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难缠的对手

这守将,名叫洪大寿,莫小川以前也是认识的,两人也见过几次面,知道这家伙是条硬汉,虽说,欠缺成为名将的天赋,战略眼光不足,可一直兢兢业业,也是一员沉稳的大将,却没想到,这才刚见面,他倒是先哭了起来。

林风在一旁也是轻轻摇头,面上的神情,并不怎么好看。莫小川瞅了他一眼,似乎回过味来,这洪大寿应该不是怕自己被责罚,而是在为那些死去的将士痛哭吧。这也难怪,在这种情况下,换了是谁,心中也不好受,毕竟,跟在自己身边的兄弟们,一个个倒下,如今所剩无几,着实不是滋味。

不过,即便莫小川也有些同情洪大寿,可毕竟这一次,他难逃罪责,若是完全不责罚他,也有些说不过去,当即,莫小川淡淡地说了一句:“洪大寿,你也是为将之人,怎可轻易啼哭,还不给朕直起腰来。”

洪大寿的身子一怔,急忙跪直了身子,望向莫小川,强忍住了心中的悲痛,恭声说道:“陛下教训的是,是臣失态了,此次都是臣疏忽大意,才丢了定州,还损失许多将士,臣自知罪责难逃,只求皇上严惩。”

“你也莫要将一切都揽到自己的身上,这件事,朕已经查明,是你的罪责,逃不过,不是你的,你也休要替他人担起。”莫小川说罢,又朝林风看了一眼。

林风微微点头,高声喊道:“将赵一凡带上来。”

随着林风的话音落下,赵一凡被人带了上来,不过,他并未被捆绑,来到大厅之内,赵一凡在洪大寿的身旁错开一个身位的距离跪了下来,行礼说道:“罪将叩见皇上。”

莫小川看着赵一凡面色有些复杂,对于赵一凡,他可为是着力培养,在与李少白一战的时候,赵一凡由一名总旗直接提拔成了偏将,这等晋升速度,让许多人都位置羡慕不已,而赵一凡当时也没有让莫小川失望,虽然最终未能挡住李少白,却也给了李少白重创,为莫小川下一步计划做到了完美的铺垫。

因此,莫小川一直很看好他,知道洪大寿这个人的缺点,因此,守定州的时候,便将赵一凡也调了过去,作为洪大寿的副将,以拟补洪大寿的不足,但是,如今看来,赵一凡却并未在这方面做出什么贡献来,李义山的突袭,还是势如破竹一般,将定州拿下,最后,若不是自己的来的快,怕是保县也会失守。

“赵一凡,朕当时让你去定州,其中的意思,你可领会?”莫小川望着赵一凡,轻声问了一句。

赵一凡不敢去看莫小川,低着头,高声回到:“臣明白,是臣无能,让皇上失望了,臣甘愿领罪。”

“皇上,这不管赵将军的事,都是罪臣太过莽撞行事,未能听从赵将军的劝告,这才让李义山有机可乘,一切罪责都在臣的身上,与赵将军无关。”洪大寿突然开口,却替赵一凡脱起了罪来。

而赵一凡的脸上,却露出诧异之色,好似完全没想到洪大寿会这样说,其实,这也难怪,洪大寿为人有些迂腐,认定的事,轻易不会改变,而赵一凡却是莫小川培养起来的年轻将领,两人在一起,性格并不和睦,也多有分歧,但洪大寿虽然也是被莫小川提拔做了定州的守将,可他的晋升之路,就要平缓的多了,是一步一个脚印爬起来的,在军中的威望,自然不是赵一凡能比,更何况,定州这边有多是洪大寿的旧部,因此,洪大寿也没少给赵一凡穿小鞋,两人的关系很不和睦,以前,赵一凡还以为洪大寿是个小人,但是,随着李义山的步步逼近,军情紧急之下,洪大寿却在这种时候十分维护他,危险的认为,都是亲自披甲上阵,并未在这方面为难他,这让赵一凡对洪大寿的感官好了许多。

如今,看到洪大寿居然将罪责全部自己承担,反而为他脱罪,赵一凡心中对洪大寿的那一丝怨念也就抛开了,洪大寿这个人,应该只是性格上的缺陷,并非是一个势利小人,当即,他高声说道:“皇上,身为洪将军的副将,臣未能劝住,事后又为坚持,本身便是臣的责任,与洪将军无关,还请皇上责罚。”

这两个人的认罪态度倒是十分的好,这让莫小川也有些意外。不过,看着两人并未像一些常见之人,到了关键时刻,彼此推卸责任,反而是相互担当,让莫小川也略感欣慰。但是,他脸上的神色,依旧不怎么好看,轻哼了一声,道:“好了,这件事朕已经查明,也不是你们一面之词可以左右。”

两人听莫小川如此一说,都低头不语了。

“此次,洪大寿太过刚愎自用,轻慢对待,以至于让李义山有机可乘,不过,念你在事后全力抵抗,虽兵力不济,却依旧坚持到了援军到来,朕可以从轻发落。官降两级,领参将,在朕帐下听用,以观后效。”莫小川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后,挥了挥手。

林风笑嘻嘻地朝着洪大寿走了过去,亲自给他松绑,道:“洪将军,林风平日间,对你也十分的敬重,皇上爱惜,这次也算是有惊无险,以后你我便要在皇上麾下共事,多亲近亲近……”

洪大寿吓了一跳,林风这话说的虽然也不算太过逾越,但是,当着莫小川的面,便和自己拉关系,这如果放在别人那边,是绝对不敢如此说的。不过,想到林风从最开始就跟在莫小川的身边,乃是当之无愧的近臣,他也就释然了,当即点头,道:“多谢林将军,末将荣幸之至,只是,罪将之身,怕是不敢高攀。”

听到洪大寿拒绝,林风也没有在意,他倒是并没想过,要真的和洪大寿走的多近,方才的话,多半也是客套之言,随即,笑了笑,微微点头,便站到了一旁。

“赵一凡,朕这次对你很失望……”莫小川又望向了赵一凡,缓声说了一句,轻轻摇头。

赵一凡低下头,脸上露出惭愧的神色。

看着半年前才被调往定州,被任命为副将的赵一凡,莫小川也是忍不住轻叹,这小子是个人才,有成为名将的潜质,或许他的路走的太顺了一些,有的时候,做事不懂得变通。要知道,即便是为将,也不是说你能打仗就行,就如同这次,如果,他能够更好的处理他与洪大寿之间的关系,结果可能就与现在大为不同了,看来,也是时候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