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二十五 是谁

皇上可不敢给她闻,一点点风险也不要去试。不过就皇上的评断,这酒确实是好酒,可是蜜糖香……皇上确实也没有闻出来。

这回大皇子说:“好象确实是有些甜香。”

他这话一看就是言不由衷,明显是没闻出什么酒香来,却又不忍心让妹妹失望,这才附和她一句。

不过能得一句附和,玉瑶公主也心满意足了。她把酒凑到唇边,谢宁忙叮嘱一句:“少少的抿一点。”

可别咕咚一口灌下去。

谢宁记得自己小时候被小舅舅骗着喝酒的时候,那可是烧刀子啊!她光闻味儿就觉得那酒气冲得眼都有些睁不开了,可是怎么没有人告诉她酒那么辣呢?她一点儿防备都没有,一仰头就是一大口。

结果她又呛又咳涕泪齐下,嗓子鼻子里都在冒火。

不过小舅舅也没讨着好就是了,被大舅舅和大舅母两人一起教训了,大舅舅对小舅舅一向是长兄如父,抄起棍子撵得他满院子乱窜。

不过后来小舅舅也补偿了她好些好玩儿的东西,还亲手给她的院子里搭了一个别致的花架。

而玉瑶公主这头一次喝酒,倒是没有上来一口闷。她小口的抿了下,咂咂嘴,说:“有点辣。”

不等谢宁说出“尝尝就好”这话,玉瑶公主一仰头,半杯酒就这么下肚了。

没呛着,没咳嗽,没被逼出两眼水光,脸也没有红。玉瑶公主的表情再淡然不过了,就象喝的不是酒,是果子露一样波澜不惊。

这让一桌人都有点愣神,不过二皇子例外。他肚子填饱了,坐不住,小手拍着桌面啪啪直响,嘴里还胡乱咿咿啊啊的叫嚷。

玉瑶公主把杯子一放,吩咐白洪齐:“再斟上。”

白洪齐都有点愣神儿。

当然这酒是不是再续上,玉瑶公主说了可不算。

白洪齐转头请示皇上的意思。

谢宁可不想让她再喝了。这么点大的孩子,哪里就能喝起酒来?今天过节高兴,尝一口应节也就算了,可不敢让她再喝。

可是皇上却笑着示意白洪齐再给她续上,仍然是半杯。

大皇子的神情也有些不安。

按理说,其实大皇子的年纪是可以饮酒了。已经进学的皇子,无论如何不能当孩子看待了。但是因为身体孱弱,这辈子他大概也只能尝一尝太医署炮制的药酒了。可是比他年纪还小的玉瑶公主却居然象个小酒鬼一样,这怎么看都不妥。

皇上安抚谢宁说:“不打紧,今天高兴,她想喝就给她喝吧。”

玉瑶公主喝了三杯,看起来意犹未尽,不过她也不是全不懂事,再怎么说事不过三这话她也懂得,能喝三杯就不少了,要再讨,父皇肯定不给了。

再说父皇自己也就小酌了三五杯的样子,她总不能比父皇还能喝吧?

可是玉瑶公主真没觉得这酒有什么难喝的。

她觉得挺好喝的,热乎乎,香喷喷,喝下去之后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不难受,好象还挺舒坦的。

谢宁倒是放心不下。现在玉瑶公主没有什么不舒坦,可是也许酒劲儿过一会儿才会上来?

郭尚宫在一旁也担心。

有的人刚喝下酒的时候没事,可是过后却是会发酒疯的!

她赶紧吩咐宫女去准备醒酒汤,用不上最好,可万一要用的时候没有,那可就现抓瞎了。

大皇子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