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久别重逢

请卢书记、焦乡长、崔副书记、牛部长、张副乡长、综治办周主任过来检查指导,请播音员广播通知全乡人民群众,思岗县公安局良庄乡警务室成立了,公布地址和电话号码,今后报警、办理身份证和户籍证明直接来这儿。

结果到了播音员嘴里,绞尽脑汁、辛辛苦苦搞起来的警务室,竟成了乡党委政府今年为民办好事办实事的举措之一。

乡里一分钱经费不出,居然好意思给自己刷声望。

没办法,这是中国特色。

警务室也好,公安特派员也罢,全要在乡党委政府领导下工作,成绩是永远是领导的。张局接受县电视台采访,一样要把县领导扛在前面。

不管怎么样,警务室终于搞起来了。

不会唱京剧,不然可以把《沙家浜》中的选段稍微改一下,抑扬顿挫来一句: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三四个人、两三把枪……

布置完任务,安排好一切。

第二天一早,去建筑站接上会计老严,又踏上“讨债之旅”。

在良庄工作就是良庄乡的干部,不拿乡里工资,不要乡财政给经费,不等于老卢没办法你。包干任务如果完不成,开全乡党员干部大会时老卢会让你站起来,当全乡党员干部面骂你个狗血喷头,让你颜面尽失。

一个公安干警,一旦威信扫地、颜面无存怎么开展工作?

牛部长提醒过,不能不当回事。

况且老卢也不容易,不仅要考虑全乡干部教师及退休人员的工资和医药费,还要想方设法筹集经费搞建设。

比如“普九”,这是中央要求的,不属于集资摊派,只是没考虑到地方有没有这个财力。市里和县里的集资摊派他要么打折扣要么干脆顶回去,中央和省里下达的任务一向不折不扣执行,下定决心要在他退居二线前把几栋教学楼盖起来。

村村通是惠民工程,配套资金要想办法解决。

……

他不是拆东墙补西墙,是算着哪笔钱什么时候能到位,到位之后要花在什么地方。

清欠收回来的钱发十一月和十二月份工资,秋统筹用作建教学楼的第一笔工程款。到春节前日子就好过了,建筑站的工程队全回来,在外面施工的工程款一般春节前结算,留出一百多万解决干部教师到明年夏提留之前的工资,剩下的作为第二笔工程款和修建乡村公路的配套资金。

勉强维持,资金链不能断,一断会出大问题。

虽然没要求155万全要回来,40万也不是一个小数字。

换作以前,真会有压力。

自从做了那个梦,像是多了几十年阅历,许多事在支离破碎的梦境中有片段,帮良庄建筑站讨债的事没梦到的,但有其他人讨债的印象,一些手法可以借鉴。

没什么好担心的,大不了闹闹。

三百多公里,路况不好,开五个多小时,累死人。

去新庵汽车站坐依维柯快客多好,上车睡一觉就到了。关键老卢要求“先礼后兵”,必须穿警服佩手枪带手铐,必须开警车去。

“韩特派,开半天车太累,我在前面公交站牌下车,坐109路去王队长工地,你找个旅馆休息一下,明天早上8点去甲方那儿,我提前去,我在门口等你。“

在良庄,老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走南闯北,去过十几个大城市,但只是去过,大多时间其实住工地。真正有本事的是那些能接工程、能管理一个大工地的项目经理,不是他这种半路出家的财务人员。

他把自己位置摆得很正,就是一跟在后面掏钱买单的,拉开包,沾着口水数出十张大团结,往储物格里一放:“这1000放你这儿,请人帮忙,开房间交定金,花钱地方多了。有发票最好,没发票我回头想办法。”

这会计,哪个领导不喜欢,难怪汪经理那么器重他。

“也行,我呼机号你知道的,128全省漫游,能呼到。明天早上8点,甲方门口见。”出公差,当然是公费,韩博不跟他客气,也没打算帮他乱花。

放他下车,沿中山路往东开,过十几个红绿灯,拐了三次,终于抵达江城大学东校区西门。

十二点多,离上课尚早,嫌食堂饭味道不好,喜欢在外面小摊吃的学弟学妹出双入对。

才过去几个月,感觉似乎离开很久。

眼前的一切让记忆渐渐清晰起来,毕业会上唏嘘一片,嘤嘤或嚎啕的哭声不绝于耳,几十对校园鸳鸯作鸟兽散了,天南海北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再聚。

前程往事,多有唏嘘。

当几年学生会干部,跟晚几届的学弟学妹没少打交道,刚说说笑笑擦肩而过的那几位,在校运动会上合作过,现在却形同陌路。

正扶着方向盘朝校园里的林荫大道张望,有人轻轻敲车门,回头一看,一张精致的脸庞正笑盈盈看着自己。

“等急了吧?”阔别四个多月,猛然见面一阵悸动,急忙推开副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