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来,我见,我征服!!!

晃着头疼的脑袋,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这是那里,入眼是一个装饰豪华的房间,四周的装饰非常的豪华,墙壁上挂着油画,装修风格应该出自名家之手,自己躺的床是一个标准的西式风格的铁艺大床。

自己这是在哪里,自己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难道从悬崖上掉下来自己还能活着,抱着脑袋努力的思考着,自己辛辛苦苦的奋斗在三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完全的退休了,每个月都有十几万左右的收入,在家里完全可以过着舒坦的日子,房子,车子,老婆,孩子,几个贴心的情人,该有的都有了,也算是一个精英成功人士了。

但爱冒险的自己没事就背着包到处的冒险,这次是跟自己的几个好友一起去攀登天坑悬崖,自己的绳索断裂,好友拉住了自己,为了不连累兄弟,自己拿刀割断了链接的绳索,掉下了深不见底的天坑,身体还没有落到地面的时候听着兄弟的呼喊自己就已经昏迷过去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掉下去绝对不可能幸免的,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一股不属于自己本身的记忆涌了上来,“啊..啊..啊”,剧烈的疼痛疼的自己满床打滚,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又晕了过去。

好半天的时间,郭永仁才清醒过来,下来床个,走到了窗户前面,抬手抓住厚厚的窗帘“刷”的一下,拉开了,刺眼的阳光一下就照射进来了。

自己竟然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九七九年的香港,简直不可思议,还好这具肉身也叫郭永仁,名字一样,感谢漫天的神仙,给了自己一个新的人生。

郭永仁,标准的一个富二代,母亲早早的离世了,父亲将自己带大的,父亲叫郭振生,经营着一家小型的股份银行,盛业银行,经过十几年的打拼,目前资产还算是不错,这一次去美国谈判的时候遇到了空难,去世了,今年郭永仁十八岁。

父亲是独子,到来自己这一代也是独苗一根,继承家业什么的,不存在什么纠纷,但也没有什么助力,一起都需要自己亲手打拼。

小小年纪接手了家里的产业,但也止不住走下坡路,银行业务惨淡,亏损连连,从原来的七家分行缩减到目前的三家,勉强维持着,各种的压力压迫下,自己喝酒买醉,一不留神,挂了,便宜了郭永仁。

打开了窗户,外面的清新空气涌了进来,深吸了一口,精神好了不少,脑海里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家产,那个银行虽然破败了,但还是有不少人热心,尤其是银行内部的股东,对郭永仁手里的股份更是热切。

一个不能自己掌握的银行要了有什么用,回忆完毕后,郭永仁笑着摇了摇头,银行内部很多岗位的主管都已经不是他父亲留给他的老人了,都是其他股东的人。

名义上他是董事长,但实际上,完全被架空了,看着外面的大海,“我虽然占据了你的肉身,但我可以给你一个保证,那就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