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二 食补

大皇子挑了一只白兔布偶抱在手里,可心思全然没在这个玩意儿上头,还是一直看着二皇子,眼都舍不得眨。

过不多时,玉瑶公主也醒了,由乳母带了过来。她夜里睡的不踏实,午觉歇的大概也不尽兴,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刚一坐下就张开小嘴打了个哈欠。

这情形看得人揪心,晚上睡不踏实,白天又这样恹恹欲睡的,吃药也不见有效。

谢宁在筐里又替她也挑了个玩意儿让她拿着把玩,玉瑶公主还是没什么反应,给她她就拿着,也不看也不玩。

点心送上来让谢宁也有些意外,青梅放下托盘,解释说:“这是方尚宫吩咐的,这一碗是给大皇子的,是温润汤。这碗是给公主的,是养心粥。方尚宫听太医说,小孩子脾胃弱,整天的喝汤药用处也不大,俗话说药补不如食补,还是在日常饮食上多下功夫好。这还有给主子的预备的,主子昨儿不是说想吃甜羹吗?这是百果羹,这个天儿喝起来又甜又润最合适不过了。”

方尚宫十分尽心,大皇子和玉瑶公主随身穿的用的东西挪了来,她亲自带着人安放布置妥当,又特意把大皇子和玉瑶公主这几日太医诊脉的医案和药方都找出来看了,这汤一人一碗全是对症来的。

有方尚宫在,谢宁真是省了不少心了。

药补不如食补这话谢宁也赞同,再说是药三分毒,小小孩子天天一碗一碗往下灌药汤子,这么多年也没见大皇子身体治的好转起来,脸色恁差,干瘦干瘦的,要是食补得宜,先能养的胖一些就好了。

大皇子那碗汤里能看见一点鸭子肉和切的细细的萝卜丝,一点油腥也不见,只有清香,他自己坐在小炕桌旁小口喝汤。玉瑶公主那一碗粥里能看到有莲子和龙眼肉,粳米都熬开了花,粥稠稠的,乳母端着碗一勺一勺的喂她。谢宁这碗百果羹就丰富了,酸酸甜甜的切碎的果仁果粒熬到了火候,丰富的香味儿融合在了一起,那醇厚的味道险些让人把舌头也一起吞下去。

大皇子喝了半碗,看着被抱到了一旁眼睁睁看着他们的二皇子,犹豫了一下,轻声问谢宁:“弟弟是不是也想喝?”

谢宁笑着摇头:“他还小,只能吃奶,这汤他喝不了,你自己喝吧。”

话是这么说,大皇子还是显得有些不自在,似乎抛下弟弟吃独食很有负罪感一样。

用过点心,谢宁抱着一个领着两个又出去散了一回步。经过小书房门前时,大皇子好奇,侧过头张望。

“那是你父皇的书房,偶然会在这里看书写字,处理一些政务。”谢宁想了想,没听说大皇子有没有进学,应该是没有,他身体弱,一年到头不断的生病,好象从来没有人提起让他读书的事。

谢宁问:“大皇子可识字吗?”

大皇子摇摇头,想了一想又说:“我也认识几个字。”

谢宁来了兴致,在亭子边坐下来歇息:“认识哪几个字?”

“我认得我的名字。”大皇子伸手指在石桌写字。

原来大皇子名叫应汿,李应汿。

说起来二皇子还没有名字呢,宫中的惯例是到周岁才取名。民间更晚,若是生了儿子,常在开蒙进学的时候才正经取名。而姑娘就更不讲究了,一个乳名可能叫个很多年,直到成亲后才会改成另一个称呼。

大皇子除了会写名字,另外还会不少字。谢宁在一旁温言鼓励,他也写的起劲儿。谢宁有些好奇的问:“这些是谁教你的?”

“原来黄嬷嬷曾经教过我。”

但现在跟着大皇子到永安宫来的乳母并不姓黄,谢宁记得她应该是姓吴,不知道这位黄嬷嬷现在人在何处了。谢宁也没追问,笑着说:“大皇子真了不起,聪明的很。等弟弟长大些了,你们可以一起读书,你还可以教他写字呢。”

大皇子听了这话又转头去看二皇子,谢宁觉得这孩子看起来有点心事,好象没有刚才那么高兴了。

玉瑶公主呢,还是安静的让人心里不踏实。

晚膳之前方尚宫过来同谢宁商量事情。

“若主子不嫌我这话说的逾了本分,奴婢想晚上照看玉瑶公主。”

谢宁忙说:“方尚宫别这样说,你老成持重,舅母临走时还嘱咐我一定多听听你的话。你既然这样说,必然是有你的道理的。”

方尚宫点点头:“奴婢问过太医了,玉瑶公主这病不严重。他以前还见过一个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