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三 晴天

马尚宫回去之后,先把被雨打湿的衣裳换下来。为了哄着胡宫人喝酒,她也喝了几杯。酒确实是陈年的好酒,后劲儿大,所以她现在也有点晕乎乎的,心里完全没有平时那么清明。

马尚宫吩咐伺候她的小宫女沏壶浓茶来,自己靠在那儿一动不动闭目养神,心里在飞快的盘算。

这事儿和她事先想的大不一样。方尚宫再次发迹之后,关于她从前的事情也不是没人议论,当然,都是偷偷的议论。

说方尚宫当年进宫后,先是在针工局当差,后来因为手艺出众,贺太妃得宠后问针工局要了人,她就在贺太妃身边伺候。贺太妃有孕过,但小产了,身子还伤的很重,后来拖了些时候也没了。方尚宫她们这些人算是没伺候好主子的人,贺太妃一死,她们也就树倒猢狲散了。很多人都没有活到现在,方尚宫还算好的,保住了命又回了针工局混日子,现在攀上了贵妃这棵大树,就重又显赫了。

人人都这样说,马尚宫也从来没有怀疑过。

可是胡宫人虽然有了酒意,话却说了两遍。

那应该不会错。

这怎么回事儿呢?贺太妃有孕的时候正是需要贴心的人手伺候着,方尚宫怎么那时候不在她身边呢?她那时候去了哪里?

如果贺太妃有孕、小产前后她都根本没有近身伺候,那又是犯了什么忌讳被人灌了药呢?

小宫女悄悄把茶送了进来,马尚宫也顾不得烫了,只觉得胸口有火苗在烧似的,嘴巴喉咙都干渴难熬,提起壶来对着壶嘴就痛快的灌了一气。

热茶一下去,这样的阴雨天里也闷出一头汗来。

出了汗心里反而更清楚了。

马尚宫心里越发亮堂了。

这么算起来,从贺太妃有孕,到贺太妃死,胡宫人也离开凤彩轩,前后得有一年的时间,方尚宫的去向都没人知道。

在宫里无故失踪的人不少,尤其先帝后宫美人多,那不是普通的乱法。马尚宫都数不清自己见过多少次荒唐骇人的事。有个小宫女,马尚宫认识的,因为皇上看了她一眼,第二天她就发现死在假山石洞里。

方尚宫是因为什么事情一年不见下落的?不不,宫里死个人少个人一点不稀奇,稀奇的是她被灌了药之后居然活下来了。

这人真是命大。

她身上的事儿应该也不是一般的事儿。

马尚宫突然有点心慌。

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觉得心跳的特别快。

马尚宫坐不住,捂着胸口在屋里转了几圈。

脚下不停,心里倒没有那么乱了。

慢慢的,她理出一点头绪来。

看来,想用贺太妃小产这事拉下方尚宫只怕不行了。

单凭一点流言蜚语动摇不了她的地位,可要找真凭实据,却实情又与事先知道的事全不相符。

如果要拿方尚宫无故失踪的那一年做文章,马尚宫只想了一想就赶紧把那个念头从脑海中赶走了。

那事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一定不是小事。往下深查一是不容易,时间太久了。二是方尚宫眼下不是一般人,马尚宫想查她的事,只怕还没怎么查呢,人家那边已经得着消息了。到时候方尚宫要是出手,自己只怕就是人家一盘菜而已。想怎么炖就怎么炖。

太危险了。

马尚宫是想往上爬,是想掌权,是想要钱财,要风光。可她也知道,人家不是吃素的,要是吃素的也坐不到今天那把椅子上。

还是先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紧。

可她在谨妃那儿把话说得太满了,谨妃一天让人叫了她几回,问她事情办的如何了,马尚宫嘴里发苦,只好先用话搪塞着。

总得想个法子分分谨妃的心,别让她总盯着,不然马尚宫日子真难熬。

好在这理由是现成的,顺手拈来就能用。

“圣上万寿?”谨妃听着也没打起精神来:“皇上不是已经发过话了,说今年不办了。”

谨妃也觉得这事儿挺憋气的。去年赶上谋反,今年又发大水,连带着她封妃的场面完全都没有应有的排场。本来想着今年总该好过一些了,又赶上大水。新衣裳也不能做了,新首饰也不能打了,再加上这些日子阴雨连绵,玉玢公主又吃上药了,寿康宫里外死气沉沉的,谨妃有时候坐在屋子里都觉得闷的喘不过气来。

“哎呀我的娘娘,皇上说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