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后的窘境

崇祯七年一月的天津卫城。

刚刚过完年,天气还很冷,呼啸的寒风刮在大街上,扫得人脸蛋生疼。东城横大街上的行人都穿着棉衣,大多数人的棉衣上都满是补丁,黑不溜秋的,和这座卫城里黑灰色的建筑保持着统一基调。路上很脏,到处是泥垢和马匹的粪便。道路两侧的下水道早已经垃圾堵住,脏水在垃圾旁边结成了冰,冻住了整个下水道。街角和巷尾也堆着垃圾和粪便,幸好此时天气寒冷,否则那气味也足以让走在街上的李植吐出来。

这就是明末。

李植是个穿越者,六天前刚刚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明末的天津卫城。虽然李植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身份,但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时代的一切。

穿越前,李植是个工业设计师。

奇妙的是:李植在二十一世纪叫李植,而穿越到这明末的年头,自己的灵魂占领的这个十八岁的少年人恰恰好也叫李植。占领了少年李植的身体,穿越者李植还获得了这个少年全部的记忆。

但李植穿越后面临的情况,不太好。

披着孝衣,李植走进李植家所在的东城井边坊,感觉马路上的垃圾少了些,街角也没有那些堆积的人畜粪便,显然这是一个较为富裕的街坊,家家都有茅房。但李植还没有缓过气来,就听到街坊们议论声。

靠着马路的住宅都设有店铺门面,那些坐在门面里的妇女伙计看到李植,一个个都议论起来。

“李成这甩手一去,李家怕是完了,如今这呆呆傻傻的李植当家,李家如何过得去?”

“别说了,听说李成临死前看病花了六十两,全是从肖家借的。再过三个月,李家还不出钱,就要拿李家院子抵债了。”

“六十两?花了那么多钱啊!”

“还有利息呢!五分的息!”

“李家那胡椒买卖也不兴旺,如今这呆子李植当家,哪里还得上钱?啧啧,那李家不是完了,难道要流落街头了么?”

“不说了,这么多年街坊了,没想到李家竟是这样收场。”

听到街坊的议论,李植皱了皱眉头,不高兴地停下了脚步,扫视了那些长舌的街坊一眼。不过这个李植的名声是素来呆傻,没有人把他的不快放在眼里,都继续自顾自地议论着。李植见自己的抗议无效,头一低,快步往自己家里走去。

李植家是靠着横大街的一个院子,靠街的门面是一个宽敞的店铺,正是李家的胡椒店。李植的弟弟李兴,一个眉目清秀的十六岁的少年,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破棉袄坐在门店里,百无聊赖的守着两袋南洋运来的胡椒。

货是在那里,顾客却一个都没有。

见到李植回家,李兴只看了一眼,招呼都没有打一个,显然他对这个素来呆呆傻傻的哥哥并不尊敬。

店铺里面是一个两进的院子,门口盖着黑瓦的门楼照壁,院子里一水的青砖铺地,布局颇为讲究,证明着这个家庭曾经的富裕。不过此时院子早已破败,砖瓦都有些残缺,没有了往日的光彩。李家人也顾不得以前的体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