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二十八 油

作为一个火攻专家,苏宁在大唐军界的火攻水平是值得肯定的,或许现在声名不显,但是越到后来,苏宁率领部队打仗就少不了火,这也是苏宁对于火药武器的一种执著的体现,火是一把双刃剑,能杀敌,也能伤己,能让人类生存下去,也能让人类自取灭亡,没有火人类无法生存,全是火人类也无法生存。

正是因为火的出现和利用,才让原始人类抛弃了茹毛饮血的时代,进入了文明时期,吃生肉和吃熟肉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被认为是文明和野蛮的分界线,虽然这个分界线很模糊,但是依旧是一种分界线。

把火运用到战争当中,并不是一件很意外的事情,火攻和水攻是火药时代到来之前杀伤力最大的两种攻击方式,或者说就算是在现代战争当中,火攻和水攻依然有其地位,试想一下,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在行走到某一大坝周围时,大坝爆炸,铺天盖地的大水席卷而来,这支军队就算全是装甲军队,也断然没有生路。

人类可以利用水火,但是永远无法掌握水火。

火攻战术和水攻战术长期以来都在战争领域占有重要的地位,各种各样的战术层出不穷,但是始终无法脱离水和火,或者说,是否善于利用周边环境作战,也是名将的评判标准之一,苏宁还没有利用水作战过,但是他的火攻之术,可以说非常出名,别的不说,火烧阴山,至今为止接近阴山周边都能闻到燃烧的气息……

而如今,在蜀中,一片大峡谷中,苏宁那举世闻名的火攻之术又要再一次的体现它的威力了,而且这一次的火攻之术还比较特殊。是用一种新的工具进行的,这种工具进行的火攻,无法用水去扑灭,这要是沾染上一点。要是没有专业手段,基本上没有活路,专业手段只有苏宁一人掌握,而要是用在野蛮的僚人身上,僚人是不会有活下去的机会的。

通过这一场战役,苏宁要告诉所有人一个科学道理——不是什么东西着火了都能用水去扑灭。

也幸好是山中猎户,家家户户都有动物油存着,一缸子又一缸子的油被抬来之后,所有战士都咽了一口口水,油这个东西在大唐还属于奢侈品。他们也就在军事大学里面可以吃到加了油的饭食,出了军事大学,很多地方的菜不仅仅不是炒着吃的,还没有油,干巴巴的。

对于这个问题。苏宁也曾经思考过,要是食用油走进了大唐的千家万户,那么大唐的粮食消耗量可以大大降低,没有油水的情况下,平均一个成年人要吃三四碗粮食甚至五碗左右的粮食才能吃饱,否则就像没吃东西一样,饿得慌。而现代人类吃了加了油水的菜,再吃一碗饭差不多就够了,没有油的话,古代一个成年人一天两顿饭平均需要八碗粮食,而现代一个成年人只需要两碗粮食。

四倍差就这样产生了。

副食品的缺乏也是导致大量粮食紧缺的原因之一,古代长期无法保证温饱的情况。也可以归类于副食品的缺乏,尤其是油水的缺乏,一直到宋代之前,普遍食用的植物油都还不存在,张骞出使西域带回了芝麻。被称作胡麻,可以榨出油,这是历史上记载的最早出现的可以食用的植物油。

但是不能忽视的是,粮食都不够吃了,都没有足够的土地和人手去种植,那么哪里能有足够的土地和人手去种植生产足够人们食用的芝麻油呢?芝麻油这种植物油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作为奢侈品,和动物油一样,芝麻本身不贵,但是榨成了油,就不是寻常百姓消费得起的了。

主食尚且不能保证产量,在古人的眼里,何谈发展副食?或许那惺帝大臣们都没有注意到,他们吃一顿饭所需要的粮食数量和普通百姓吃一顿饭需要的粮食数量有什么样的差距,副食品的大量生产和保证供应,在很大的程度上可以缓解粮食危机,粮食,并不是唯一的食品。

大唐已经接受了以稻米为主,土豆为辅的粮食基本生产格局,肥沃的土地种植稻米,贫瘠的土地一年一个轮换种植土豆,保证大唐的百姓不会饿死,但是这需要的产量何其多也?现在不缺乏,可是人口一旦上涨,粮食危机必然出现,那个时候,低生产力和高需求量之间的矛盾将无法调和。

但是油这样一种非常重要的副食品,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得到人们的重视,直到宋朝物质生产极大丰饶的时代,中华历史上最富裕的时期,油这个东西才真正的走进了寻常百姓家,但是价格依旧不便宜,吃一顿带油的东西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油还是属于上层统治者的专享。

没有足够的土地和人手去种植油料作物,光靠动物油,可行吗?苏宁现在可以用大豆制作酱油,也有制作大豆油的方法,但是大豆油在这一时期是不存在的,豆子被普遍用来做豆腐,哪有榨油的?大豆产量严重不足,根本无法做油,酱油制作的红烧菜系列也一直都是味仙居当中价格最昂贵的菜系。

没有产量,没有意识,人们还停留在动物油才能吃的思想时代,芝麻这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