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八 这只是开始

热气腾腾的白米粥,带着淡淡的咸味,一股一股的被薛仁贵和王玄策灌到了肚子里面,这个时候,这种比较稀薄的白米粥,反而是无上的珍馐美味,比起过去的那种白米粥,乃至于干饭,白米饭,都来得鲜美可口,都让人食指大动,就在此时此刻。

先到者先得,这是一个概念,是一个需要贯彻的概念,军队里面不仅仅需要团结,更需要竞争,没有竞争的军队,是一滩死水,内部需要团结,更需要竞争,把握好一个尺度,最是重要,就在这个时候,是贯彻这个概念最好的时候,先到的人,可以再后来的人抵达之前,先得到一份属于他们的胜利果实。

苏宁吩咐下去的,好不容易通过了门下省的审核,民部调用了一大批存粮给军事大学的考试使用,苏宁用这些粮食的方式就是,把它们熬成不稀不厚的白米粥,里面放盐,给这些考生好好儿的补充一下热量和盐分,可别让他们支撑不下去了,另外,每一个抵达了中途休息站的考生,都可以得到特殊的奖励,那就是由长安城永宁坊三原县侯苏府独家赞助的钻石牌冰糖一块。

这是苏宁全力储备的准备从贞观六年开始销售的冰糖,因为冰糖的制作本身就比白糖多了一个程序,而且这个时代没有白糖起晶技术,冰糖的存在就显得尤为可贵,因为冰糖比白糖更具备糖果的外形,更具备糖果的属性。一般人有空口吃冰糖的,很多,但是很少有人空口吃白糖……

更别说这类似于元贞糖的明代版本白糖,空口吃?感觉像是在吸白粉……

这些特殊的从未问世的冰糖就这样被拿出来第一期供给军事大学使用,老实说,那种香甜的气息散发出来的时候,所有的军事大学工作人员都流口水了,当他们得知这一大缸都是糖,还是比霜糖更为珍贵的冰糖的时候,那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更别提苏宁说这一缸冰糖可以兑换等重的黄金两缸的时候。他们那些伸手都接不住爆出来的眼珠子的模样。

这没什么,真没什么,真的是要用对了地方,就是倾家荡产又如何?历史上为了一句共赴国难的口号散尽家财的仁人义士不在少数。没人不喜欢钱。苏宁也不例外。苏宁很喜欢钱,但是苏宁对于钱的态度是,钱是我的工具。是我达成某个目标的工具,如果这个目标很重要,付出再多的钱也无所谓。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钱的存在本就是一种流通性的性质,今天到你的手上,明天到我的手上,我也存钱,但是我认为,用到了对的地方,就没有什么可以吝惜的,赚再多的钱,也是为了把它用出去,用在值得的地方,用在值得的人身上,比如,这群坚持了一半路程的可敬的人。

在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基础下,在身体素质大部分不达标的基础下,这些人尚且可以坚持一半的路程,不可谓不可贵,他们已经消耗完了体力,是在靠着意志力前进,一旦意志力也没有办法维持输出的时候,就是他们倒下的时候,有的时候,有人可以突破自己,而有人突破不了自己,我们不能责怪那些突破不了自己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有害怕和退缩的权力,天赋人权。

所以在那些失去考试资格的考生回到长安城打点行装失意而回的必经之路——长安城南大门上,苏宁特意让人挂了两幅字,第一幅挂在左边:乘风破浪会有时;第二幅挂在右边:直挂云帆济沧海。

磅礴大气的诗词,和这些失意之人颓丧的气势,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开始有些人不明白,李二陛下也不甚明白,这慷慨激昂的诗句放在这个时候这个场景,是不是有些不太应景?但是李二陛下没有说出来,看着皇帝没有说,其他人也就没有说了,但是眼前的情况却让不少大臣吃惊不已。

那些本来垂头丧气的考生似乎看到了什么极大的惊喜似得,突然之间就重新鼓起了气势,抬头挺胸的走入长安城,临走之前还不忘深深的看着总指挥部,第一次梦想坠落的地方,从哪里坠落,就要从哪里重新起飞,识字的人明白了,不识字的人问了问识字的人,识字的人大声朗读后,所有人知道了。

李二陛下还有些不明白,看着苏宁很是疑惑,苏宁只说了一句话:“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明白了,明白了。

李二陛下露出了笑容,说道:“看来,明年的入学考试,一定会有更多更优秀的学子入选,若是他们牢牢的记住这句诗,永远都不忘记的话。”

只有一代比一代强,才会用新的希望,新的可能出现,世界才会向前进,若是一代不如一代,那么等待着的就一定会是灭亡,大唐若要摆脱灭亡的宿命,就要一代比一代强,最差,也是不能比前代要弱,每一代都要出现比上一代更加威猛的人,更加精彩绝艳的人,哪怕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人,带动起来的力量,都是不能被忽视的。

李靖、李世绩、程知节、尉迟恭、薛万彻、段志宏、苏定方、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萧禹,上一代的优秀之人,已经全部都在大唐的朝堂上聚集了,所以,大唐才有今天,那么,下一代呢?留给承乾的下一代人,在哪里?

苏宁?长孙冲?李震?李伯瑶?程处默?尉迟宝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