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八 愚蠢

谢宁翻了个身,听着外面的笛声。

离她不远的厢房里,玉瑶公主也没睡着。

甘熙云睡在床的外侧,她入神的听着悠扬宛转的笛曲。

听着身旁玉瑶公主的动静,甘熙云轻声问:“公主?”

“嗯。”

玉瑶公主就嗯了一声。

两人都不舍得在此时说话,一说话,就不能专心致志的倾听这样动人的曲子了。

相隔数百里之外的官船上,皇上合上手里的的奏折,习惯的伸手去端茶。

白洪齐才刚换的茶,稍有些烫。皇上喜欢喝这样微微烫热的,如何让茶保持在这个热度又不致于烫到皇上,白洪齐可没少在这上头下功夫。

“今儿是初几了?”

白洪齐看了一眼,回说:“已经过了子时,今日已经是十四了。”

怪不得外头月色这样好。

皇上低着头坐了半晌,这会儿也想起来舒散舒散。他推开了窗子。

远远近近的船上和岸上还有星星点点的灯火,一轮圆月当空,河面上微风簇浪,被月光映得象是无数银星撒在河里。

“这会儿贵妃她们该睡了吧?”

白洪齐轻声说:“想是已经睡了。”

皇上唔了一声,负手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月色,才又重新走进舱中。

白洪齐松了口气。

他可实在不想让皇上站在外头,谁知道暗处还会不会有一枝冷箭射来?那站在灯亮处的皇上岂不是一个扎眼的活靶子?可是皇上威严日重,白洪齐也不敢多话,幸好皇上没有多待就进去了。

不然白洪齐拼着惹皇上不高兴也得劝劝。

怎么劝他都想好了,当然不能说怕再有刺客。白洪齐打算把贵妃的名头搬出来一用。就这么跟皇上说,更深露重,皇上要是在外面待久了只怕会着凉,到时候贵妃娘娘可又得替皇上悬心了。

这理由皇上准保能听进去。

白洪齐想起从前也难免感慨。

谁能想到当初那个不起眼的小小才人,现在会变成贵妃娘娘呢?

伺候皇上洗漱安歇,白洪齐却睡不着。

他在想着京里的事。

京里现在的情形会如何,想都能想出来。

渭王已经病了一阵子。太医隔日就来,方子斟酌着增减,只是都看不到有什么起色。

渭王已经七十多了,人生七十古来稀,在宗室里头他已经算是高寿之人了,连重孙子都已经要娶妻了,渭王对自己的身子也早就心里有数。

可皇上这次出巡……

渭王用手覆着脸,用力揉搓了几下。

老人的皮肤早已经失去了弹性。一旁伺候的侍妾还不到二十岁,年轻女子的肌肤富有弹性,细腻滑嫩,散发着属于青春年华的馨香。

他还指望这两年太太平平的,让他把宗令的担子交出去。

可是这两年事情一桩接着一桩,就没有消消停停让人省心的时候。

圣上遇刺……

渭王听到这消息的时候险些一口气没接上来,差点就翻了白眼。还好身边伺候多年的下人机警,立马就把府里常年供奉的郎中给叫了来。又是扎针又是灌药的折腾了半天,把渭王又从鬼门关给拉回来了。

可拉回来却还要面对这样棘手的一件事,渭王心说,还不如不救他,就让他这么两眼一闭蹬腿断气了呢。

这件事有多艰难,水有多深,渭王心知肚明。

不好好儿办,皇上那儿就说不过去。他是老了,他还有满堂子孙得在皇上手下讨生活呢。

要是认真的查,认真的办,那……这样的事情牵连甚广,而且大多都是他认识的人。

这一下得罪多少人家?

真是两面不是人。

如果他再年轻个二十岁,这样的差事落在手上,渭王说不定还干劲十足,雄心万丈。

可他已经老了,黄土都埋到下巴颌,就想过两天安生日子,多照看一下子孙。

看看坐在自己左手边的次子,渭王更想叹气了。

渭王活的太长了,比他的儿女们活的都长久。他的长子长女前两年接连去世,眼前的次子也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两鬓斑白,坐在那儿背都挺不直,畏畏缩缩,毫无主见。

这让渭王怎么能放心将家业交到他手上呢?

相比之下,嫡长孙更得他的心意,精明能干,但是因为渭王长子身故,长房现在在府里的位置并不稳当。

“我要出去一趟。”

不能不去。

不但得去,还不能拖延时候。

儿子是靠不住的,渭王刚才已经让人把长孙叫了过来,等下陪他出门。这叔侄两个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