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二十二 创意小王子

其实让李渊阁下别再闲的蛋疼的给李二陛下找麻烦,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李渊阁下自己认为自己已经出了这口气,这都六年了,该有的怨气不该有的怨气也都差不多了,按照历史来算,李渊阁下差不多也就四年的寿命还不到了,到了这个地步,李渊阁下也应该看开了很多东西……吧……

作为创意小王子,苏宁自然可以想到应该用什么方式去让李渊阁下别再折腾了,但是这就需要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这对夫妇的帮助,他们要牺牲某些东西,然后才能换来以后的安稳。

这个东西,就是号称老年人之友的——麻将!对,就是麻将……

具体计划就是让李渊阁下喜欢上麻将,然后让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这两个麻将白痴去故意输给李渊阁下,输着输着,李渊阁下就舒服了,所以说呢,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让李渊阁下别再继续折腾的计划。

这自然就需要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的配合,他们两个要一直输一直输,输光身上的所有钱,才能更让李渊阁下感到愉悦,感到快乐,感到征服感,输个几次,输到精光,李渊阁下一定会很愉快的。

是你说怎么干都可以的,这不怪我,真的。

苏宁就这样一脸无辜的看着李二陛下夫妇,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互相看着,面面相觑,感觉自己萌萌哒……

“你说的,那个。那个,麻将。是什么东西?怎么输?怎样才算输?告诉我!”李二陛下到底认输了,决定按照苏宁说的做,输就输吧,只要李渊阁下高兴,别再折腾了,怎样都可以,他也觉得苏宁说的很对,大概老人家就是心里面堵得慌。只要让他把这股气发泄出来,就好了。

于是,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两夫妇,算上一个贴身太监赵琛,还有苏宁,一共四个人,就这样摆开了架势。苏宁把麻将摊在了桌子上,麻将只有一副,当时苏宁决定要丰富一下大唐的精神文化娱乐的时候就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象棋,一个是麻将,但是考虑到麻将很有带坏小朋友的嫌疑。所以暂时封存,拿出了文艺气质浓郁的象棋。

但是现在情况特殊,苏宁也只能拿出麻将这个终极必杀器,只有这样,才能让李渊阁下转移注意力。转移自己的郁闷和愤怒,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看着这花花绿绿的小方块儿很是不理解。连忙询问苏宁这到底是什么,苏宁就解释开了……

先是码桌子,把桌子码好才能打,然后就是一边打一边说,比如一张二饼,再来一张八条,凑成对儿才能拿,三个才能算一对儿,四个也可以,然后苏宁告诉他们如何才能算胡了,还有各种胡法,这样一来,就赢了,赢的拿钱,输的给钱,当然各种地方打的牌也不一样,比如还有一种极其凄惨的输法叫做负三家,那就爽了,苏宁打算到时候培养李二陛下当那个负三家的,狠狠的虐他!

不仅要为李渊阁下出气,也要为苏宁自己出口恶气,这该死的李二,老是坑我!

来了四局,弄了四场,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连输四局,面色不太好,他们已经渐渐的明白了这个麻将是怎么打得,而且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们,要赢,要赢!一定要赢!渐渐明白过来的他们每当摸到好牌的时候总是会一阵激动,心中狂喜不已,这就是麻将的魅力,让一个初学者慢慢地学会如何打麻将的过程,是一个幸福而又痛苦的过程。

想当年,苏宁最开始学会打麻将的时候,就是这样过来的,当他连输十局终于成了一牌的时候,那种激动,那种痛快,那种舒爽,啊啊啊啊啊啊!想想就不能忍啊!这就是麻将的魅力,这就是胜利的魅力,连苏宁都能喜爱上,就更别说李渊阁下这种内心非常空虚,思想极度无聊的人了。

终于在输了第六局的时候,李二陛下站了起来说道:“苏宁,你你你你你是不是使诈了,为何每一次都是你赢!为何没一次你都能摸到好牌,我就什么也摸不到?!还有皇后,你看看你看看,可有一张是连在一起的?凑对儿都凑不上,你看看赵琛,都输了多少了,就你赢是不是!”

这就受不了了?

苏宁笑着说道:“陛下,这是计策,这是计谋,到时候对付太上皇也要这样做,还要输得更惨,输得一无所有,把所有钱财都给输光,太上皇才会觉得快乐,这样太上皇才会满足,陛下以为呢?陛下都已经沉迷其中,更何况是太上皇?陛下,您说呢?”

李二陛下顿时一愣,随后无可奈何的坐了下来,对长孙皇后说道:“皇后,你觉得怎样?”长孙皇后一脸苦笑道:“陛下,还真是这样,这才多少时候,臣妾每摸到一张好牌,就,就觉得相当的高兴,反之则是懊恼无比,每一次输掉,都是非常难受的,而且,忍不住想要继续再来……”

李二陛下又向赵琛询问:“赵琛,你说呢?”

可怜的老太监原本就是战战兢兢地,这一问更加战战兢兢:“回陛下,就是这样的,皇后所言极是,老奴,老奴也是这样以为的……”

李二陛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苏宁说道:“嗯,就这样吧,看来这麻将的确很有效果,很好很好,苏宁啊,这次就按照你说的来,我可以输光,但是,下一次,绝对不允许再出现这种事情!绝对不允许!”

苏宁一脸纠结的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