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八章 我不能

“那匹马惊了吗?”

“好像是的。”

“这惊马伤了人怎么办?”

“管那么多,做什么,反正也没在我们眼皮底下伤人。即便伤着人,那也是本地关押之事了,与我们守城士兵何干。”

这是幽州城守城士兵之间的对话,在他们说话的这段工夫,一匹高头黑马,驮着一男一女已经飞奔而去,出了幽州城。马上之人,自然便是莫小川和叶辛。

奔出城外,莫小川的北斗剑早已经收了起来,回想起先前所作所为,莫小川只觉得如同经历了异常梦境一般。此刻,叶辛的小脸紧绷着,好似吓着了一般。

其实,她着实有些吓着了,以前一直都未见莫小川如此的一面,只觉得,之前的莫小川,有些冷酷的吓人,杀人便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杀方成中还罢了,毕竟,方成中这人太过认不清楚自己。完全没有自知之明,而且,还狂妄自大,可是,杀那些护卫,和踢飞方峰,莫小川却做的干净利落,出手丝毫都不容情,手起剑落,被他斩过之人,无一活口。..

别人或许没有注意这些,但是,叶辛却是一直都看在眼中。因为,叶辛虽然也是宗师境界的高手,可是,她这个高手,便如温室之中培育出来的一般。虽然武功境界上去了,可是心境完全没有上去,对于杀人,却不在行,甚至,直到现在,她都未曾杀过一人。

之多也是将人打伤,没有再次进攻的能力罢了。

现在,眼见温柔的莫小川,居然对别人如此狠辣,看着鲜血飞溅,似乎还有些享受的样子,这让她不禁有些难以接受。毕竟,那个时候,她和莫小川在一起的时候,莫小川是那般的温柔,在她面前,从未有过任何过分的举动。即便当初和叶博派来的人战斗,杀人。却和此刻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莫小川完全是为了自保,而且,面容也没这般冷酷,可是现在,对那些护卫,他尽可以躲过他们,但莫小川并未如此做,而是选择挡在自己身前之人,一个活口都不留。

这让叶辛觉得自己似乎不了解莫小川了,他还是那个温柔的他吗?叶辛迷茫地抬起了双眼,正好看到莫小川低头望向他,他的眼神依旧是那般的温柔,丝毫没有先前的冷酷与狂傲。

这让叶辛有些疑惑了,他难道是对于敌人才那般的吗?

叶辛疑惑之中,莫小川却开了口,轻身问道:“冷吗?”

叶辛此刻,面颊泛红,衣衫也显得有些单薄,虽然不知她自己冷不冷,但是,落在别人的眼中,着实是一副受冻的模样。其实,这也难怪。方成中抬来的花轿,很是舒适,里面的火盆被褥一应俱全,即便只穿着亵衣坐在里面也不会觉得发冷,因此,送去的婚衣也并不十分厚实,岂能想到,叶辛居然不会去坐那花轿,而且,会被莫小川带着直接奔行出来。

此刻,叶辛也的确感觉有些冷了。

不用她回答,莫小川便看出了什么,紧紧地将她搂在了怀中,顺手解开了自己的外衫,包裹在了她的身上。

小黑马似乎许久未曾如此奔行,一路之上,直接奔出了一百多离地,这才慢慢地减缓了速度,高声长嘶起来。莫小川伸手拍了拍他的脖子,两人便朝着前方继续行去。

在前方三十里处,莫小川早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退路,那里的帐篷车轿准备的一应俱全,而且,十分的隐秘。看着叶辛,莫小川低声问道:“恨我吗?”

“恨你?”叶辛眼中略带茫然,随后,点了点头,眼角含泪,道:“是的,我该是恨你的。你这人,不单毁了我们叶门的禁地,还毁了皇宫,还杀了我的未婚夫,我是该恨你的。”

“恨我吗?”莫小川听着叶辛的说话,并未露出半点情绪波动,依旧眼神温柔地看着她,继续重复着先前的话,只是,这一次,问过这句话,他又补充了一句,道:“我的意思是,你的心,恨我吗?”

叶辛呆了呆,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不恨你。”说罢,紧咬着嘴唇,似乎要将下唇咬下来一般,直到唇边露出些许血痕,莫小川才忙伸手抹了抹血迹,道:“不要这样对自己,我会心疼的。我知道,我为我吃了许多的苦,其实,你恨我也是应该的,只是,之前我还能够控制自己,但是,看到你穿着别人送去婚衣,朝着方府而去的时候,我便再难控制自己。若是不知道你心中所思也就罢了,知道自己,跟是不能忍受你嫁给别人。说实话,你我的身份,让我估计很多,一直都不敢接受你的感情,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去他娘的什么世俗地位,你既然想做我莫小川的女人,那么,你便是我的女人。叶展云如何,燕国皇帝如何,有种杀了我啊……”说罢,莫小川竟是对着寒风一声长啸……

啸声落下,过了一会儿,叶辛才呆呆地看着他,道:“你变了。”

莫小川点了点头,道:“的确,我是变了。现在我,可以更直观的面对自己心中所思所想,不必顾虑太多。以前,生活在那些压抑的环境之中,让我自己都觉得不像自己了。当时那句话,到现在依旧算数,既然你父亲逼着你嫁给方成中,那么,我便杀了他。现在,再也无人能够逼迫你了。”

虽然莫小川没有重复之前的话,但是,这句话,已经记在了叶辛的心中,“恐怕天下除了我,再也没有人敢娶你了。”这句话,见惯霸道无比,甚至有些强词夺理,不给别人选择的权力,可是此刻叶辛回想起来,心中还是略微有些甜蜜的。

毕竟,莫小川这句话,说的是事实。

连三大世家之中,权力最大的方家,都无法娶到叶辛,为了娶叶辛,不单方成中丢了xng命,连方信都颜面扫地,这种情况下,西梁谁还敢娶她,或许皇室中人,例如叶逸是不怕的,可是,叶辛也是皇室中人,所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