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流贼将至

觉远微微点头,突问道:“你练过武?”

李重九言道:“打下过一点根底。”

“杀过人?”

李重九点点头,坦然言道:“我乃山贼出身,杀过几个官兵。”觉远露出一丝笑意,言道:“很好,你没有瞒我,你这一路风尘仆仆之色,虽是衣上虽是整洁,但却掩不了其中几分血腥味。”

李重九看了自己身上衣物一言,笑道:“我这身兽衣乃于猎户所易,也可能沾染是兽血。”

觉远将手一摆,言道:“兽血与人血气味决然不同,只不过你不知罢了。”

李重九当下有几分惊讶,这觉远都要八十岁几了,仍是耳聪目明,实在是难得。

说到这里,觉远坐回原位之上,缓缓开口言道:“既你如此坦诚,又千里而来,我就不好拂你面子,病人不在眼前,说一说病症吧,也不知道我如此老迈,当年的医术还记得多少。”

李重九点点头,当下将薛神医亲手所书李虎的病症,从怀里取出,递给老头陀。

那老头陀接过这‘病历’之后,仔细看起。

李重九关切地看着这觉远的神色。只见这觉远对着这病历,熟视良久,眉头乍而皱起乍而舒展,倒是令李重九颇有几分提心。

不过许久这老头陀,才看向李重九,言道:“我那徒孙也算是名医了,但仍治不好你爹的病,实话说此病难啊。”

李重九闻言,点了点头言道:“若是头陀亦没有办法,这当世之上就再也无人医治得我的父亲了。也罢。”

这老头陀见李重九话语之中,并不甚感伤,不由诧异,笑着问道:“那你千里而来,寻访无果,岂非徒劳无功。”

李重九摇摇头,言道:“怎会是徒劳无功,生死有命,不能强求,我只是尽一份人子之心意。”

老头陀赞许地点点头,言道:“正是,正是,不过我并未说你爹的病无救,只是难办了一些。”

“给我几日斟酌一下药方,你先不忙离去,暂且在山下住下,待药方写就,你速速拿去救你爹吧。”

李重九当下大喜拜下,言道:“多谢头陀相救,大恩铭记在心。”

觉远裂嘴哈哈一笑,言道:“不要谢我,要谢也需谢你自己之孝心,而今如你这般能尽孝道的人,已是不多了。能帮就要帮之,快起来吧,男儿膝下有黄金。”

见有觉远这句话,李重九当下放下心事,从少室山下山。

在后世少林寺似乃是武学圣地,不过亲到了一趟,李重九饶有兴趣,一路观察。

只是一路所见的僧人皆是平平,与一般寺庙之中所见没有不同,没有一座座坑坑洼洼的练武场;没有拿着棍棒习武之僧人,也没有挑着两大桶水,上下健步如飞的僧众。而寺庙内,几名弓着身子拿着扫帚,一丝不苟扫地的僧人,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老僧,李重九更是对之肃然起敬,不敢有一丝怠慢。

相送自己的小沙弥,在一旁噗哧而笑,言道:“这位居士,为何走路如此小心?”

李重九笑了笑,当下发问言道:“请恕冒昧,不知道贵寺藏经阁在哪?”

那小沙弥一愕,言道:“敝寺并无藏经阁。”

李重九一愣,当下又问道:“无藏经阁,难道贵寺之中佛经典籍,都无搁置之处么?”

小沙弥天真烂漫地一笑,言道:“这位居士,佛经典籍不过是几本书罢了,敝寺上下亦不过百本,各位师叔师兄都是随身携之,何必找个阁楼安置。”

李重九当下哗然,又问道:“那么贵寺高僧都没有著书立作吗?譬如达摩祖师……”

说到这里李重九一愕,他突然想到达摩有言过,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文字,教外别传。这也是禅宗之意,所求就是不立文字,开示顿悟。

“嗯,没有藏经阁,那么达摩院总有吧!”

“嗯,没关系,罗汉堂?”

“好吧,般若堂就更没有了吧,果真如此。”

李重九不由哈哈一笑,心道果然是武侠小说害死人。

但是李重九随即又想到,不过十三棍僧的故事,却应该是真的,只是此寺上下却丝毫不见习武之风,那棍僧又从何而来。

陡然之间李重九,不知为何脑间掠过了觉远头陀的影子,这位老头陀似乎倒有几分门道,但是对方年事已高,就算是会武,必然也不能再如何了。

想到这里,李重九已一路出了山门。

少室山之下,有寺僧与雇来佃户,混种了几百亩菜田,在这里聚成了一个小村落。

李重九在菜田外一座破落寺庙住下。这破落寺庙,乃是当年少林寺初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