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粮食换黄金

异界,幽静的书房里。

精致的木匣中整齐地码放着十只金元宝,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出令人心醉不已的光泽。

秦烽的眼神有些飘忽,在自己原本的世界,这至少意味着数十万的财富。即便在滨海那样的国际化大都市里,都相当于一套房子……的首付了。

当然,他得将这东西顺利带回去,然后寻找合适的渠道安全地脱手,换到现金后才可以考虑买房还是买车的问题。

“……如何?”

沙哑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说话的是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锦衣男子,模样还算俊武,只是脸色显得相当苍白憔悴,双眉紧锁,充满血丝的眼睛满怀希冀地看着他。仿佛绝望的溺水人看着一根仅有的救命稻草。

没错,在节度使赵元谨的眼中,这位服饰奇异、口音陌生、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书房里的年轻男子,就是他目前唯一能够指望的救命稻草了。

郡城的城墙之外,朝廷的数万平叛大军已经围城多日。城中粮草几近告罄,人心浮动,流言四起,破城怕是只在旦夕之间。

到了那时候,他这个自封的沧水节度使、义军首领赵元谨,被满门抄斩、株连九族,死无葬身之地就成了必然的结局,绝无任何幸免之理。

主动献城投降?以求保全性命?

他麾下的官僚臣属或许可以这样干,没准朝廷的主将心情好时,还可以大方地记上一笔功劳。但是换成赵元谨本人来的话,结果依旧不会有什么区别,最多死得痛快些、可以得个全尸吧。

没办法,他是义军头领,庙堂上挂了号的叛贼巨寇。谁都有可能不死,唯独他必须得死!

因此,自知已无退路的赵元谨选择了据城死守。凭着麾下不到一万的人马与朝廷大军鏖战多日,到现在已然濒临山穷水尽。

外无援军,内无粮草。无解的困局逼得这位节度使大人几度想要自尽,心底却总是有一股不甘之气,使得他继续咬牙硬撑着,期待会有奇迹出现的那一刻。

然后,秦烽出现了。

当时赵元谨正在书房里苦思退敌良策,这个如幽灵般悄然浮现的年轻男子把他吓得不轻,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秦烽其实已经是第二次穿梭时空,第一次时毫无心理准备,慌乱彷徨之际并未呆上多久就返回了自己原来的世界,也不曾惊动这里的任何人。第二次过来时,正值这位节度使大人在书房里长吁短叹、愁眉苦脸。

短暂的惊惧之后,发现彼此勉强能听懂对方的语言,一番交流对答之下,秦烽终于大致明白了这个世界的情形,也明白了赵元谨面临着怎样的危局。

如今的大齐皇朝连年天灾,民不聊生,朝廷与官员贵族阶层已经腐化到了极致。是以自从三年前开始,天下烽烟四起、战祸连绵,流民义军层出不穷,新一轮的群雄逐鹿、天命革鼎已然到来。

赵元谨就是众多流民义军中的一支。这个原本富户出身,也曾考取过举人的家伙,眼见朝廷气数将尽、法度崩坏,天下即将迎来大变。终于经受不住心腹的撺掇,散尽家财招兵买马、同样拉起了一支造反队伍。

起初仗着几分冲劲、几分精明,加上些许必不可少的运气,这位赵元谨竟然连打了好几场胜仗。一年多点的时间里接连拿下两郡之地,然后自封为节度使,建制封官,应者云集,队伍也迅速扩充到三万多人,倒还真有了几分蛟龙之相。

可惜好景不长,朝廷虽已朽坏不堪,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随着几位失势雪藏多年的宿将复出,重掌兵权,领军四处平叛灭火。不少目光短浅、时运不济的义军流民队伍相继被剿灭。

赵元谨占踞的地盘属于富庶的江南地区,兼之折腾出来的声势不小,因而很不幸地被一路朝廷大军盯上了。

几次战事下来,这位才起家没多久的节度使大人,就被毫不留情地打回了原形。一路损兵折将最后困守在这荆南郡城,辛苦打下的地盘丢了个一干二净。

经过多日围城战,赵元谨麾下人马死的死、伤的伤,如今可战之兵已不到五千人,粮草所剩无几。

如果没有秦烽的出现,他的凄凉结局基本毫无悬念了。

“仙长,你觉得这黄金如何?”赵元谨忐忑不安地问道。

“很好,你等我两个……不,是一个时辰,我就会回来。”

秦烽刚想说两个小时,旋即省起这是类似于华夏古代的平行世界,当即改口道。

“那行,在下恭候仙长佳音。”赵元谨殷切地道。

在他的眼中,这位来去无踪的年轻男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仙人吧?因此他才尝试着提出了请秦烽帮他出谋划策、解决当下困局的请求。

秦烽当然不是那种有着经天纬地之才的无双国士,哪有什么办法可想?况且面对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