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没忍住

柳敬亭从那民居中跑了出去,脚下踏着积雪融化后又被冻结起来的薄冰,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他捂着肚子,整个人都虚弱了几分,这几日来,他连一刻空闲都没有,每一次,还没落稳脚跟,便会被人堵上,他都忘记,这是第几次了。

若是他的身子完好无损的话,还没有什么,但身负重伤的他,却连着几日,连片刻的休息都不能,而且,还连着与人交手,这般下来,已经让他有些支持不住了。

柳敬亭额头细密的汗珠滴落着,单手撑着墙面,手臂都有些颤抖,他抬起头来,望着前方的街道,煞白的脸上,露出了一股决绝之色,猛地一咬牙,脚下陡然加快了速度,朝着王府的方向而去了。

就在柳敬亭离开不久,追着他的那些人,便出现在了他先前站立的地方。

“他终于忍不住了。”其中一人说道。

其他几人虽然没有说话,但面上却表现出了一种认同的神态,随后,朝着柳敬亭离开的方向,悄然地跟了上去。

柳敬亭根本不知晓,在他的身上的伤口中,早已经被人留下了特殊的药物,他的行踪,在这些人的眼中,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此时的王府之中,叶辛正与柳卿柔在屋中说着话。

看着柳卿柔修好的一块鸳鸯戏水图,叶辛眼中露出了羡慕之色,道:“姐姐,我一直以为,你只有才学出众,经商厉害,却没想到,连女红,都做的这般好。”

听到叶辛的夸赞,柳卿柔轻声说道:“这些都是一些闲来无事所做之物罢了,我倒是十分羡慕辛儿妹妹武功高强,若是遇到事,你也能帮上夫君的忙,我的话,便什么事都做不了了。”

叶辛苦笑摇头,道:“我这点微末功夫,又能帮上什么忙,夫君他如今,手下像我这样的人,并不缺少。”

两人说着话,司徒玉儿也走了进来,笑着道:“两位姐姐怎么都没有睡?”

“我在看柳姐姐做女红,想学一学,玉儿妹妹,你怎么也没有睡呢?”叶辛看到司徒玉儿,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平日间,她们三人相处的是极好的。

司徒玉儿如今,俨然已经成了王府真正的操持之人,柳卿柔的温柔性格,和她们两人以前的交情,使得这些都十分和睦,至于叶辛,他本身出身在皇室家族之中,身份高贵,但国破家亡,如今留在莫小川的身边,她已经是无欲无求,也不喜与人争斗,这一点,正好合了柳卿柔的脾气,再加上,她也是一个柔弱性子的女子,因此,这两年相处下来,已经是亲若姐妹一般。

柳卿柔这个时候,看着司徒玉儿,道:“宁儿睡了吧?”

“都不知道她,这孩子,现在总是喜欢跟在莞儿的身边,都快忘记我这个做娘的了。”司徒玉儿摇头说道。

柳卿柔这个时候,笑了起来:“我看呐,你是故意支走宁儿,然后,再劝我们睡下,想等着夫君回来了好直接去你的房中吧?”

“柳姐姐,你胡说什么,我哪里会有这种心思,我看呐,应该是你这样想的,所以,才这样说我吧。这要以己度人……”司徒玉儿毫不相让。

当时叶辛不参与她们的斗嘴,只在一旁抿嘴笑着,虽然,柳卿柔现在面对莫小川,有的时候,还会脸红,可是,在这两人面前,她却是很放的开,平日间开起玩笑来,比这严重一些的,都会有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