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四十六 记忆 (2)

不一样了。有一个被关进来没有多久就出了事,用一根折断的竹筷自尽了。另一个则是发了疯,把送饭的人给咬了,后来她也就不知去向了。

一直捱到了金风园的,包括她在内就只有三个人了。

路上受了颠簸惊吓,所以那个不知道名姓的宫人到了金风园后不久就见红了。

听着隔壁传来的一声又一声惨叫,方尚宫觉得那声音就象一根绳索般,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越收越紧。

她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

如果她先一步生下了男婴,那么自己和姓宋的宫人对皇后来说大概就没用了。

她又惊又怕,肚子似乎也隐隐的疼痛起来。

过了好久她才意识到,肚子疼的不对劲。

她也要生了。

只有一个老宫女和一个看起来是医婆打扮的妇人来照看她。

外头大雨倾盆,方尚宫咬着布绳一声不吭,她拼尽全力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生下来这孩子才有活路。

太疼了,真的太疼了。

从来没人告诉她,人要到这世上来需要经过这样的艰难和苦痛。

但她生的并不顺。外面已经天黑,雨越下越大,似乎永远都不会停。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可孩子还是没出来。连那尖锐的巨大的疼痛都象在渐渐离她远去。

她好象能闻到屋里弥漫的松香气,窗缝里透进来的雨水和泥土的气味。

她知道身边的人在说话,可是却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后来还有人给她灌了一碗药,喝了药之后她的意识更加昏沉。

后来……

方尚宫轻声说:“后来我就不醒人事,等到我再睁开眼时,已经过了五六天。我没有死,可是我说不出话来了,躺在那里动弹不得,一直到先帝从金风园移驾回宫,我才能勉强起身走动。”

“那时候我才知道,皇后生下了嫡子,皇上龙颜大悦,为此还大赦天下,减免京城附近数十郡县的税赋。”

她抬起头来,几年来第一次正视着皇上。

窗外头太阳已经落了下去。暮色四合,屋里没有掌灯,她已经看不清楚皇上的面容和神情了。

“奴婢也只知道这么多。我也想知道我生下的孩子究竟在哪里,是死是活。如果他活着,那活在什么地方?如果……他已经死了,那他埋在了哪里呢?可是当年涉及此事的人一个也找不着了,我连自己是怎么逃过一条命的都不知道。”

那一年之后她的身体也彻底垮了,每逢阴雨湿冷的天气她就无法下地,她的嗓子也坏了,多年来只能进食软烂的粥汤,一直到大皇子出生的那年她才能勉强发出声音,说出的话嘶哑难辨。

“其实奴婢也不是没幻想过,我的孩子大概还活着……也许有生之年我能知道他过得很好,或许还能和他见上一面,这就足够了。”

她干涸多年的眼眶中漫上一层水光,方尚宫轻声说:“这就足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