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四十六 身不由己的皇帝

在朝堂上参与了众臣子争吵大会的李二陛下带着满身的疲惫回到了寝宫,今日的政务依旧很繁忙,自从开启了贞观革新计划之后,又宣布进言者无罪,改革措施被采纳者重重有赏,这新的改革措施一项又一项的被臣子们提出,苏宁提出的改革大略被不断的完善增添内容,内容一多,事情就多,事情一多,就容易来不及处理,就容易滋生吵架等恶劣情况。

比如今日在商讨关于菜篮子计划的具体细节的时候,几个官员就吵了起来,这个说牲畜不易得,不易养,耗费太大,他家里面养的牲畜耗费甚巨,还不够吃,另一个官员说你那是不知如何养,养的不得其法,他亲自下乡查看之后,发现蓄养牲畜并不难,耗费也不大,完全可以推广!

其他官员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吵成了一片,最后好不容易平定下来,李二陛下要求他们必须给出论据充分的论证才可以被采纳,好容易才终结了这一次的争吵,接着又是五六项改革措施被确定之后的具体细节争吵,好容易敲定了三项具体措施,已经是夕阳西下了。

李二陛下还从未感到时间过得如此之快,明明早朝刚刚开始,这一转眼就是夕阳西下了,摸摸肚子,这才感觉到饥饿感如潮水一般涌来,摇摇头,往长孙皇后宫中前去,准备好好的吃一顿,然后睡一觉,准备明天的争论大会……是的,朝堂已经变成辩论大赛的现场了。

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大家都是为了大唐出谋划策,吵来吵去也只是为了确立一些好的措施,这对于大唐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对于皇帝也是如此,要是朝堂上一团和气。他才需要担忧。

来到了长孙皇后宫中,李二陛下迎面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气,不由得食指大动,快步走入,连行礼都免了,也没让宫人通报长孙皇后,一入内堂。就看见长孙皇后手上端着的菜盘子和惊愕的神情。

“陛下来这儿为何不让宫人通报一声,臣妾也好出去迎接。”长孙皇后娇嗔道,李二陛下“嘿嘿”一笑,快步走到饭桌前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边吃边说道:“都成习惯了。朝堂上吵成一片,时间紧迫,为了更快的处理好这些事情,做什么事情都要更快,这些繁文缛节就不要了,浪费时间而已。”

长孙皇后看李二陛下这副狼吞虎咽的样子,连忙盛了一碗汤递给李二陛下。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李二陛下,出言道:“陛下这些日子忙里忙外,都见不到人,这一看之下,却是瘦了许多,您瞧瞧,这儿都陷下去了。”

长孙皇后拿来一面铜镜指着地儿给李二陛下看看,李二陛下仔细瞧了瞧。把嘴里的饭菜咽了下去笑道:“我是瘦了,但是天下人却会胖起来,这是值得的,这些天争吵的最激烈的就是如何改善大唐百姓之饮食,苏宁不是说吃了有油的饭菜就能节省六成粮食吗?结果有人试了试,发现的确如此,于是就如火如荼的开始研究。最后提出了一个什么菜篮子计划,要改善大唐的百姓饮食。

这一吵就吵得天昏地暗啊,农为国之本,这一点不能变。所以这个问题争吵的最激烈,从如何推广种植蔬果和养殖牲畜,吵得不成样子,都快打起来了,这些日子将军们都躲在参谋总部里面不上朝,他们倒是清闲,却苦了我啊!”

摇摇头,把碗里面最后一块米饭吃掉,又把碗伸向了长孙皇后道:“再来一碗。”

长孙皇后给李二陛下盛了一碗饭,笑道:“这不是陛下所希望的吗?军政分开,将军们处理军务就行了,政务就让文官处理,两不相干,这不是最好的局面吗?参谋总部设立之后,陛下不是说将军们很少来上朝了吗?”

李二陛下点点头,说道:“的确是应该这样,从前朝经验来看,无论是文人掌军,还是武人执政,对于国家而言,而不是好事,只有各司其职,才是最好的局面,如今这个局面来之不易,我才需要更加小心翼翼的处理这个局面,处理好了,大唐千秋万代,才不是一个梦,观音婢你说呢?”

看着李二陛下继续狼吞虎咽,长孙皇后有些心疼,于是岔开话题道:“陛下,这些事情先不说,明日就是苏宁的大婚了,陛下可想去看看,总是闷在朝中也不是个办法,苏宁的大婚陛下还特别准许了免除宵禁,整个长安就像过年一样,热闹极了,妾身派出去采购的人都买到了好多不一样的东西,平常都没有,比如这个海参,今儿个才送来的。”

李二陛下看了一眼黑乎乎的炒海参,刚才也想问问这是什么,夹了一筷子一口咬下去,嗯,鲜美,很鲜美,笑着点点头,问道:“苏宁的婚礼筹备的怎么样了?毕竟也是咱们皇室和臣子结亲,这个脸面要摆足了,可不能出什么差错。”

长孙皇后笑道:“正是如此,苏宁还决定要把军事大学的一期学子们都给请一遍,这个人数好像就有快两千了,比其他兄长的时候还要多了一倍,长安城好多商家的东西都被苏宁和孝恭给买空了,百姓们也赚了一笔小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