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啊,光头!

燥热充斥着身体,却又无法随着汗水散发出去,郁气闷塞在体内,就如同有重物压在胸口一样,此时躺在床上的路一方虽然紧闭着眼睛,但脸上的难受却是显而易见的。

他发烧了!

在这半睡半醒之间,意识模糊的路一方只感觉一双苍老的手在抚摸着自己的头,而在这个过程之中,这双手还在不停的敲击着自己的额头。

此时的路一方很想做些什么,可是他的身体就如同失去控制,灵魂被囚禁在了身体之中一样,完全动不了。

这种感觉很难受,让他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刚穿越过来时成为婴儿的那段时光,明明思想已经成熟了,但受限于婴儿柔弱的体质,别说是活动,就连思考都是巨大的负担,每天只能吃了睡睡了吃,混混僵僵度过最初的那一段时光。

路一方的意识只能拼命挣扎着,想要重新控制身体,而在其努力下,他终于艰难的控制着睁开了眼皮。

在这昏暗的模糊视线之中,路一方首先看到了一个锃亮的·····光头老者,他身穿着西装,正压在路一方的胸口上,用自己苍老但却白皙的大手,抚摸着路一方的脑袋,同时还时不时的敲一下。

路一方想要看清他的面容,但却模糊的只能看个大概,而在路一方睁开眼睛时,这个面容模糊的老头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光头老者微微低头,对着路一方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啊!!”路一方大叫着睁开了眼睛。

“孩子,你怎么了。”在这时,温柔的女人声音传来,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抓住了路一方,想要安抚住他。

视野之中的光头老者已经消失了,出现在路一方面前的是一个金发妇人。她看起来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精心的保养也难以掩饰其眼角的皱纹,但已经徐娘半老的容颜,还是可以看出她年轻时的美丽。

“爱玛女士,原来是您啊。”见到是金发夫人,路一方松了一口气,随即才面带歉意的说道。

“抱歉,我做了一个噩梦。”

“没事的,孩子。”爱玛女士摇摇头,脸上的温和笑容依旧如往日,这是一位温柔善良的女士。

作为霍华德福利院的院长,她一视同仁的温柔对待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孩子,犹如母亲一样照顾着他们。就算是像路一方这样快十八岁了,依旧没有人领养的孩子,她也不会吝啬自己的温柔与爱。

“一方,能将你刚才做的梦说给我听听吗?”爱玛女士握着路一方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梦到了一个奇怪的·····光头。”路一方随意的说道。

“光头?什么样的光头?”爱玛女士继续追问道。

“就是······嗯,我记得是······。”路一方挠了挠脑袋,似乎是忘了,又似乎是难以表达出来。

“是这样的吗?”在陆一方的注视之下,爱玛女士突然一把扯掉了自己的金发长发,露出了与光头老者一样的诡异微笑。

“啊,光头!”路一方大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而在这同时,一个少女被吓到的声音传来。

路一方转过头看去,这是一个身穿着深蓝色牛仔裤和黑色皮质外套的少女,她看起来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有着一头深褐色的长发,身体虽然还没完全发育好,但曲线却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是凯蒂啊,你怎么来了,咳咳咳······。”路一方干咳着说道,记忆重新涌入了大脑,但梦中身体的燥热与胸闷却并没有丝毫的好转,因为他真的发烧了。

“爱玛女士,让我看着你,而且还嘱咐我,等你醒来之后,将这退烧药吃了。”名叫凯蒂的少女此时也平静了下来,将一杯水和几颗药递到了路一方面前。

“哦,谢谢!”

“不客气,我们是朋友嘛。”看着路一方接过水杯和药,凯蒂便已经转身坐回了桌前,面无表情的敲起了键盘。

“你这房间的WIFI果然是整个福利院信号最好的,真是令人羡慕啊。”

路一方:“·······”

他有些怀疑,眼前这个少女之所以会耐着性子看着他,并不是因为爱玛女士的要求和多年的福利院患难友谊,而是纯粹来蹭网的。

“做噩梦了吗?”键盘声突然停了下来,少女微微转头问道。

“嗯,而且还是百分之两百恐怖的双重梦,咳咳!”路一方一边咳嗽,一边咬着牙说道。

“梦到什么了,刚才你一直在说梦话,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光头,好可怕的光头!’。”凯蒂看着路一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