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四 重阳

林夫人噙着笑,打量着站在她面前的方安月。

这姑娘除了稍微有点黑,五官端正,体态匀称,哪哪儿都挑不出毛病。

方安月知道这位是林季云的大嫂,可是她总有一种见未来婆婆的感觉。而站在一旁的林夫人的儿媳妇、林季云的侄儿媳妇,反倒更象她的妯娌。其实论年纪,林夫人比方安月的娘确实也小不了几岁了。她现在打量方安月的眼神也确实跟打量儿媳妇似的。

评估她性情品行如何,判断是不是好生养。

结果林夫人是越看越满意。

要知道以前她可经历过许多次虚惊一场,有一回差点儿吓掉半条命去。

记得第一回的时候是有人来家里来同她说,季云同一个小寡妇私奔了,当时林夫人第一想到要是婆婆听到这话非得活活气死不可,而后又想到,季云行事一向是有些离经叛道的,可他如果真心喜欢上了,那她这个做嫂子的也应该站在他这一边才是。寡妇又怎么了?寡妇没有丈夫,总比和一个有夫之妇私奔了要强多了吧?

当然后来证实这是虚惊一场,其实事情不是这样。是那个小寡妇的婆家扣住她的嫁妆,还想把她转卖,再对她的娘家和亲戚四邻说她自尽殉夫了。季云是路见不平把那小寡妇救下了,结果谣言传的太过离谱,那些人反说他人品不端见色起意。

这就罢了。后来那一桩桩一件件的奇事,真让林夫人开了眼界,到后来已经可以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了。

比如有一回季云回家居然带回来个小尼姑……这就不说了。还有一回,有个姑娘找上门来说季云和她已经私定终身了,并拿出了季云长年随身带的一条背囊为证,林夫人险些就信了她了。当然后来也证明那姑娘是自己一腔情愿,所谓的信物也只是她自己偷偷瞒了藏起来的东西。

林夫人还以为自己有生之年都等不到小叔子成家了,结果在半路上接到林季云的信,乐得她心花怒放。

林季云在信上写,他已经打算成家了,要娶的是惠州方家镖局现任当家方安虎的妹子。方姑娘今年刚刚二十出头,品行端庄,两个人算是情投意合,还请大哥大嫂成全并替他费心操持亲事。

林夫人高兴过了之后又有些担心。虽然林季云在信上把方姑娘好一通夸,可是没见着本人模样,林夫人着实有些放心不下。

到了京城的第一件事儿,林夫人就要先见一见方安月。

小叔子在信上确实没有夸大其辞,方姑娘看起来落落大方,目光清澈坦荡,一看就知道没那么多花花肠子,是个实心眼儿的姑娘。至于手粗脚大皮肤有些黑,这些小事林夫人并没放在心上。

“快坐,坐呀。”林夫人招呼她:“不要见外,就把这儿当成你自己家里一样。”

林夫人这么说,方安月还真就老老实实坐下了。

林夫人真是越看越欢喜,格外和气热络的同她聊起了家常。家里兄弟姐妹几个啊?平时都做些什么啊?

方安月懵懵懂懂的一点儿没知觉,就这么乖乖的把自己卖个了底掉。

林大奶奶在一旁听着都不忍心了,这姑娘也太实诚了。虽然说她要嫁的是小叔叔,将来自己得唤她一声婶子。可是这位婶子年纪着实太轻了一点儿,比林大奶奶岁数还小呢。

这当着未来的婆家人,谁不得捡着好听的说啊?她可倒好,净捡实话说。

女红不会,厨艺不会,姑娘家该学该会的她一样不懂。那她会什么呢?使枪弄棒,尤其是一对双刀,练了得有十年了。跟着哥哥走过镖,大江南北都去过。

可是看婆婆林夫人的样子,似乎一点儿都不介意。

话题绕了一圈儿,方安月正说着前几日进宫见了贵妃娘娘的事。

“贵妃娘娘真和气,那么漂亮,我这辈子头回见着这么漂亮的人,娘娘同我说了半天话呢,还赏了我好些东西。”

林夫人精神一振:“娘娘身子好吧?见没见着二皇子?”

方安月笑着说:“见着了,我还抱了抱呢,沉沉的挺压手。要不人家说龙子凤孙就是与寻常百姓不同呢,二皇子眼睛大大的,又黑又亮,看着人的时候好象就能认得的样子,大人说话的时候他就安静得多,好象能听懂大人说什么一样。”

林夫人连连念佛:“我上次走时他才一点点大,这些日子我这个牵肠挂肚啊,就挂心他们娘俩。”

尤其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