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全面动员

在处罗,赵德言眼底,十几万契丹,奚族联军,这就是草原之上掀起的狂飙,除了突厥之外,没有任何一个部族可以抵挡得。

故而此举附和突厥,一贯离强合弱的方针,对于任何威胁于自己的势力,都必须予以铲除。

表面看来李重九的怀荒镇是很危险,收拢各部族隐隐威胁到突厥,但同样的契丹八部在突厥人眼底,其忌惮之意丝毫不在怀荒镇之下。当年突厥沙钵略可汗遣吐屯潘垤,前往契丹统领。结果契丹人杀了潘垤。

所以让二虎相争,无论是哪一方赢了,对于突厥而言都有好处,处罗也可乘此机会,进一步加强他可汗之权力。

想到这里,处罗看向广袤的草原,赵德言当初对他说过,要当突厥人的汉武大帝,他清楚的记得。

同时室得奚族汗庭,木兰大草原,正是暴雨如柱。

一场罕见的大雨,倾盖在草原之上。暮归的牧民们,将自家牛羊都安顿好后,就回到自家温暖帐篷中吃自家的饭食。

柯木伦与至交乞阿术,二人正相对坐在毡帐之内,相对喝酒。

一叠叠厚厚的馕饼,一大盘烧至半熟仍自滴血,十分鲜嫩的羊肉,还有一大碗奶疙瘩和奶豆腐,就是一顿草原牧民最好的吃食了。

当然再好的吃食却不能无酒,柯木伦捧着一小坛子酒瓮,将最后一些酒倒在自己与乞阿术碗里。

“来,干!”柯木伦豪饮而尽,酒下肚之后。顿时豪气而生。

至于乞阿术则是看了碗里的酒,笑道:“听说你上一次攻打柳城时。所有的赏赐就去便宜了乌塔黑这头白眼狼,换了这两坛怀荒酒么?要知道。当初可汗可是赏赐你十头羊,一头牛,还有五匹绢。”

柯木伦咧嘴一笑,言道:“没有值不值,只有痛快不痛快。你若是不喝,我代你喝了吧。”

见柯木伦手伸过来,乞阿术连忙将手里的碗夺回喝得干尽,嘿嘿地笑着道:“你晚了一步。”

柯木伦顿时没什么好气。

乞阿术笑容一敛,心知这位好友外看豁达。但心底却未必有那么开心。自从去年征讨柳城回来后,柯木伦即成为了队主,本来他是拿着可汗赏赐之物,准备去迎娶他心爱的姑娘。

但没有想到这位姑娘,没有等到他,直接就听从父母之命,嫁给了一个普通而平实,常年往返塞内漠北的汉人商人为妻。

柯木伦闻之后心灰若死,之后几度御夷镇。可汗点兵出征,他都没去。

到了今年,幢内部民的牧民日子是越过越好,去年冬天牛羊都过活下来大半。今年又下了新崽子,而从各地投奔他们幢内的部落牧民,也是越来越多。

现在一幢之内。从原先一百帐出头,到了现在三百多帐的人口。柯木伦身为队主本要管辖了好几十帐的人。

不过柯木伦却不管事,只是终日骑着自家的好马。带着良弓,到各部中去,与各部好汉,角抵拼酒,打猎吃肉。如此幢主,以及部民对他颇有微词,辛亏身为幢副的乞阿术一直帮他打理,故而帐内的事,这才没出什么大乱子。

乞阿术看了一眼,帐外瓢泼的大雨,言道:“知道吗?这次可汗调兵的金箭已是下来了。”

听到这里,柯木伦随意哦地一声,没多大的反应,而是用刀从羊腿上随意一刀,划了一大片鲜嫩的羊肉或羊筋下来,放进口中大咀嚼。

乞阿术摇了摇头,去年柳城之战后,一年多了柯木伦都是如此,似一头不愿飞翔的苍蝇。

不过这也没什么,部族募兵一贯都是自愿参战,自柳城之战后,怀荒镇点兵并不甚多,都只有五千,最多一万,故而柯木伦没有去,但其他族人却是争相恐后,每一战下来赢得牛羊过百,钱帛上千上万的牧民们,亦是不少。

所以尽管族中第一勇士柯木伦,一直在家懒散着过日子,却也没有有所非议,任谁都知道他心情不太好。

乞阿术看柯木伦的表情,显然又是不愿意去,当下言道:“这一次不同以往,可汗似乎是下了急令,带着金箭的使者,跑得马腿都要断了,听说连山那边的几个小部族都动员了,幢主说了,这一次我们帐要出兵三百骑。”

柯木伦微微一愕,三百骑人数虽是很多,但以目前一幢势力,并非不能出动,但如此等于将族中大部分青壮都调走了。

“有大战?”柯木伦问道。

乞阿术点点头,言道:“契丹奚族三部出动近二十万大军,要攻打汉人的辽西。可汗以金箭传令,让我们奚族可以自备两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