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五十八 彩虹 三

热门推荐:、 、 、 、 、 、 、

李承乾和苏宁见到李二陛下的时候,许敬宗正站在李二陛下身边,脸色有些苍白,身体也在不断地抖动,站在许敬宗身边的赵琛面无表情,但是他的手里却握着一把剑,剑未出鞘,不过苏宁一直知道,赵琛是一个剑道方面的高手,而且一手拔刀术出神入化,只要他愿意,或许有些人的死只是一秒钟的事情而已。

“儿(臣)拜见父亲(陛下)。”苏宁和李承乾一起向李二陛下行礼。

李二陛下正在看奏折,没有抬头,只是说道:“把魏无极他们都给抓住了?”

李承乾看了看苏宁,苏宁微微点头,李承乾开口道:“是的,父亲,魏无极未经父亲允许调动兵马,乃是谋逆之罪,伪造证据诬陷玄武门守将李伯瑶犯法,实乃欺君之罪,儿已将魏无极捉拿归案!”

李二陛下抬起了头,看了看李承乾,又看了看苏宁,开口道:“未经我的允许?不对啊,是我允许魏无极调动兵马的,倒是你,承乾,未经我的允许调动太子六率兵马,是你有谋逆之罪吧?”

李二陛下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让李承乾心神剧震,他慌张地看着李二陛下,张嘴刚要辩驳,苏宁却已经开口了:“陛下,事已至此,就不要继续了,太子殿下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并没有错,而且,陛下应该也很希望太子殿下这样做吧?李家的子孙,从来就没有被人欺负到头上还不敢还手的!”

苏宁这话一出,李承乾慌张且不解的看着苏宁,而李二陛下却露出了一丝笑容,长长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笔放下,奏折丢到一边,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没有回答苏宁,却对许敬宗开口道:“结束了,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许敬宗,还记得你刚刚成为中书舍人的时候,朕对你说过什么吗?”

许敬宗浑身一抖,颤声道:“记……记得……陛下说……臣是老臣……就该有……老臣的样子……”

李二陛下点点头,开口道:“对啊,老臣,老臣,你在前隋就已经做官了,算是老臣了,朕所说的老臣的样子,你可明白是什么意思?看你如今这副模样,显然是没有明白老臣应该是什么模样,既然是老臣,就该有点样子,你年轻的时候跪地向宇文化及求饶,刚才又跪地向朕求饶,你还真是一直都没有变过啊……”

许敬宗颤抖着,流泪哭泣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苏宁不知道在他们来这里之前李二陛下对许敬宗说了什么,李承乾也一样不知道,但是他们同样知道,恐怕他们的好日子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一开始,朕以为你们还有点用处,魏无极好歹也算是有点才华的人,你也算是个老谋深算的人,可是为什么使用计谋却是如此的幼稚?朕给你们兵权不是为了让你们这样快就下手的,你们一不拢络军心,而不仔细策划,弄些拙劣的栽赃陷害的把戏就要动手?对象还是玄武门守将?你们可知道玄武门对于朕而言意味着什么?

真是让朕太失望了,朕白白给了你们军权,本来还指望着让你们把承乾和苏宁逼入绝境,然后朕再出手相助,好让朕多做几年皇帝,结果却不想找了你们这些废物,惹得朕这样快就承乾和苏宁这么满意,真是太可惜了啊!没用啊,没用啊,一帮废物啊!这是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机会啊……

结果你还是没有把握住,弄了些拙劣的把戏,本来还以为你多少有些本事,可以从宇文化及手下讨得一条性命,但是,却不曾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废物,最后一次机会你也没有把握住,今后的大唐江山不需要你这样的废物了,承乾,我就帮你把他给解决掉了!”李二陛下似乎叹息着这样说道,苏宁听了,心中万般无奈,看着李二陛下的眼神多了很多的幽怨……

这是最后的考试?这就叫做最后的考试?

李二陛下挥挥手,赵琛立刻就动了,凭苏宁今时今日的武艺也只看到一串幻影,一瞬间,许敬宗就倒地了,动也没动,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苏宁还以为许敬宗死了,没想到李二陛下又一挥手:“拉出去处理掉,别在这里杀了他,免得弄脏了朕的软垫!”

赵琛微微鞠躬,然后一只手拉起了许敬宗的左腿,就把许敬宗拖出去了,许敬宗估计只是晕了过去,不过,显然,他也没有办法再一次看到光明了……李承乾呆呆的看着李二陛下,不说话,也不动弹,似乎大脑当机了,苏宁推了推李承乾,他没反应,李二陛下皱起眉头:“真是的,兵都敢调,怎么到了这个关头反而傻了?”

苏宁看了看李承乾,无奈的开口道:“谁能想到陛下居然如此把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满朝文武大臣被陛下玩的团团转,却没有一个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太子殿下能有今日的表现,已经是万幸了,难道不是吗?陛下?陛下这一手,可是把除了房相和臣之外所有三品以上大臣收拾得干干净净服服帖帖,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啊!

谁能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