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 杨万春之死 上

自从接下了姜以式下达的除掉泉盖苏文的命令,杨万春就一直觉得非常苦恼,作为高句丽屈指可数的几个城主之一,杨万春无论是战功还是能力都不在泉盖苏文之下,主要还是因为泉盖苏文的家世太过显赫,可是即使如此,杨万春也并没有比泉盖苏文差到哪里去,甚至被任命为非常重要的城池安市城的城主,手握三万精兵。

为了保证唐军不会有突然袭击的举动,姜以式率军离开之前给杨万春留下了两万兵马,这两万兵马加上原先的杨万春三万本部,足足有五万人,一方面防备唐军,另一方面是要求杨万春务必要将泉盖苏文这个毒瘤给除掉,否则,杨万春就可以提头去见姜以式了。

杨万春做了充分的准备,可是他还是有所疑惑,一直以来,泉盖苏文虽然不是什么远近闻名的忠贞之臣,可是杨万春也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泉盖苏文的负面消息,相反的,作为高句丽的莫离支,泉家三代人都算得上是恪尽职守了,在朝政和军务上扮演着重要角色,比如这一次出兵,攻略下来了唐军的整个辽东地区,立下大功无数。

可是姜以式的话却不得不让杨万春谨慎思考,作为高句丽的三朝元老,姜以式是军方将领里面唯一一个可以和泉家实权人物相抗衡的将军,地位尊崇,权力重大,直接拥有五万多人的兵马调动权,而且对高句丽王忠心耿耿。一直都是高句丽王的心腹亲信,他所说的话难道就不值得考虑?

自己深受王的恩德,必将以死报答之,姜以式将军要求自己杀掉泉盖苏文,那就杀掉好了,而且那十万军队的事情,就连杨万春自己也觉得相当疑惑,莫名其妙出现了十万军队,还是泉净土和温沙门率领的,泉净土和温沙门都是此次攻伐唐军的将领。他们所率领的军队莫名其妙的出现在王都。如果不是王亲自调令的,那么解释只有一个。

泉盖苏文要造反!

杨万春得出了属于自己的结论,于是便找来了心腹亲信的文人周以晃,向他询问商讨一下具体的除掉泉盖苏文的方法和手段。周以晃认为泉盖苏文出生于高官世家。对于这一类的阴谋手段应该非常熟悉。将军作为从军者,在这方面应该不是泉盖苏文的对手,一旦泉盖苏文发觉。对将军非常不利。

所以,周以晃认为杨万春应该牢牢抓住兵力占据优势的一点,了解到自己最大的优势在什么地方,以及这个优势可以如何的发挥出最大的效力,针对泉盖苏文身边亲卫战士的数量稀少而确定战术,一举将泉盖苏文引诱到两座城楼之中,继而放箭将泉盖苏文击杀,这样最为稳妥。

杨万春点头称是,于是决定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周以晃去负责,一定要精选出可靠的士卒来执行这个任务,一定要一举将泉盖苏文击杀在这个地方。

另一方面,泉盖苏文也用很快的速度往安市城赶,路上,泉盖苏文询问过关于自己的安危问题:“李先生,安市城城主杨万春是我高句丽大将,也是姜以式的学生一辈的将军,对姜以式肯定非常尊敬,既然李先生认为姜以式对我起了杀心,那么杨万春会如何对待我呢?他会投靠我吗?或者是想杀了我?”

李先生看着那雪亮的刀片,咽了一口唾沫道:“自然是想杀了王上。”

泉盖苏文点点头:“恩,你很诚实,本王也是这样认为的,如果杨万春想要杀掉本王,那么凭着本王这区区一万人的兵马,肯定不会是杨万春的对手,杨万春本身也是大将,用兵能力很好,本王与他对抗,可没有多少胜算的,李先生以为本王应该如何对付他?难道是束手就擒?”

李先生勉强的笑道:“王上多虑了,王上不必担忧,这件事情自然会有在下为王上处理,王上请放心,不论杨万春是不是要害死王上,王上都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如果杨万春不打算按照姜以式的命令执行,而是决定投靠王上,那么杨万春就不会死,如果杨万春决定遵守姜以式的命令,加害于王上,杨万春必死无疑。”

泉盖苏文冷笑道:“李先生这么有自信?”

李先生回报以同样的冷笑:“不是有自信,而是为了活命,王上应该明白的,为了活命,我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泉盖苏文笑道:“哦,既然是这样,那么本王可真的要好好的关注一下李先生的行动了,以免到时候死的不明不白的,就像我的那些苦命家人一样,幸亏我的父母都已经过世了,不用遭受那样的痛苦和折磨了。”

李先生摇摇头说道:“不用如此的,王上活着对于我是一件好事情,我当然希望王上可以活着,只有王上活着并且获得了成功,我才能获得成功的机会,所以王上可千万不要死啊!”

泉盖苏文收回了战刀,笑着点点头:“放心吧,李先生,本王一定不会死在李先生之前。”

李先生无所谓的笑笑:“只要目的达到了,其他的都不是很重要,您说我说的对吗?王上?”

泉盖苏文很赞同的点点头。

就在泉盖苏文和杨万春互相算计、苏宁和姜以式一个跑一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