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九十一 结怨

李二陛下登位之处,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同时安抚皇族,给了皇族不少好处,但是伴随着李二陛下地位的巩固和权力的增大,这些好处就被慢慢收回,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收回好处的人越来越多,为了不让外姓臣子说闲话,说什么皇帝只重视皇族而苛待大臣之类的话,李二陛下也就选择了一批皇室典型,堵住悠悠之口。

李道彦就是这批典型当中的一个,由王爵降为了公爵,他的不爽,也就可想而知了,而且对于他而言,重新取得王爵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贞观大拓边以来,封侯赐爵者更多的倾向于军功者,而非政绩者,他想要取回王爵,最大的希望就是从军立军功。

这一次征伐吐谷浑就是他的机会,也算他运气不错,正好撞上了李世绩派出去的急匆匆的传令兵,就势询问一下,就询问出了一些事情,眉头一皱,就知道机会来了,急忙赶在苏定方之前来到了李世绩的军帐,想要争取一下,凭着他的身份,他觉得这样应该不难,虽然只是公爵,但是好歹是皇族不是?

同为皇族的李道宗可以独自领军征伐吐谷浑,那么他也是皇族,他也有资格单独领一军作战不是吗?说实话,和羌人打仗没什么意思,要打,就要打一场大的战斗,拿一个大军功,这样才能拿回属于自己的王爵。

可是李世绩的态度很坚定,要将这个人物交给苏定方,本来这是无可厚非的,诸将也都知道苏定方的能耐,可是李道彦从中插了一脚,这个事情就有些麻烦了,再怎么,他也是皇族不是?得罪一个皇族实在是没有必要,可是这也不能拿国家大事开玩笑不是?万一这家伙坏了事儿。自己可是要连坐的!

更何况,李世绩才是本次征战的统帅,西海道行军大总管,什么事情都是他说了算,哪有别人说话的机会?大唐的军规极其严格,就算你是皇帝,在军中也要穿军装。奉行军令,正是如此,大唐的军队战斗力才如此强悍。

李世绩决定不破例,坚持自己的意见,但是李道彦可就不干了,眼看着一个那么大的战功落入旁人口中。恢复王爵遥遥无期,要说他不着急那是不可能的,人一急就容易缺心眼儿,一缺心眼儿就容易坏事儿,李道彦一怒之下指着李世绩骂道:“你这便是徇私枉法!故意针对我是不是!?我就早看出来了,你一直把我放在中军,不让我出去!李道宗都可以独领一军。为何我李道彦就不行?我也是皇族!”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这话,李世绩当下大怒,一下子拔出腰中佩剑大怒道:“混帐!本帅不管你是不是皇族,这里是军营!这里只有一种人!军人!大唐军规乃是令行禁止,任何人都要遵从军令!就算是陛下来此,也只能下达军令,而不是皇命!你此言乃是公然质疑本帅之公允。顶撞上官!不尊军中号令,你该当何罪!来人,召集军中诸将!今天,就把这话给说清楚!”

李世绩不是菩萨,虽然为人沉稳谦和,可是到底还是一个人,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就别提堂堂七尺男儿的李世绩了,李道彦心中咯噔一下,意识到大事不好,说说苏定方也就算了。是平级,当时说了李世绩,那就麻烦大了,军中皇帝的头号都不太管用,唯一管用的就是大帅的军令。

作为将领,不遵守统帅的指令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甚至按照情节轻重,统帅有先斩后奏的便宜权力,也就是说,按照李道彦公然质疑李世绩的命令这样的情况,李世绩可以先斩后奏,即使他是皇族,但是他违背军令,执法若要严格,完全可以取下他的性命,所以李世绩话音一落,李道彦的脸唰地一下就白了……

李世绩在军中的威严无人可以质疑,这道命令从下达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是不可逆转的,军中召集将帅的战鼓响起,诸将正在关心后方战事,结果李世绩竟然命人敲起了聚将鼓,众将纷纷怀疑是不是后方战事不利,契苾何力没有战胜羌人,就连受命前往李世绩军帐途中的苏定方也是一头雾水。

苏定方第一个抵达李世绩帅帐,一进去就愣住了,眼睛圆瞪,不为别的,只是李世绩一脸冷意的举着手中佩剑指着李道彦的脖子,那个距离大概是只要把手往前伸一下就能取他性命的距离,苏定方愣在那里不知所措,不一会儿,军中诸将全部聚集,看到这一幕,也是大脑当机,纷纷不知所措,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站着。

李世绩看了一下愣住的诸将,开口道:“你等都进来,卫兵守住帅帐,不允许任何人进来!”

“诺!”几个卫兵转身离开帅帐,剩下的诸将也回过神来,李世绩解释道:“本帅接到消息,西域联军六万人惨败于吐谷浑吐蕃联军,损兵五万,只剩下不到万人狼狈撤离,他们发来文书请求本帅支援,本帅决定派军支援。

至于人选,本帅决定任命苏烈将军率领五千铁骑驰援西域联军,可是李道彦将军不满,竟然质疑本帅乃是徇私枉法,本帅唤来你等,就是想请诸位将军说一说,到底是苏烈将军胜算大一些,还是李道彦将军胜算大一些!”

李世绩说完便收起佩剑,依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