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吃得消

翌日一早,莫小川睁双眼,昨夜眼睛了一晚,终于将那图看了个大概,睡了不足一个时辰,让他困意难消。//无弹窗更新快//坐在床上,行功一个小周天后,莫小川精神了许多,困意也除去不少。

行出屋外。

司徒玉儿端着脸盆,正站在门前。

莫小川有些诧异,道:“玉儿,怎么是你?茹儿呢?”

司徒玉儿面色微红,朝阳下,一张俏脸更显诱人,她的发丝已经盘起,做了妇人打扮,端着水盆一边往里走,一边低声说道:“我让茹儿去莞儿房中了,这些活,以后我来做便好。”

“玉儿,怎么能让你做呢?”莫小川急忙去接脸盆。

司徒玉儿并未松手,轻轻摇头,道:“这本就是妾身该做的。”说罢,她迈着步子来到了里面,将水盆放下,把面巾在水里洗了洗,提起来拧干,等着莫小川过来。

莫小川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他关了房门,行至司徒玉儿的身旁,正要开口说话,司徒玉儿却踮起脚尖,扶着他的脸,用面巾给他擦起脸来,一边擦一边道:“玉儿只是一个妾,你能这般对我,我已经满足了,这些份内之事,以后还是我来做便好。虽然以前没做过,不过,我会慢慢学得,一定能做好的。其实,这段时间,我也与柳儿和茹儿学了一些……”

莫小川握住了她的手,有些感动。他以前从未想过,一个刁蛮任性的丫头,能变作现在这般,司徒玉儿改变,让他没有想到,却也有些心疼。

他把她手中的面巾拿了下来,将她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认真地看着她,道:“玉儿,只你给你一个妾的身份,已经让我觉得罪无可恕,你再这般,是想让我内疚一生吗?”

司徒玉儿微微摇了摇头,道:“玉儿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我知道,你现在是郡王,你的婚事,已经不是自己能做主了。尤其西梁只有你这么一个王爷,你的婚事,必然是要奏请皇上,让皇上许婚的。我现在只是一个燕国逃犯的身份,即便是平民之家,我亦难为正妻,何况是要嫁给你。你的难处我知道的,做妾也是我自己愿意的,你没有必要愧疚什么。我其实早已经想好了,既然跟了你,我就无怨无悔,做妾,我也要做你妾里最好的一个。其他的我帮不上什么忙,这些事,你便让我做吧,这样,我至少会觉得自己还有些用。”

莫小川将面巾扔会了水盆,双手搂紧了她的肩头,轻叹一声,道:“我的好玉儿,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我想要的不是你为我做这些,比这更苦的日子我也过过,初来西梁之时,我和莞儿甚至有的时候都没有饭吃,没有水喝,这些我根本就不在乎。我只是想让你过得开心快乐。你还做以前的你便好,那个喜欢捉弄人,有些任性,但很可爱的司徒二小姐……那才是你啊……”

司徒玉儿摇了摇头,道:“小川,你还是以前的梅大少吗?”

莫小川愣了一下,缓缓地摇了摇头。

司徒玉儿抿了抿嘴,道:“我也一样。人都是会长大的,我以前不懂事,很爱胡闹,总是长不大,因为自己长不大,害了很多人,不单害了大哥,还差点害了你。经历了这么多,我才懂事了一些,才明白成长的必要,才不会再给你拖后退,哪怕自己没用,至少我现在觉得即便帮不上你的忙,也不会给你添乱,我觉得这样的我,才是真的我。我该长大了,以前那个不懂事的孩子,不应该再出现了。事实上,我们都长大了,你还能回到以前的你吗?”

司徒玉儿的话,让莫小川作声不得,他看着她的面容,这张面容很是精致,肌肤洁白光滑,几乎没有一点瑕疵,五官端庄俏丽,只是少了几分以前的俏皮,多了几分柔色。

莫小川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事实上,他也不想再说什么。司徒玉儿说的对,人是会成长的,刻在骨子里的性格也许不会变,可对人对事的态度却是会改变的。

现在的司徒玉儿,是一个成长后的司徒玉儿,尽管莫小川口中说着想让她变回以前的那个无忧无虑的司徒玉儿,可他不得不承认,他喜欢的却是现在的这个司徒玉儿。

若是没有她的善解人意,若是没有她默默的付出,莫小川知道自己不会喜欢上她的。

以前那个到处惹事,刁蛮任性的姑娘,已经不存在了。

司徒玉儿的人虽然变了,可不管以前那个刁蛮姑娘,还是现在的这个善解人意的女子,其实,心一直都是没有变的。

司徒玉儿对他的一颗真心,是从那个时候,到现在都未曾变过。

想到这些,莫小川便觉得自己欠她的。搂在她肩头的手臂紧了些,莫小川抬起手,端起了司徒玉儿的下巴,轻轻捏着,看着她那张诱人的红唇,将嘴凑了上去,轻轻地吻了上去。

这次的吻,和昨日那般疯狂和情与欲交织不同,很是温柔,每挪动一下,动是那般的真实,那般的深情。

司徒玉儿感受的到,她垫着脚尖,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