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出游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tXT下载WWW.XsHuoTxT.Com)北疆大营中,梅世昌走后,一切事物由副统领邓超群处理,除了起先两天的沉寂,便又恢复到了往常模样,每rì清晨的cāo练,莫小川也必须参加。半月过去,他已然适应了军旅生活。这个总旗也当得很是合格。

手下的兵卒们,对这位骑得快马,干得苦活的少统领很是心服,尤其是卢尚,整rì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反倒向莫小川的官职比他大一般。

一开始,莫小川执意称他为卢校尉,老卢却不答应,两人几次争执下来,莫小川拗不过他,便改口叫卢大哥了。而卢尚依旧唤莫小川为少统领,两人所过之处,不时有人上前打招呼,莫小川已经完全地融入到了北疆大营中。

韩成回来已经有些时候,一直暗中留意着莫小川的情况,见他适应的这般快,心里也有几分高兴。只是碍于分别是梅世昌的特别嘱咐,因而不常与他见面。

自此梅世昌走后,唐恩礼便卧床不起,上吐下泻,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现在不单帽子绿,脸都成了绿的。十多rì来,夏雏月没有去看过他一眼,唐恩礼也不介意,外人不知道他这绿帽怎么回事,他知道可知道的很,也没指望过这娘们儿来看自己,只是他为人虽然狂妄,却并不傻,突然得了这种全身无力的怪病,八成是个梅世昌有关的,可是,虽心知如此,他现在却连骂娘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管家倒是来的殷情,没事便带个大夫来给他诊脉,嘘寒问暖,良药齐备。只是,面对王管家送来的药,唐恩礼却犹豫了,不知是该吃还是不该吃。每次都在王管家走后,悄悄倒掉了。每当这个时候,他那惨白的脸上就泛起几分冷笑,其实,那药无假,只是他早算准了唐恩礼不敢喝,故意为之。

王管家从唐恩礼房中出来,经过夏雏月的屋子,夏雏月和一小丫头站在屋前,对他展颜一笑,眼睛轻眨,道:“王管家可好?”

“见过夫人。”王管家好似对女人从来没有什么感觉一般,十几年前来到梅府至今,都没有成家纳妾,即便是对上夏雏月这样的人,也不是不动声sè,面部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至少梅世昌还会做些表面功夫,王管家连这个都省了。

夏雏月试探了几次,均见他不为所动,也就放弃了,轻声说道:“奴家这些rì子在府中有些闷得慌,想出去走走……”

“夫人既觉得闷得慌,我让人去帮夫人寻些东西来解闷罢。”王管家眉头微蹙,道:“现在南线不稳,西梁又有移动,倘若夫人出府有所闪失,我一个做下人的,可承担不起。”

夏雏月似乎早已经想到他会这么说,轻轻一笑,道:“王管家莫要回绝的这般快,听奴家将话讲完。奴家是想,梅统领在北疆多年,手下能人无数,像王管家这样的人虽凤毛麟角,但一些家将护卫还是有的吧。王管家何不派几人沿途保护奴家,正好奴家也不识得路,他们便一并兼顾了吧。”

王管家眉头蹙得更紧了。他没想到夏雏月会以退为进,这般说,表面上看似害怕了他的说辞,实际上,便是在说,如果我出去不放心,你派人监视着我还不行?一时间,王管家陷入两年境地,不知该不该答应她。若答应,他有些不放心,夏雏月这女人不必唐恩礼,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很难得到控制;若不答应,话已僵到此处,两人很可能因此撕破脸皮,到时候,事情就难办了。

看着王管家犹豫,夏雏月趁热打铁,又道:“王管家是不是对府中人手不放心,若如此,奴家便再等上两天,现在让人到儒洲轻儒洲太守派些人来。”

提到儒洲太守,王管家的脸sè微微一变,儒洲据此不远,只需一rì的路程,若现在派人出去,星夜兼程的话,明rì儒洲的人便能到此,儒洲太守夏成和是夏家的人,自然也是皇帝的人,若是让他插手,事情便更难办了,想了想,夏雏月在此只带一侍女,有府中好手跟着,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旋即,王管家极是难得的一笑,道:“夫人说那里话,既然夫人之意已决,那老奴照办便是。”说罢,他又对夏雏月微微施礼,道:“夫人在此稍等,老奴这便去安排。”

“王管家客气了。”夏雏月回礼。待王管家离开后,夏雏月对身旁的丫头说道:“你可探听清楚了,今rì他当真出府?”

“千真万确,而且带了好些人手,好似要给梅大少送酒去。”侍女肯定的点头。

“好了。不要声张。”夏雏月话音未落,前方便来了一队护卫,令她有些措手不及,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