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祸事连连

申城XH区的一个办公园区写字楼内,身体发福挺着将军肚的中年男子拿着一份厚厚的文件走到了某个一脸疲惫的年轻员工面前。

“吴忧,这份文件给我筛查一遍,共享文件夹里有电子稿,下午1点要用,到时候发现一个错别字你这个月的奖金就别想要了。”

吴忧错愕的看着自己的老板:“黄总,我是图形设计,审核文件应该找文件秘书。”

黄有德瞥了他一眼哼唧着说道:“我不知道找文秘?人小李要陪我去接客户吃饭,干事勤快点别老想偷懒。”

吴忧喘了几口粗气,低着头良久没有做声,最后还是认命似得把甩在自己桌上的文件拖了过来。

“一个破画画的还敢跟我拽,当自己是个人物。。。”细碎的嘲讽还隐约从老板办公室方向传来。

公司内的同事有的对他幸灾乐祸,有的表示同情,却没有一个要过来帮忙的。吴忧得罪黄扒皮是公司内尽人皆知的事情,没人想让自己也被惦记上,虽然只是个人老板的小广告公司,但现在经济不景气,工作不好找。

吴忧搓揉着眼睛,昨晚通宵绘制的手稿还没给黄扒皮看过,估计也会被退回来重画吧,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已经11点半了,下午1点能不能审完文件他不知道,但是午饭肯定是别想吃了。

现在广告传媒接的游戏插图之类的外单很多,吴忧擅长画动物素描和幻想漫画,本来在公司勉强还算受器重。

但上个月初,公司新招了一个总经理秘书,叫李丽,是个大学应届毕业生,到公司上班的第三天被老板黄有德留下加班。当天晚上8点吴忧回公司拿遗落的手机,正好撞见自己老板骚扰李丽。

说实话,吴忧那会还真没做什么英雄救美的事,即便心中有想法,但毕竟刚撞见,还在愣神犹豫阶段,而李丽见公司大门开了就更是又羞又怕,直接经过吴忧身边逃跑了,这让老板黄有德恼怒不已。

因为这事,姓黄的就记恨上了吴忧,更让吴忧郁闷的是那个新来的小李最终也没能清高辞职,之后没几天就和姓黄的亲密上了。

正当吴忧看得头晕眼花的时候,舅舅打来了电话。

吴忧的舅舅张国军从小对他极好,近几年只有过年才见几回,平常也是和母亲张金兰联系,很少会直接给他打电话。

电话里,舅舅的声音比较低沉,边上隐约还有自己母亲张金兰的哭腔劝阻,舅舅告诉吴忧,他的父亲吴建国出车祸了,手术刚刚结束,现在正在钱塘市中心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

吴忧的脑袋里轰的一声就炸开了,不敢相信那个从小不苟言笑却为家庭撑起一片天的男人此刻正生命垂危的躺在数百里之外的病房中。

吴忧门都不敲就冲到老板办公室。

“黄总,我要请假回家,我爸出车祸了。”

黄有德就像是没听见一样慢悠悠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抬头望了望吴忧。

“想休息不是不可以,何必乱编理由,你把下周的计划图做完就可以请假嘛。”

吴忧这会也冷静了一点,尽量克制着情绪向自己老板解释:“黄总,我没骗人,而且我记得我的年假还没修,有5天带薪假。”

黄有德不耐烦的挥挥手:“好了好了,别和我提年假,计划图不做完别想休假,而且做完了我还得审,合不合格还不一定呢。”

这一个月多月被姓黄针对得也够了,吴忧再也忍不住,跑到自己位置上把昨天通宵做完的计划图打印版拿起来,然后冲回总经理办公室,狠狠将图册甩到黄有德桌上。

“给你的计划书。”吴忧又拿起黄有德的水杯,猛得将它倒扣在图册纸上,让大半杯水直接糊了整打纸。

“老子不干了!”

吼完这句话,吴忧也不理在身后叫嚣狂吠的黄有德,直接回到座位上拿起手机钱包等贴身重要物品就冲出了贴着申城宏旺传媒字样的公司大门。

下午4点,辗转高铁和出租车的吴忧到了钱塘市中心医院,在问询处询问了父亲所在后终于到了ICU重症监护病房外。

此时病房外已经围了一堆亲戚,正在安慰哭泣的母亲,见到吴忧回来,母亲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只是抓着他的手臂哽咽。

安慰了母亲两句,吴忧就进病房去看自己父亲。

病房里全是监测仪器,吴建国脸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