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七十九 合意

福晖堂离永安宫确实不远,这里原来的名字不叫福晖堂,现在新的匾额已经挂了上去,旧名当然没人再提起了。

方夫人抬起头看了一眼匾上那三个大字,这自然也是皇上的手笔。三个字写得饱满方正,笔迹显得格外丰润,看起来写的时候怕是蘸足了墨。哪怕不明内情的人,看着这三个字,大概也会感觉到写字人当时的心情多半很好。

夏红轻声说:“夫人,进去瞧瞧?听说已经大致修整过了,就是一应陈设之物要等夫人看过之后再决断。”

方夫人微笑点头,夏红搀着她迈进了福晖堂的大门。

福晖堂地方不算太大,可喜的是进门之后就是一片小花园。已经到了隆冬时节,花园里的冬青松柏看来仍旧绿意葱郁,一片生机。

夏红以前没到这边来过,看这些冬青和松柏的样子也不象新移栽来的,多半是原来就栽种在这里。

皇上特意挑了这一处地方给方夫人住,说不定也有这个小花园的功劳。

福晖堂前面也是一间穿堂,十分敞阔,迎面是一架立地嵌云母紫檀大插屏,转过来的厅堂里设有坐榻、对椅等,两侧各有偏厅,是个待客说话的地方。后头才是日常起居的地方,里外清扫得干干净净,墙角砖缝里的青苔草叶铲得干干净净,墙壁没有重新粉刷,梁柱门窗只上了一层油,并没有重新漆饰,并没有新修缮过的房子会有的那种刺鼻气味儿和看起来过于鲜艳刺眼的颜色。

连里头的家具、陈设、各样器物看来都不是全新的,这个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里里外外看过,方夫人对这里着实挑不出什么毛病来。福晖堂就象一直有人住着一样看来干净清爽,舒适又不张扬。

要夏红说,皇上当真会挑地方,修缮也格外用心,半点不显奢华。这房子从里到外透着一股沉稳安定,正配方夫人住。要是处处弄得镶金嵌玉,雕梁画栋的,方夫人说不定反不喜欢。

别处的那些尚宫女官,稍有点儿地位就觉得自己很不了起了,讲究吃穿讲究排场,明里暗里争权夺势,非要与同侪一较高低,这才叫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呢。反倒是贵妃、方夫人这样在宫里已经数一数二的响当当的人物,对这些身外之物一点儿都不看重。

其实仔细想想,皇上多半也是这样的性子,尚俭不尚奢,所以贵妃才能正与皇上意兴相投吧。要说只靠美色邀宠,以前淑妃、高婕妤、陈婕妤这些人又何尝没有年轻貌美过?而贵妃之后,还有唐才人、赵美人等人争宠,却连个水花也没有折腾起来。

一旁周禀辰的徒儿孟全福陪着笑殷勤的问:“夫人看着是不是还有哪处不合意?将作监的人就候在外头呢,要有不合意之处,就叫他们进来吩咐一声,立马就改。”

方夫人只说:“并没有什么不合意的地方。”

孟全福不如小叶那么能言善道。要是换了小叶在这里,必定把皇上的种种嘱咐安排一一向方尚宫述说明白,还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