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难以自然

莫小川坐在屋中缓慢地饮着酒,司徒琳儿在一旁也是面带微笑地给莫小川斟酒。唯有汪通整个人坐立不安,看是坐在那里,好似很稳当,其实屁股一直在与椅面摩擦着,虽然强装镇定,但是他额头上的汗珠已经出卖了他。

“汪兄,你怎么不饮?可是这酒不太可口?”莫小川看着汪通,不动神色地问道:“要么,让他们换过?”

“可口,可口……”汪通心不在焉地答应着。此刻他也没有心情看莫小川身边美人了,自己拿起了酒壶给自己斟酒,这个时候,外面的林风又将张万顺的脑袋与酒坛子做了一次亲密接触,发出一声闷响和酒坛碎裂的声音,同时,张万顺也痛呼了起来。

之前他虽然求饶,但是,表现的还比较硬气,原以为这些人也只是暂时的蛮横,并不敢将自己怎样,可是,那十几个酒坛子都被撞碎了,林风居然让人又搬上了十几坛来,看来,若是他这般硬气下去,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张万顺心中终于害怕了起来,面对死亡,即便是战场上拼杀下来的老兵,也是有恐惧的。何况,这并不是战场上的拼杀,战场拼杀生死各安天命,心里至少不会像现在这般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般悲凉。

当悲凉逐渐转化为绝望的时候,即便是张万顺这种硬气的人物,也是受不住了。

而在屋中的汪通更是险些将酒壶从手中滑落下去,酒也倒到了桌面上,完全没有落到杯子里。这一幕落在司徒琳儿眼中,不禁转头看了莫小川一眼,脸上露出了微笑。

她见莫小川瞅着汪通,并不打算说话,便知道,这个时候,该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了,因此,朱唇微启,对着汪通道:“汪都尉。你这是怎么了?可是不舒服?我家公子是真心将汪都尉当做朋友相待的,若是什么地方让汪都尉感觉不快的话,切莫要说出来。”

“正是!”莫小川跟着点头,道:“是不是外面那个老小子让汪兄心中不快?”

“没有,没有此事。”汪通忙说道。他的话音刚落,便听得外面又是砰的一声,又一个酒坛子碎裂开来。终于汪通有些忍不住了,抬起头,道:“只是,秦兄,那张万顺乃是蓝参将的舅舅,便是偏将平日里都会让他几分的,我们虽然不怕他,但也不好将事情闹的太大,若不然,不好收场。”

汪通此刻已经将“秦老弟”的称呼,改作了“秦兄”。显然是对于莫小川的手段,他也有些心底生寒了。

“哦?”莫小川一脸疑惑,道:“既然是偏将的舅舅,为何我们不怕他?既然不怕他了,为何又怕不好收场?”

汪通被莫小川如此一问,却是面色有些憋红,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莫小川还是不松口,一脸无辜的模样,好似什么都不懂,甚至表情还有些天真。不过,汪通早已经看了出来,莫小川绝对是有背景的,不然也不敢这般殴打一个与自己同级别的都尉。而且,他现在也看了出来,莫小川的心机很深。

绝对不是自己之前认为的那种年轻小子。现在看来,若是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