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小玉

莫小川的声音传入屋中,里面却没有什么动静,屋檐上的积雪好似因为这声音的穿透而有些震动,稀稀落落地掉落下几片来。莫小川扭头看了晨公公一眼,很明显,晨公公也不知所以,面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莫小川轻咳了一声,又一次喊道:“皇上,莫小川回来复命!”

屋中传出了手指敲击桌面的声音,隔了一会儿,才听到莫智渊的声音传出:“进吧来”“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晨公公推开屋门,让莫小川先进去,正要跟着进去,只听莫智渊又道:“小晨子,你先退下。”

晨公公微微一愣,随即急忙行礼退了出去,将屋门关紧了。

莫小川走进去,只见莫智渊今天并非批阅奏折,而是背靠着桌案站着,手扶在桌案上,手指依旧在桌面上轻轻地敲击着。

莫小川向前走了几步,行礼问安。

莫智渊犹豫了一下,上前将他扶着他起身,轻叹了一声,道:“你在燕国的所作所为,朕早已经知晓,却不知该怎般帮你。你心中怨恨朕吗?”

莫小川急忙回道:“臣不敢。”

莫智渊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敢不敢的。其实,就算你怨朕,也是应该的。与公,是朕拍你去的,你身处险境,朕却未能及时救援;于私,朕是你的伯父,侄子蒙难,我这个做长辈的为能照顾好,让你受了不少的苦。”

“吃些苦算什么,臣还年轻,是该多历练一番的。”莫小川回道。

“你能这般想,是很好的。”莫智渊伸手拍了拍莫小川的肩头,道:“朕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后来听闻你被柳敬亭所掳,却是让朕心中忧虑不已,还好你平安回来了。”

莫小川心中猛地一紧,看来,莫智渊对此事很是介意,这般说话,虽然没有直接问他柳敬亭将自己抓去做什么,但是,自己也不能不说了。若是此刻逃避,那么,只会让莫智渊对自己更加疑心重重,以后做起事来,怕是要缩手缩脚,再难有什么作为了。

略微思索之后,莫小川深吸了一口气,道:“伯父,柳敬亭将侄儿抓去之后,侄儿其实心中并无生还之念。让伯父挂心,实在不该,不过,那柳氏兄弟却是包藏祸心,伯父不得不防。”

“哦?此言怎讲?”莫智渊抬了抬眉头,好似有些惊讶地说道。

莫小川跪了下来,道:“伯父,柳承启有不臣之心。他将侄儿抓去,便是想要挟侄儿做他的傀儡,好让他掌控西梁……”莫小川随后将柳承启与他说的话,删删改改地说了一遍,又将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事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说着,他将自己的大氅敞开露出了里面破烂的衣衫,衣衫之上血迹斑斑,看在人的眼中触目惊心。

莫智渊连忙查看他的伤势,看罢之后,摇头叹息,道:“苦了你了。柳承启是越来越胆大了,居然敢对我莫氏皇族动手,此次,朕绝对不能轻饶于他。”

莫小川听罢,却是摇头,道:“伯父,以侄儿之见,此时还不可对柳承启出手,柳承启的根据颇深,若是弄不好,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让整个西梁蒙难,而且,当日之事,亲眼所见到之人,不是燕国的,便是南唐的,即便齐心堂的人能作证,但齐心堂和猎鹰堂的敌对guānxi,天下皆知,柳敬亭大可以齐心堂故意污蔑来开脱,再说,即便是证实了他对我出手之事,亦难有定论。最后,柳承启很可能会借此事大做文章,说伯父是故意刁难于他,枉杀忠良。所以,侄儿认为,暂时还是不要惊动他为好……”

莫智渊听罢,抬眼看了看莫小川,微微点头,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不过,也不能如此纵容柳承启,否则,以后他岂不是更无法无天了。”

“侄儿只是说出自己的一些想法,侄儿bijing年轻,考虑事情不够全面,一切还要伯父拿主意的。”莫小川恭敬地说道。

莫智渊微微点头,道:“嗯。这次的燕国之行,看来并非全然无功,你倒是长进了不少。不过,将燕国皇城毁去大半,此事却是做的欠妥。燕国皇城,历经几百年,是先朝古都,你如此毁之,让燕国的百姓必然心生看法,此事只不过是让燕国皇帝损失了些房屋,对我们却多有不利。燕国的百姓会怎么看我们西梁?若让他们军民一心,对我们西梁会有很大的wēixié。”

莫小川点头,道:“是侄儿鲁莽了,不过,此事并非侄儿有意为之。那日误入叶门重地,侄儿并不知晓。待到发觉之时,却已经晚了,叶展云带了叶门大批高手堵住了去路,后来一番苦斗之后,这才知道,原来燕国皇宫的地下是一个天然的地下湖,使其坍塌也是叶展云的剑气所致,侄儿岂有那么大的本事。”

莫智渊奇道:“既然,你遇到了叶展云,却能从他的手中逃脱,倒是一桩奇事了。”

莫小川随即将自己无意中得到那赤色丹药的事说了出来,并且从怀中将丹药摸了出来,给莫智渊观看。莫智渊拿在手中看了看,轻叹道:“此丹药虽然可以短时间提升你的功力,却对你的身体损害极大,以后若非必要,切不可在服食了。”

“多谢伯父关心,侄儿谨记于心,必不敢忘。”莫小川一副无比感激的面孔道。

莫智渊嗯了一声,又道:“你奶奶早就想你了,你先去给太后请安,然后再回王府。”

“是!”莫小川答应了一声,道:“那侄儿便先告退了。”

莫智渊点了点头,见到莫小川要走,忽又想到了什么,将他叫住,道:“怎么,你就这副模样去见你奶奶吗?”

莫小川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破烂的不像模样,不禁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先前忙着回来复命,倒是没有来得及换衣服。”

“她老人家现在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孙子,被她看到你这番模样,必然有要心疼的哭了。太后年纪大了,不可让她的情绪太过激动,先换过了衣服再去吧。”莫智渊淡淡地说罢,静静地看着莫小川的神色。

莫小川听到莫智渊说那句“他老人家现在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孙子”的时候,心中猛地一怔,莫智渊和他说这句话的用意是什么,让他不得而知,不过,他绝对不会认为莫智渊如此精明的人,会出现这般口误,心中想不mingbái,他干脆就装作不mingbái,好似貌似也没有听出来一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还是伯父想的周到。”

莫智渊从他的面上没有看出什么来,便笑着道:“你的身材倒是与你父亲年轻时的模样很是相似,这些年来,每到他的忌辰,朕都会命人给他做一件蟒袍留着。前些日子又做好了一件,你试一试合不合身。”说罢,将晨公公叫了进来,让他带着莫小川去换衣服了。

莫小川谢恩过后,跟着晨公公去了。

来到御书房一旁的房间内,晨公公笑着道:“陛下对王爷可是看重的很呐,这里本是陛下更衣的地方,以前从未有人在这里换过衣物的。”

“皇上厚爱,莫小川愧不敢当啊。”莫小川轻声着,将晨公公的肩膀往一旁扳了一下,对着御书房的方向拱了拱手,说罢,迈步走了进去。

晨公公弄得个自讨没趣,不过,倒也并不十分生气,他和莫小川的矛盾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莫小川这般对他,他倒是觉得正常的,至少,莫小川还没有变化,若是那天莫小川对他笑脸相迎,像那些一般大臣一般深怕得罪他的话,他反而倒是要心生戒备了。

莫小川进去之后,晨公公让几个小太监侍候他沐浴。宫女是不能随便用的,皇宫里的女人都是皇帝的,没有皇帝的命令,即便是晨公公这个大内总管,也不敢随意让这些宫女去服侍一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