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零八 姜以式之死 下

作为老猫,姜以式是比较不甘心的,没能保护好王上,使得高句丽的王被敌**队掳掠而去,国家的尊严尽丧,国将不国,而自己带着最后的希望前来救援国王,最后的结局却是意想不到的惨败,这是人生的第一场惨败,也是人生的最后一场惨败,姜以式可以感觉到,从第一块石头坠地开始,他的死亡就不可逆转。

当然是不可逆转的,姜以式的死是已经被写进剧本里面的,不可逆转的结局,即使他再怎么抵抗,再怎么不甘心,再怎么集合身边的卫队和溃兵进行殊死的搏斗,他还是无法挽回已经无法挽回的结局,无法救回已经被关押在海船之上正在运回途中的高建武,结局就是这样。

大战基本结束了,高句丽人除了逃走的就是死了的,留在这里被堵住的基本上都死了,全面对抗结束,零星的抵抗也被骑兵队们化整为零慢慢扑灭,苏宁下令几名骑兵副将带着数千骑兵追击那些逃走的高句丽溃兵,剩下的兵马则慢慢的聚集在了最后的战场——姜以式殊死一搏的小山丘上。

姜以式最后的几百兵马还在拼死战斗,把姜以式保护在最里面的小山丘顶,姜以式一个人半跪在地上,用大剑撑在地面上,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他毕竟已经七十多岁了,不是一个非常适合近身肉搏的年岁了,方才的一阵拼杀已经消耗了他全部的力气,所剩无几的卫队把他保护着往小山丘上撤退的时候。他已经站不起来,只能靠着卫兵抬着他。

如今仅剩的数百卫兵还在拼死抵抗,虽然四面被围,已经完全没有胜算和生还的几率,但是这些卫兵依然兵分四路顽强的保护着他们心中的支柱,高句丽的柱国大将姜以式,虽然如今这位柱国大将已经没有力气继续战斗了,可他们依然奋斗不止,战斗不息。

大唐慢慢清扫掉了全部的高句丽兵马,把最后的小山丘围的里三层外三层。距离开战已经四个小时过去了。苏宁已经看到了天边的夕阳,姜以式正如那如血残阳,避免不了最终的结局,虽然苏宁很尊敬这位战斗到最后还是不肯放弃的老将军。但是他今天既然已经被围。就绝对没有生还的机会。

或许是为了保护最后的希望。卫兵们的战斗极其勇猛,即使到了最后一刻依然打着和大唐士兵同归于尽的想法,苏宁就看到了好几个高句丽兵临死前还紧紧抱着一个大唐士兵不撒手。用牙咬着大唐士兵的脖子,最后被一起用长枪刺死,还有的干脆直接用脑袋撞,直接装得头破血流倒地而亡,更有甚者硬生生把手中敌人的脑袋给拧了下来,最后被用弩箭射死。

这是高句丽最后的顽强与抵抗了,苏宁这样想到,这些高句丽兵马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和勇气与绝对优势的大唐士兵们战斗,丝毫不在乎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丝毫不在意黑压压一片的大唐士兵们通红的眼睛,拿着手中的武器做最后的战斗,困兽犹斗。

苏宁觉得,不管今天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果,当然这个结果也不会改变了,可是这些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战士们都是勇士,都是值得尊敬的,虽然不喜欢高句丽人,可是不能否认的是,高句丽人也有自己的英雄,面前的这些人就是,苏宁抬头看到了山丘顶上那最后的倔强身影,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方才沸腾的杀意也逐渐冷却了。

没过多久,最后一个抵抗的卫兵被三只长矛刺穿了胸膛而死,临死前还紧紧的咬着一个大唐士兵的胳膊,最后硬生生扯下了一块肉,状若疯魔,当然也不忘最后大喊一声“将军”,如血残阳的照射下,山丘上最后的一人一马显得是那样的悲壮,最后的身影是那样的凄凉。

姜以式站了起来,用长剑把自己的身体支撑住,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环顾了四周,看着已经全部战死的卫队和紧紧围困着自己的唐军士兵,他发出了极其响亮的狂笑声,响彻四周,整个战场顿时便安静下来了,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不想破坏这历史的一幕。

苏宁看了看同样唏嘘不已的张士贵和张亮,微微一叹,纵马上前,高声道:“姜以式将军,久闻大名了,今日得见,将军果然不愧是高句丽大将。”

姜以式看到了骑在马上的血人苏宁,凝视了一会儿,开口问道:“你便是苏宁吧?”

苏宁点点头道:“正是在下!”

姜以式询问道:“就是你带兵毁掉了我高句丽国王都,掳走了王上和王后?”

苏宁点头:“没错!”

姜以式好像略微有些感叹:“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如此的年轻,听手下说你很年轻的时候,还从未想过你是这样的年轻,看来老夫的确是老了,今日之败,实在是天意如此,老夫心服口服。”

苏宁高声道:“姜老将军不愧是英雄,今日之败,老将军也说实属天意,并非人力可能为之,既如此,老将军为何不归顺我天朝,而要死战到底呢?!”

姜以式顿时怒目圆瞪:“你何时见过跪地求饶的英雄!我这膝盖,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君王,为何要跪敌人!还是我国家我族人之生死仇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