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提亲

最快更新!

快过年的时候,上京城反倒是冷清了下来,街道上的行人反而比平日里少了些。酒楼的生意也比一般时候清淡。在第一家“莫氏复颜丝”店铺的不远处,由柳卿柔筹备开业的酒楼,现在已经在上京城的酒楼之中算得上一座了。这里的装饰都是根据柳卿柔的主意定下的,很是清新典雅,充满了书香之气。

这种地方,正是文人们喜欢来的。而上京城,能在酒菜上面花大钱的,也大多都是文人们。上京城的文人们不比其他地方,这些人的钱不少,也喜欢找一个远离粗俗武夫的地方,而这里和柳承启名下的一处产业,便是他们最喜欢来的地方。

原因无他,这种和朝中之人挂钩的地方,没人敢闹事,而且,收费也比较合理。尤其是柳卿柔给这酒楼起的名字,也别具一格,只有一个字“沁”这个字说起来,若是丢在军营之中,必然不被多看。

但是,在文人们的眼中,再加上酒楼的背景,便延生出许多的故事来。

往日里,沁楼之中,都是人满为患的。而且,柳卿柔为了方便每一座的客人,楼内设立的雅间比较多,便是一楼的大堂内,也是每张桌子的距离隔得极远,因此,别看这地方一再扩大,却依旧赶不上客人的增长速度。

不过,今日这里的人却比较少的。

原因是章立请了他家老头和韩家老头过来,而地点便定在了这里。本来说好是下午,不过,章立有些心急,早早地通知了两人,章博昌和韩閖不好驳了莫小川的面子,便早到了一步。

如此,他们下午时分便到了。

莫小川得到消息后,径直而来。酒楼中现有的客人未去理会,却是不再迎接新的客人了。

此刻,莫小川、章立,还有韩閖和章博昌都已经入座。

酒菜不用招呼,自然是将好的都齐齐了上来,听闻王爷到来,后厨也十分的卖力,不一会儿便摆满了整张桌子。莫小川今日要谈章立的婚事,不好有外人在场,便将侍候的人都撵了出去。

章立自告奋勇地充当了服务员的角『色』,又是端茶倒水,又是斟酒的,忙得不亦乐乎。

章博昌和韩閖都是朝中老人,对于官场的这一套,都是驾轻就熟的,先是寒暄一阵,饮了几杯酒,莫小川原本以为他们会提出来此次之事的,可是这两人的话越说越多,从朝中到乡间,说的不亦乐乎,就是不望他们两人的身上靠。

莫小川此次是打算调解此事的,但是,若是让他主动提出来的话,倒好似自己成心干预人家的家事一般,因此,他也不好说。而章立此刻倒是敬业的厉害,浑然没有注意到场中的气氛。

莫小川忍不住在桌下踩了踩他的脚,这小子这才反应过来。起身端了一杯酒,道:“这杯先敬王爷。我章立这人没有什么本事,做事也没前没后的,若非结实了王爷,现在怕是一事无成,还在禁军之中做校尉呢。”

莫小川举杯与他一碰,道:“自家兄弟,莫说这样的话。”

章立嘿嘿一笑,又端起了杯,举到章博昌的跟前,道:“这杯敬父亲,若是没有父亲生养教诲,便没有我。”

章博昌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饮下了酒。

章立面『色』严肃起来,举着酒杯对韩閖,道:“这杯敬韩大人,若是没有韩大人生一个好女儿的话,我章立断然是娶不到这么好的娘子的。”说罢,不等韩閖说话,仰头便干了……

韩閖本来还打算说几句什么的,什么叫生了好女儿?自己的女儿还未过门呢,可章立这样仰头一饮,却让他有些下不来台了,不喝吧,对面坐着莫小川,旁边坐着章博昌,面子上过不去。若是饮下,又觉得有些憋闷。

最终,韩閖还是将酒饮了下去,只是脸上老大的不痛快,好似在喝『药』一般。

莫小川见章立一直不如正题,忍不住用眼神催促他。章立微微点头,表示明白,猛地噗通跪了下来,对着韩閖便“咣咣咣!”地磕了几个响头,随后,道:“我知道韩大人对我心中有气,我章立这次做的的确也有些过分了。不过,韩大人请明白我的苦心,上次改婚期是我的不对,但是,这次,我却是真心为了馨予好。我此次,很可能会随着王爷去前线大营的,若是到时候还未娶馨予过门,又不知要耽搁到多时。虽说新婚不该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