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 柳家的姑娘

禁军的情绪,在无形之中被调动着。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球,朝堂之上的讨论,也在继续,只是,被讨论的莫小川,此刻却带着柳卿柔在上京的街道上闲逛。

“你真的要去吗?”柳卿柔面带犹豫之色问道。

莫小川点了点头,道:“去吧。”

“可是……”柳卿柔说了半句,便闭上了口。她知道,莫小川是个聪明人,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明白。现在,柳府上下,对莫小川的态度并不全部一样。虽说柳卿柔与莫小川的关系非比一般但是,柳穗珠府上,却是极为仇恨莫小川的。

尤其是柳穗珠的夫人,恨不得生吞了莫小川。现在,莫小川主动要求去柳穗珠的府上去看柳惠儿,这让柳卿柔多少有些担心。

莫小川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听到她如此说,只是笑了笑,道:“我们只是去看看惠儿姑娘,有你在,应该没有人阻拦吧,也不会引起什么麻烦。看她没事的话,我们便走了。”

柳卿柔想了想,轻轻点点头,既然莫小川坚持,那也只能如此了。以前,莫小川问起柳惠儿之事的时候,她也只是随意一说,却没想到,莫小川会真的去看她。现在带着莫小川前去,心里却是有些忐忑不安了。

主要,她还不知道,柳惠儿会怎么看莫小川。

虽然柳穗珠的死,不是莫小川造成的。可却与莫小川脱不了干系,而且,柳穗珠当初与莫小川便有仇怨,现在这种情况,她倒是不建议莫小川前去,可明显是拦不住的,也只能是心中微叹,不再阻拦了。

柳穗珠的府上,现在冷清的很。以前柳穗珠在的时候,尽管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官,但是,身后有柳承启这棵大树,登门摆放的高官也是不少。

人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但柳穗珠府上,却是个例外。现在柳穗珠不在了,也是因为柳承启这棵大树,一般人是不敢登门拜访的,便是当初与柳穗珠交情不错的人,也为了避嫌,而不过来了。

因此,使得柳穗珠的这座宅子,都快被人遗忘了。

柳承启也一直没有来过,好似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孙女一般。很多人都在猜测柳承启为什么没有来看看,却无人敢问出来。现在,唯一常来这里的,便只有柳卿柔一人。

以前,柳穗珠的府门前还有护卫守着,现在到来,这里却一个人都没有,大门紧闭着。与当初莫小川在这里和十二影卫交手的时候,已经截然不同。

柳卿柔站在门前,回头看了莫小川一眼。莫小川微微点头,她便上前叩门。

里面,一个家丁探出头来,看到柳卿柔,忙道:“三小姐请……呃!”话只说了一半,便发现了柳卿柔身后站着的莫小川,这个家丁,当初是见过莫小川的。现在看到莫小川过来,不禁面色大变,似乎十分惧怕。

这也难怪,当初柳穗珠在的时候,莫小川来大闹一场,也未将莫小川怎样。现在柳穗珠已经不在,府上与以前根本就没法比,若不是有柳承启的名,怕是麻烦会不断。而莫小川现在却是如日中天,虽说之前刚刚受到惩罚,罚去十几万两的银子,还有俸禄。可是,这并未让莫小川的名声堕下,反倒是让很多人都对莫小川惧怕不已。

的确,敢在刑部衙门将刑部侍郎当场斩杀,这也太过骇人听闻。

尽管莫小川被罚去的是一笔巨款,即便是莫小川的财力,也是要心疼的。有些人或许会觉得,十几万两买一条命,实在是太亏了。但是,却没有人愿意用自己的脑袋去换这十几万两银子。

这家丁自然也是听闻过这些传闻的。看到莫小川前来,还以为,莫小川是来算旧账的,后退了几步,便扯开嗓子喊道:“莫小川来了……”

只是,他的声音却并不是很高,或许是因为惊吓过度,刚一开口,便破了音,都未让人听清楚他在喊什么,便如是一只被捏住了脖子的公鸡在叫一般。

柳卿柔见到如此情景,都是被他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这才反应过来,正要上前解释,却感觉身旁像是刮过了一阵风,她扭过头看去,却见莫小川已经不在她的背后,急忙四下张望的同时,耳旁传来“噗通!”一声轻响。顺声望去,那家丁已经倒在了地上,而莫小川正站在家丁的身旁。

她张了张口,一张清秀的俊面上挂着惊慌之色,忙跑了进来,道:“这……”

“没事,他只是晕了,过一会儿便好。”莫小川说着,摇头苦笑:“要是让他乱喊乱叫的话,怕是会扰的府上完全乱套。暂时让他睡一会儿吧。”

柳卿柔顿了一顿,略微放心,看了一眼家丁,也是无奈,道:“看来,你的凶名远播了,都将人吓成了这样。”

莫小川摊了摊手,不做解释。事实上,在柳卿柔面前他也用不着解释,这个温柔的女子,能够说出这般话来,已经很让人以为了,不可能再多说什么。

柳卿柔前面带路,这一次,她倒是学乖了许多,看到下人,便提前解释说带个朋友来看看柳惠儿。不过,之后遇到的人,似乎并不识得莫小川,只是疑惑地行礼点头,似乎在奇怪,为什么三小姐会和自己这等身份的人,解释这么多。

两人来到柳惠儿的住处,柳卿柔上前直接推开了屋门,走了进去,一边行,一边道:“现在惠儿喜欢独处,很少与人说话了。”

莫小川跟在她的身旁,只是点了点头。

两人进入里屋,不禁便是一愣,只见柳惠儿上身只穿着一件肚兜,下身却是一条亵裤,顺着屋门被推开的声音望了过来,而在她的面前,是一梳妆台,台上挂着一块椭圆形的铜镜,铜镜上面,却用胭脂写着三个字“莫小川”。

柳卿柔盯着那铜镜,很是诧异。而莫小川却与柳惠儿对视着,柳惠儿一脸意外之色,正要起身上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张脸陡然通红,对着莫小川高声喊道:“出去!”

不用她说,莫小川便已经转身走出了内屋,大手一挥,将屋门也带了上去。

柳卿柔回头看了一眼,迈步来到了柳惠儿的身旁,道:“莫公子是专程来看你的,你还在怪他吗?”显然,通过柳惠儿方才的那声惊叫,柳卿柔误会了柳惠儿,觉得柳惠儿写在铜镜上的名字,是在书写仇人,心中恨极。见柳惠儿没有理会她,只是忙着跑到床边穿衣服,便又说道:“其实,兄长的死,怪不得他的……”

“小姑,你先不要说了。帮我把……算了,我自己来。”说着,柳惠儿提着衣服便跑到了梳妆台旁,将上面的胭脂擦去,随后,快速地穿好了衣服,面色尤自带着红潮,道:“好了,小姑,你让他进来吧。”

柳卿柔一脸诧异,难道自己的话,便这么管用?还没说完,就化解了这么深刻的仇恨?她疑惑地瞅了瞅柳惠儿,恍然大悟,这丫头该不会是……

想到此处,她忍不住蹙了蹙眉头,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推开了屋门,道:“进来吧。”

莫小川轻咳了一声,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