏宁呆在一块儿,苏宁主考官的兄长苏定方还是自己的师尊,无论如何,无论出自于什么样的考虑,他都必须要参加考试。并且以相当高的成绩脱颖而出,才可以免除后患,因为考试的内容并不是得知了考题就可以轻松通过的那一种。

只要用最好的成绩突破这样的关卡,他就无愧于心了,也没有什么好愧疚的了,有薛仁贵这样的想法的,不单单是薛仁贵一个,还有程处默,尉迟宝琳和李震长孙冲四人,话说回来虽然这四个家伙已经具备了内定进入大唐军事大学接受高级教育的资格。但是。具备了战功的四人,却无论如何不能接受未来将会出现的情况。

比如当别人得知他们是通过关系进来而不是通过考试进来的时候,并且知道了他们的真实身份的时候,大唐军事大学内不定然会产生一些不和谐的因素。他们知道大唐军事大学内部的风气将会是什么样的。极端重视荣誉。不允许任何恃强凌弱的情况出现,并且,将以荣誉为生命!

这是苏宁原原本本告诉他们的。他们的年龄不够,但是因为特殊的原因,他们都将进入大唐军事大学成为第一期的学子,除了李伯瑶年岁实在是不够,一个月前才刚刚十三岁,所以历经无论如何都不允许李伯瑶进入军事大学,老老实实的成长,而其余四人,却获得了这样的机会。

程处默,尉迟宝琳,李震,长孙冲,除了长孙冲的老爹长孙无忌没有参加这一次军事大学的一应事宜,作为文官而自动的避嫌,但是长孙冲还是毅然决然的投入了军校的怀抱,其余三人的父亲都是此次考试负责一个考点的考官,至于其他的那些将会免试进入大唐军事大学的小子,也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心思。

如果他们有,苏宁是无法得知的,因为他们都没有用真实的身份,而使用了伪造的身份,年纪都是十八岁,名字也不一样,甚至没有标明他们识字,这是李世绩暗地里透露给苏宁的,面色上带着一种名叫骄傲的东西,眼睛里也闪烁着一些担忧,和这些出身贫苦的寒门子弟一起竞争,做他们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或许无论他们今后会不会继承家业而无所事事,这一次经历都将会成为他们无法磨灭的美好回忆,苏宁表示,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知道他们使用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表现参加考试,所以,评判的时候,完全不带有个人的感情,而且评判也不是苏宁一个人说了算,而是整个大唐军事大学一起说了算,若是他们四个可以通过考试自然是最好的,若是不能,你懂的。

大家都懂。

王玄策也是其中一员,在知道大唐军事大学这个东西存在之前,他是一个立志要在军功上面着手从而大富大贵的骚年,而自从他在洛阳城里面看到了张贴的大唐军事大学招生布告之后,他就决定,这辈子无论如何也要进入大唐军事大学!

那个地方,绝对是他的天堂,是他的希望所在,进入那里,可以见到他梦寐以求希望见到的人,可以看到他梦寐以求希望看到的人,也可以做他梦寐以求希望做的事情,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进入,他必须会进入大唐军事大学,立下不朽的功勋!带着这个希望,他离开了洛阳,往大唐的国都长安而来。

来的路上,经过了函谷关,他不由得在函谷关停留了一日,偷偷的攀爬上可以看到函谷关全貌的山峰,看着这座历经见证了无数历史变迁雄关,感慨着先人们在这里创造的种种奇迹,终有一日,我王玄策,也会成为创造奇迹的一人,不管这奇迹来的多么困难,他一定会来!

于是王玄策抵达了长安城,报名了大唐军事大学,并且远远地看见了那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