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一十八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热门推荐:、 、 、 、 、 、 、

接到情报的时候,苏宁和张士贵以及张亮都觉得有些惊讶,因为他们没有想到新罗人居然那么快就取得了胜利,也不会想到一直处于强势之中的高句丽人会溃败的那么快,也不会想到原本以为可以打败新罗人的泉盖苏文也败退的那么快,一切都好像是突然之间发生的那样,没有任何的预兆。

而得到了完整情报之后,苏宁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审视一下这个金庾信了,按照情报上所说的,这个家伙出动了四万兵马兵分两路分别从正面渡江强行进攻高句丽人的防线,而真正的主力则留守后方,一万人的精锐突击队随着他以新罗国的水师战船通过海路送往高句丽东段防线的大侧后方,强行翻越了一座大山之后,金庾信率军突袭高句丽防线背后,一举击破了高句丽东段防线。

捡软柿子捏,金庾信也知道高句丽现在的军队里面,最精锐强悍的军队被泉盖苏文所掌握,就凭着自己可以率领的一万精锐并不一定可以击破泉盖苏文亲自指挥的军队,甚至有可能被反包围,所以选择了突袭比较弱小的东段防线,果然一举击破之,正面强攻的两万军队也协助打击,迅速过江,接着主力五万军队就安全渡江了。

集合了七万多人的军力之后,金庾信命令两万兵马顺着东方实力派联盟军败退的路线一路追击过去,不求消灭之,只要阻挡住他们,使得他们无力帮助泉盖苏文就可以,而金庾信则选择带着五万多人的主力军队顺着大同江往西而去,准备突袭泉盖苏文防线,还是分成两段突袭。第一段是佯攻,第二段才是总攻。

不出金庾信的预料,泉盖苏文果然早有准备。显然泉盖苏文并不信任那些东方的实力派们可以守住防线,所以一早就安排了预备队专门应对可能出现的新罗突袭军队。第一段一万人的突袭佯攻被阻挡住了,当泉盖苏文觉得自己即将胜利的时侯,整个战局突然发生了变化。

泉盖苏文显然并不怎么了解他的这个对手,虽然他们年龄相仿,但是连续打败两任主帅的泉盖苏文对新罗人显然有了轻视之心,不再那样的重视,所谓的准备也只是出于对东方实力派的蔑视和对自己的绝对信任,他并没有考虑到人与人之间是绝对不会一样这个真理的。

多算了一步的金庾信动用了自己的底牌。四万多人的新罗军队如潮水般冲破了高句丽军队防线的时候,泉盖苏文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而他会为这个愚蠢的错误付出惨重的代价,大同江防御兵团崩溃,大同江防御线全面崩溃。

泉盖苏文几乎是被亲卫们架着离开了战场,遁入了安市城内,据城死守,因为宋谦的前车之鉴,金庾信显然做好了准备。事先准备好的攻城武器被调运过来,却并不急着攻城,而是围城。接着纵兵攻略周围地区,毁掉泉盖苏文费尽心血做出来的建设成果,泉盖苏文极度恼怒之下三次派兵出城营救,却屡次大败,不是被埋伏就是正面被击溃,损失惨重,然后泉盖苏文就再也没有派兵出城过。

大同江防御阵地被全面突破之后,整个大同江流域落入了新罗人的手中,时隔五十年左右。继汉江流域落入新罗手里之后,大同江流域也落入新罗人之手。这便表示除了百济所占据的西南一隅以外,整个朝鲜半岛都被新罗人所控制。并且纵兵向更远处发展,直追高句丽的老巢,高句丽军队全面溃败,一发不可收拾。

对于这样的消息,驻扎在辽东半岛的苏宁等人还是很吃惊的,不仅仅吃惊于新罗人此次的大胜利,也吃惊于这一次他们没有收到来自于新罗方面的任何消息和照会,无论是第一任的主帅还是第二任的宋谦,他们都给大唐在辽东半岛的军队发来了照会和出兵请求,希望大唐可以一起出兵对抗高句丽。

不说是不是这样希望的,这至少是一个表示,表示新罗人还在乎大唐和他们的盟约,但是这一回,不仅仅没有收到新罗人的表示,连他们已经攻打到了安市城周围也没有给大唐派来任何信使送来任何消息,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这就未免让唐军觉得有些不爽,尤其是张亮,戎马一生的大将军,居然被一个新罗小子给无视了。

“这厮好生无礼!待老夫亲提一万兵马去问他一问!”张亮恶狠狠的大怒道,提着武器就要冲出去,苏宁连忙把张亮给拉住了,郁闷道:“我的将军啊,你何必如此呢?这新罗小子固然无礼,但是他这样做是为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吧?就算这家伙真的有所依仗,但是和前两任的新罗统帅完全不同的做法也的确有些奇怪,新罗国内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我觉得这是他的个人行为,不是新罗的意思。”

张亮怒道:“那难道就这样放任不管,让他瞧不起老夫?不可能!不可能!老夫一定要给他一点儿颜色瞧瞧!哼!”

张士贵站起来劝阻道:“话也不能这样说,如今高句丽的形势却是非常危险,而新罗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