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六十五 孝顺

方尚宫与玉瑶公主都是趁雨势小些的时候回来的。玉瑶公主还好,回来以后热水浸浴,换了衣裳,又喝了两碗热热的姜茶,连个喷嚏都没打。可方尚宫就不行了,可能因为连日来没有吃好睡好,又受了寒气,回到永安宫后就躺下了。

这回请太医的时候胡荣简直是一路飞奔,生怕误了一点事。李署令今日不当值,过来的是段医丞。这是一位不知道内情的,诊过脉之后说,并无大碍,只是受了寒气,再加上连日来操劳过度,心力交瘁,需得好好将养。

要说段医丞医术也着实不错,就是少了点做官的本事,总是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这种本事有人似乎天生娘胎里就带了来,有人却十窍里通了九窍,死活也学不会。段医丞也知道自己不会说话,他只好想了个笨办法,就是尽量少说话。拿不准该说不该说的时候,那就闭嘴别说,或是搪塞过去也无妨。

可永安宫里对待方尚宫的事可不敢马虎,周禀辰亲自出马,细细的问了一遍方尚宫的病要不要紧,该如何调养。

段医丞有些为难。他知道周禀辰是个厉害人物,拿不准他问这么细是不是有旁的意思。比如说,周禀辰和方尚宫相比可算年富力强了,方尚宫年老体衰,又旧病缠身。要是周禀辰想趁这个机会把她挤下去,那永安宫岂不是他姓周的一家独大了?

所以周禀辰问得越细,他越是不敢多说,只拿药理跟他兜圈子。周禀辰多精明,一看就知道段医丞想歪了。可是这种事情又没法儿解释,不然越发象是欲盖弥彰了。

正好夏月这会儿过来了,在门外就问:“太医可走了没有?”

周禀辰对贵妃身边这几个数得着的大宫女一向客气,听到这话忙在屋里应了一声:“段医丞还在呢。”

夏月走进屋来盈盈施礼,客客气气的说:“这就太好了,奴婢还怕来得迟了,太医已经回去了呢。娘娘才刚吩咐,要是太医还在,就请过去,娘娘不放心,想再问一问,请段大人过去一趟。”

段医丞连忙背起药箱,寻思这宫女来得真是及时。她要不来,周禀辰再催问他,段医丞可不知道该怎么扯才能将话圆过去。

周禀辰待他出去了,憋的一股闷气变成了一声冷笑。

“蠢货。”

这样的人还能在宫里待下去,只能说是圣恩浩荡,皇上真是宽宏大量的人。要换做先帝时候那样险恶的后宫,段医丞这样的人早被生吞活剥了。

他不用脖子上那吃饭家伙好好想想,自己越是和方尚宫不对付,就越不会这样明着打探情形,否则岂不是自找麻烦?

再说,他和方尚宫一内一外,外头的事情多半都掌握在他手里,他用得着忌惮方尚宫?就算把方尚宫挤下去了,他也不可能把方尚宫那些近身伺候娘娘的差事抢过来干啊,到时候来个比方尚宫更厉害的人物,那才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更何况方尚宫的身份可同过去不一样了,不过这个段医丞更不可能知道。

段医丞见贵妃时隔着屏风说的话。贵妃自产后休养以来,一直没怎么见过人,段医丞也就来过一次。他进了门先将药箱解下,跪下叩头行了礼问了安,贵妃说:“段医丞请起来说话。方尚宫的病,不要紧吧?”

“回娘娘的话,请娘娘且放宽心,方尚宫的病不算重,只是要好生调养歇息。”

贵妃沉吟片刻,又问:“可开了方子?”

段医丞忙说:“不用不用,臣看过李大人过去开的方子了,很妥当,不需要添减什么,就还按原来的方子煎服就成。”

“原来的方子?”

“是。”段医丞说:“才在方尚宫那里,宫人将旧方取出来微臣看过了,李大人医术超群,开方用药十分精准,非微臣所能及。”

“是吗?”贵妃说:“就是那回出京避暑时开的那方子?”

段医丞说:“正是。”

谢宁记得那次的事,去金风园那一回的事情她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包括方尚宫到了金风园病倒,李署令为她诊脉开方,悉心诊治调养。从那以后方尚宫的身子其实大有好转,与从前相比要康健得多。

“让段医丞费心了。”

段医丞出永安宫时觉得自己运气还不坏,算得上因祸得福了。虽然周禀辰想要刁难他,可是贵妃娘娘一出面,不但替他解了围,还额外多开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