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女红

她是睡到自然醒的,窗子上一片明光,她乘着小轿被送回去。

青荷与青梅也备了热水和同样热腾腾的小米粥,一直在等着她。按着常例,一个多时辰前就该回来了,可是等了又等,热水都凉了又再烧热一回,谢宁这才回来。

青荷脸上一股压抑不住的喜气,赶紧过来扶她进门。

连着两次被宠幸,现在自家才人受宠是已经板上钉钉的事了,青荷昨晚乐得半宿没睡着。

更不要说才人今天这么晚才回来了。可见昨晚才人一定很受宠。而且才人这么晚回来,看起来精神又不好,不用问也知是起晚了。

能够多睡这么长时间,皇上对自家才人真是另眼相看啊。

“才人先梳洗一下,奴婢去把粥热一热。用了粥才人再好生歇一歇?”

这安排很妥当。

谢宁醒来之后也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但到底不是自己的地方不自在,这回青荷准备了温度正适宜的热水,她畅快自在的又洗了一回,换上干净软和的里衣,散着头发坐在榻边喝粥。

粥熬的稠稠的,喝下去感觉又热乎又柔和,把肠胃都熨软了。

青荷正动作轻柔的替她擦头发,听着外头来人,连忙起身出去。

来的是白公公的徒儿阮大良。青荷和青梅不敢怠慢,笑着赶紧迎出来。

阮大良笑的比她俩还亲切还热乎呢。

他师傅点了他来谢才人这儿,这是给他的好处。眼见着谢才人要得势了,先结个善缘比什么都强。要是等人家起来了之后再贴上去,人家也不稀罕了。

“阮公公这时候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不敢不敢,皇上吩咐给才人送东西来。”

青荷跟青梅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喜悦。

这宠幸之后,恩赏也跟着来了。

赏赐的东西谢宁接了之后要遥拜谢恩的,再打赏过阮大良,送走他之后,谢宁才领着青荷一一看皇帝都赏了她什么东西。

四匹缎子,两对金镶宝石步摇,两盒样式精巧的各色银锞子。除了这些传统的例赏之外,还有一套茶具,一本字贴。

皇帝提起赏茶具居然不是顺口一说,还真记住了啊。

谢宁打开那只装茶具的锦盒,里面是一套素天色的茶具。釉色晶莹,那一抹青看起来确实如书上说的“雨过天开云破处”,那样透澈动人。

想到这个是皇帝特意吩咐送来的,感觉拿着就有点烫手了。

青荷心说,这御赐的东西可金贵,瓷器又脆,要是碰坏了可不得了的。她说:“奴婢拿去好生收起来吧。”

“就放着用吧。”

给了就是让她用的,不是为了让她供起来。再说,谁知道赏过这一回,还有没有下一回呢?趁现在年华好,对自己也好一点。

至于字贴,就让谢宁更纠结了。

皇上赏她字贴是什么意思?觉得她字写的难看让她好好练字吗?

接下来的两三天萦香阁那个闹腾啊。

谢宁如果愿意提起笔来写一点后宫日常生活札记之类,那么这一章的回目就可以取做“谢才人喜获荣宠,萦香阁门庭若市”。

没错,真是门庭若市。

来的人比上一回还多,还杂。谢宁现在也不过是个小小才人,谁也得罪不起,让这个进来了总不能把另一个拒之门外,但是让她们进来了,三句话不到就开始打听皇上,让谢宁实在无语。

皇上可和气?皇上爱吃什么?皇上喜欢什么颜色?皇上几时再到后苑来?皇上这皇上那,皇上皇上皇上……

谢宁心里应该觉得她们讨厌的,但是她又不能说出来。

她觉得她们也可怜,但是自己又不是菩萨,没那个本事满足她们的心愿。

问题是,就算她克制忍让,让她们进来了,陪她们说话了,她们也根本就不领情,还觉得她非常奸诈阴毒,因为从她嘴里一句有用的话都没掏出来。

别人看着谢宁很得宠,还陪皇上用过膳,皇上甚至来萦香阁盘恒过半天!可是问她什么她都不答,要么说不知道,要么说不敢妄自揣测上意,总之就是怕别人从她这儿得了消息反夺了她的宠爱。

好不容易把一屋子闹哄哄的人送走,青梅收拾茶盏的时候实在忍不住,把手里的抹布一甩:“这都什么人啊?才人也太好性了,就不该让她们进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