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二 迷惑

翠华宫过去住的是丽妃,丽妃当时极得先帝宠爱,还有人说,丽妃要是生下皇子,那准保连皇后都得给她让位。

可是丽妃红颜命薄,受宠没有两年就去了。宫里人都说,她就是脸生的太好了,命里没有那么大富贵,皇上抬爱她受不起,生生的折了寿。

可是看看后来的事,不得不说丽妃还算是有福的,她走在先帝前头。先帝没了之后,那些曾经风光一时的美人下场有多凄惨?倒不如丽妃,还得了个善终。好歹她早就落葬了,太后心里不舒坦,也没有把她从妃陵里挖出来鞭尸啊。

现在的翠华宫,可不一样了。

在大雨天里,翠华宫看起来破败荒凉,翠华宫后头的小花园也缺乏精心照管,里面的花树长的野,密密匝匝的不见花,全是叶子,看起来黑黢黢的一片。

马尚宫快走两步到了门檐下头,把伞收了。雨大,撑着伞身上也淋湿了不少。她拿手巾出来抹拭,一回头看见裙子下摆都沾上了泥了,湿的都快能往下滴水。

马尚宫索性弯下腰,把裙子攥起来拧起来把水绞出去,再跺跺脚上的泥。

身后的门就在她弯着腰的时候打开了,有个佝偻着腰的女人站在那儿眯着眼看她,半天也没看清楚眼前的人。

马尚宫笑着同她打招呼:“老姐姐,是我啊。”

门里头女人眼睛看不清楚,听着声音才敢确认是谁。

“哟,是你啊,这么大雨你怎么过来了?”

她听着门口的动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就是因为下雨没有派差事,得了闲儿才过来的。”马尚宫进了这间屋子。

屋子里迎面一股泛潮的霉味儿冲的呛人。马尚宫跟着慎妃,住的也是新屋子,这种已经有年头没有修缮过的旧屋子她也住过,但现在一进来就觉得不惯。

马尚宫不是空手来的,她使了些钱备了几个小菜,带了两件娘娘赏的没穿过的衣裳来的。来了见了这屋子,又觉得自己想的不周到,说:“胡姐姐这屋里铺盖也该换了。”

住这屋的女人虽然年纪比马尚宫还大,但是混到现在却还只是个宫女,不过是在翠华宫这里洒扫看院子。东六宫的差事都清苦,份例领不足,苦熬日子。

“哪里要换,还能盖呢。”

酒菜摆上来,马尚宫亲自给她斟了一杯:“按说咱们不该吃酒的,不过这样的天气,连娘娘们也要吃一杯酒去去寒气。”

胡宫人原来有些顾忌,可一想也是,这么大的雨,谁不猫在屋里头躲懒?东六宫这里成年成年的没有人来,这样的大雨就更不会有人来了。

她早年就有个贪杯的毛病,自己一个人看屋子,长夜无聊之时也会抿个两口解解馋。可是她这身份,好酒好菜是没指望的。再说了,一个人自斟自饮,酒喝着更没滋味了。

今天既有好酒好菜,还有人陪着说话,胡宫人的兴致就上来了。菜是好菜,酒也是好酒。好酒香醇,比一般的水酒易醉人。

胡宫人一醉,话也就多起来了。

她当年也曾经过过好日子,跟着得势的主子,吃香喝辣,穿金戴银。可惜当年有多风光,现在就更显得凄凉。

因为现在不如意,她就更喜欢回想当年。

马尚宫一面听着,一面也被她勾着想起了过去的旧事。

和胡宫人不一样,马尚宫可一点儿都不惦记先帝那时的日子。那时候后宫里太乱了,真的太乱了,人命根本不算一回事,莫名其妙就会获罪。那时候人人自危,都不知道过了今天还有没有明天。有些人在这种情形下就更谨慎,有的却很放纵,先把今天过了,管他明天在哪里呢。

胡宫人不聪明,但运气不错,好歹她享过福,而且现在也还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有口安生饭吃。

看她酒意差不多了,马尚宫试探着问:“我记得胡姐姐当初也在凤彩轩伺候过两年?当时贺妃正得宠呢吧?”

“对,她那时候是有一阵子得宠,可惜啊,人虽然长的漂亮,却是个木头美人,性子呆板无趣,先帝没多少日子就腻了她了。”

“她不是因为小产的事情才被先帝厌弃的吗?”

马尚宫嘴有些干,手心却有些冒汗。

“小产?”胡宫人迷惘的想了想:“啊,对,是小产了。我还记得呢,她有孕之后脸上一点儿不见长肉,反而瘦下去不少。那会儿先帝差不多都把她给忘了,她待在屋里不怎么出来,有一天半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