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二章 为华夏威服狄夷

辽东冬季苦寒,夏为泥泽,地势多丘陵山地,山川切割,不似中原有大泽,广袤平原。所以筑城多于山上。高**立国于山上,高句丽因而兴起。一般辽东所建立山城,一般皆选择于山势险峻,平原江河水陆之要冲。

而盖牟城(注一)正是这样的一座山城,将整个山丘都包纳进去。盖牟城三面背山,而面前则是梁水支流,从山下到城门有三道拦马墙,中间分布鹿角壕沟,山城的城墙不同于中原的黄土夯筑的土城,皆是由以楔形石料,条石交错而筑,城上修筑有马面墙。城头上手持銎尖铁矛,头戴牛角铁兜,披着铠甲的高句丽士卒,隔着雨雾,冷然打量着山下的草原骑兵。

整个盖牟城的地势,西高东低,呈一个簸箕状,雨水汇成,如溪流般从城墙的涵洞向下排泄,洗刷在拦马墙下高句丽,苍头军阵亡将士的尸体上,血水混着雨水缓缓而下。

大雨滂沱,战马一哆嗦,将身上的雨水甩开,泥水溅得众人好似泥猴一般。雨水顺着盔沿滑落,耳边则是一片哗哗的水响,李重九注视着城头,似要从其中看出几分破绽。

杨林甫穿着蓑衣而来,上前对李重九言道:“太守,这雨下得急,还是先避一避吧!”

李重九扬起马鞭指着城头,对杨林甫问道:“林甫,我若要拔此盖牟城如何?”

杨林甫听了脸色一变,急忙言道:“这盖牟城,乃是郡城,有敌酋处闾驻守,处闾相当于我大隋一郡太守。驻兵最少三千之众以上,又何况入城敌军又在五千之数,如此城中即有近万敌军,而山城坚固足以固守,攻取此城,难于柳城百倍。太守眼下已救回百姓,我们不必再此城下损兵折将,立即返回辽水就是!”

杨林甫的意思,是让李重九不必攻下此盖牟城,立即退兵返回。听了杨林甫的话,一旁的王马汉,亦是言道:“小九啊,杨太守说的有道理,柳城才七百守军,我们弟兄们都几乎崩坏了牙才啃下。而这高句丽城,全城都是石头,吃也不能吃,啃也啃不下。算了,该救了也救了,损失个几万粮草也没什么,回去吧。”

李重九听王马汉,杨林甫之言,摇了摇头,坚定地言道:“不必说了,我已决定攻城,为通定镇惨死的将士报仇,我要为华夏威服狄夷,让这不敢正视我苍头军,从此不再踏足辽水一步。”

“太守!太守!”王马汉,杨林甫都是色变。

李重九沉声言道:“我自有办法攻下此城,你等造作就是。”

当下李重九斩钉截铁地,言道,“传令下去,令额托,英贺弗,王马汉,突地稽你们率各自骑兵入山谷,扫荡一切高句丽村庄!”四人听到李重九将令之后,当下应诺而行。

“传令让六千步卒加快行军,立即赶至城下,准备参与攻城。”

见李重九其意已坚,杨林甫也不信,李重九究竟有什么办法,能以万余之军攻下此盖牟城。高句丽人善于守城是有名的,而且辽东本身就多是石城,山城,比之中原在平原上所筑的夯土城池,防御上要更胜数筹。隋军第二度征辽,攻打辽东城,杨广以三十万大军于辽东城攻城一个半月,伤亡惨重仍是不下。

后世谓武功之盛无人可及的李世民,征讨高句丽时,也是在安市城下受挫,不得不退兵。

杨林甫坐在地上,颓然仰头望天,想起自己这官场数十年浮沉,不由苦笑。当初征辽时,他虽是中年却意气奋发,大有建功立业之志,于仲文帐下参赞军机。后半途患病,没有随谋主于仲文,于三十大军一并东征平壤。

军粮不足,后勤辗转艰难,隋军连战连捷,军士却人人皆有饥色,待大军已抵至平壤不足三十里,敌军大将乙支文德诈降言若是返军,则将高元送往东都朝见杨广。但当隋军回师时,乙支文德却在萨水骤袭隋军后卫……

杨林甫当时身在病中,听闻三十万人最后自有两千七百人返回后,忍不住仰天大嚎,几乎泣血,因为他的三个儿子,当时也在军中。师败之后于他有知遇之恩的于仲文,被朝廷众臣们指责为征辽之败的替罪羊后,气病而死。杨广二度征辽时,杨林甫本以为可矢志复仇,没想到杨玄感谋反,半途而废。第三度征辽,又因为各地民乱,不得不取消。

杨林甫遂心灰意懒,但天子念其操劳,又拔他为辽西郡作一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