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七章 不用死了

海中飘零五日后,莫小川和龙英坐在船头,莫小川整张脸异常难看,这几日,两人再没有说过一句话。龙英不主动提言,莫小川也不去打扰她。

莫小川坐在船尾,龙英坐在船头。

除了方便的时候给对方一个讯息,让对方回避之外,基本上连招呼都不打。

这一日,天空碧蓝,映得整个海面也是碧蓝之色,天与海连接到了一处,让人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无穷大的空间之中,似乎,一切都没有尽头,显得是那么的孤独和无助。

龙英在这几日,试图寻找着仙岛山所在之处,只是,算一算时间,原本计划的行程,早已经过去了。却一直都没有看到半点仙岛山的影子,她的心中,也有些绝望了,在这种没有任何可辨识之点的地方,即便知道了方向,想要找到仙岛山,也无疑是痴人说梦。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偏离到了哪里,比如,原先是朝着东南方向直行,便可到达仙岛山,但是,现在如果船身已经偏离出很远,已经到了仙岛山的正北方,按照这样的情况,便该转向朝着南面而行才对,但若还要按照原先朝着东南方向而去,必然是越来越偏离了。

龙英和莫小川都明白这一点,只可惜虽然知晓,但是,到现在他们最头疼的也是这一点,弄不清楚,自己所处的方位,才是最为让人难受的。

龙英今日,依旧坐在船头,莫小川给她的三坛子黄酒,已经剩下不多了。若是今日还没有结果的话,他们两人,也不知能够再坚持多久。就在龙英一筹莫展的时候,船尾却发来一声闷响,龙英扭头过去,只见莫小川倒在了船板之上,手中的酒壶跌落在那里,却不知怎么了。

她眉头微微一沉,犹豫了一下,没有动身,等了一会儿,却见莫小川依旧没有反应,这才起身朝着船尾行去,来到船尾,却见莫小川面色发白,嘴唇已经干裂的厉害,这是严重的缺水表现。

龙英心中一惊,急忙扶起了他,低头拿起掉落在身旁的酒壶,放到鼻子前嗅了嗅,里面传出浓烈的酒味,这居然是烈酒。

龙英面上有些复杂,不明白,莫小川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还要饮烈酒。突然,她好似想到了什么,急忙朝着船头跑去,揭开船板,里面一坛坛的酒显露了出来,全部都没有盖封泥,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些酒都是如清水一般,清澈见底,根本就没有一坛是黄酒。

龙英的面上露出了复杂之色,她这才想起莫小川当日调笑的话。

“只给你三坛子,省着点用,喝完了,我就不给了。其他的都是我的……”

当时,听到这句话,龙英只当是莫小川在开玩笑,亦或者在生死之间,才表现出了自己保命的做法。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黄酒只有三坛子,其他的,全部都是烈酒,莫小川竟然将三坛子黄酒都给了他,自己一直都在饮烈酒维持。

难怪他会出现现在这种缺水的症状。

龙英心中焦急起来,对莫小川的怨恨,似乎顷刻间完全都消失了。急忙提着自己喝剩的少半坛子黄酒过来,捏开莫小川的嘴,灌了进去。

莫小川的身体很是虚弱,此刻昏迷之下,根本就饮不下去东西。不过,龙英是内家的高手,又精通医术,想要让一个昏迷之中大开喉咙却是有很多种方法,不一会儿,半坛子黄酒尽数灌到了莫小川的口中。

这种黄酒,酒精含量很低,而且,龙英也一直都没有盖封泥,加上这几日的挥发,已经能够当做饮水来用了。

看着莫小川将黄酒尽数地饮下,龙英这才放下心来。抚摸着莫小川的面颊,竟是心疼的厉害,她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将莫小川救过来,虽然,她精通医术,可是,在这种条件之下,能帮到莫小川,却是极少。

一滴泪珠落在了莫小川的脸上之后,她这才发现,看着莫小川这副模样,自己居然会心疼的哭泣。直到这一刻,龙英才明白了莫小川在她心中的分量。

虽然,前些日子一直都生着闷气,不去理会莫小川。可是,心中却明白,他一直都在身旁,只要有他在,她的心,便似乎是安定的。此刻,莫小川成了这副模样,已然有了性命之忧,她这才感觉到,原来,自己已经不能没有他了。

龙英没有去拭擦眼泪,只是用手抚摸着莫小川的脸,用自己的身体替他遮挡着阳光,心里也不知是怎样的滋味。

随着时间流失,莫小川渐渐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龙英正抱着自己,嗓子里虽然还略微干渴,却已经好受多了,又看了看一旁的酒坛子,顿时明白了过来。

“唉!”他轻叹了一声。

龙英的身子猛地一颤,扶着他,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还难受吗?”

莫小川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勉强一笑,道:“感觉好多了。只是,这黄酒的劲,还是太小了一些,不够味……”

龙英本来,已经不再哭泣,此刻,听着莫小川如此说,眼泪忍不住又涌了出来,伸手抹了一把眼泪,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玩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那黄酒,只有三坛?”

莫小川摇了摇头,苦笑,道:“说了,又能怎样?只有三坛子而已,我们两个人,怕是连三天都坚持不过。如果这样,还不如留给你,至少你能多坚持几日。再说,我爱饮得,是烈酒!”

龙英紧咬着嘴唇,不再说什么,此刻,看着莫小川,她再也生不起气来了。他要去的,只是自己的身子,却用命来还自己。自己还能说什么呢?她的心里,本来就有莫小川,现在,莫小川又如此待她。她已经再也没有了半点怨恨,更没有半丝后悔了。

她抱起了莫小川的头,俯下身去,在莫小川的唇上轻轻一吻,道:“要死,便死在一起吧。你若是死了,我一个人该多孤独……”

莫小川挣扎着坐了起来,身上抚摸了一下她的面颊,道:“反正,剩下的你已经给我喝了。再多说无益,罢了……只不过,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聪明的丫头,却不想,也是一个笨姑娘。”

龙英怔了怔,道:“笨就笨点吧……”

海风轻轻地吹拂着,莫小川的头发没有束起,一头长发随风飘动,胡子也长出来一些,多出几分沧桑之感来。过了半日,他的身体,已经基本无碍了。

仰头躺在船板之上,龙英侧身睡在他的身旁。

扭过头,望向龙英,莫小川突然问出一句:“你之前,是不是以为我要死了?”

龙英想了想,轻轻点了点头。

“唉,果然是个笨姑娘,我可是圣道高手,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其实啊,我那是用真气将整个身体的机能压制,让心跳减速,让新陈代谢减缓,如此,可以更好的控制水分流失而已……”

莫小川的话,落在龙英的耳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