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贵人相助

“我爱京城天安门~~~”悠扬的童声将苏研从睡梦中唤醒,一只逛街粉嫩的手臂从被窝中伸了出来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探了几下,摸到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灵通。苏研把闹钟关上之后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作用新世纪的五好青年,苏研可没有赖床的习惯。

晃晃悠悠地走进了洗手间,苏研脱下了裤子,准备释放那积攒了一夜的尿意。苏研腹部轻轻用力,一道白线从两腿之间窜了出来。

“咦,怎么有点不对劲啊。”苏研忽然感觉腿湿湿的,就像被水淋了一样,低头一看,她发出了一声响彻整个院子的尖叫。

“怎么会这样!”苏研揪着自己的头发,满脸的不可置信,揪着揪着苏研发现手感不对,比以前柔顺光滑太多了,抓起来一看,曾经的短发已经变成了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如瀑布般斜在了背后,头发上的反光几乎可以当做镜子了。

颤颤巍巍地拉开了衣襟,苏妍傻了眼,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胸肌!苏研又赶紧去照了照镜子,刹那间她被自己的容颜惊住了。

稀疏的胡子早已消失,大大的眼睛却还在,只是变得比以前更加的美丽更加的动人,闪烁着如星辰般耀眼的光泽。

原本有些黑的脸蛋已经变得如鹅毛般白皙,搭配上高挺的鼻梁、小巧的红唇、细柔的柳眉,此时的苏研简直就是一位颜值爆表的绝世美少女。

苏研失魂落魄地从洗手间出来,沾满了尿的裤子已经被她脱掉了,她也没有再去找另外一条穿上,因为她的脑子现在处于死机状态。

苏研想不通,为什么她一个大小伙子一觉醒来就变成了一个娇滴滴的美少女,八块腹肌变成了马甲线,平坦的胸部变得波涛汹涌,最令她无法接受的是自己那传宗接代的宝贝居然也消失了!苏研不死心又看了看,都没有了。

一向坚强的苏研此时此刻也不禁泪流满面,她觉得她的人生就是一个悲剧,一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扔在了长椅上自生自灭,要不是遇上了在医院做清洁工的奶奶,她可能早就死了。

跟着奶奶生活的这十几年她尝尽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吃得不好,穿得不好,所有的生活用品都是苏研跑去附近的商店捡的别人不要的过期产品,有时候她的生活估计比那些风餐露宿的乞丐也好不了多少。

不过苏研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有句话不是这样说的吗:生活就像是强奸,反抗不了就好好享受吧。

所以苏研一直很乐观,她坚信生活总会好起来的,即使奶奶得了老年痴呆症以后她也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变得更加的勤奋,小小年纪就一个人扛起了整个家。

她每天起早贪黑,白天出去打零工,晚上还要看书学习,除了早餐之外,家里的活基本都是她在干。

好在这个家只有她和奶奶两个人,所以苏研还能勉强支撑。然而,经历了今天这件事,苏研直接就崩溃了,一夜之间性别大变,是个正常人都接受不了。苏研只感觉天旋地转,仿佛世界末日降临了一般。

“咚咚咚”,就在苏研还躺在床上发呆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小研,怎么还没起床啊,今天你还得去办身份证啊,去晚了就要耽误你找工作了。”

是奶奶的声音,苏研拍了拍脸,强打起精神,“奶奶,我这就来。”说着她翻身在衣柜里找出来一天内裤和牛仔裤套在了身上,正准备开门,苏研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妥。

现在本才就是夏天,苏研穿得很薄,加上身上穿得是她很久以前买的短袖了,现在对她的而言就显得有点偏小,要是她就这么穿出去,不引起骚乱才怪。

“这东西还怎么处理啊。”苏研一筹莫展地盯着胸前。

胸口突然多了两团肉,虽然觉得很有趣,有心想要再研究一下,但内心的理智告诉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么下去她自己就要把自己给玩坏了。

“不行,我不能这么得没有节操,这可是我自己的身体啊,我怎么能对自己的身体做出这么邪恶的事呢!”苏研在这样提醒自己道。

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解决胸前这两团的办法,苏研稍一沉思,忽然一拍手道:“有了!”,然后她从床底翻出来一条粉红色的bra。这是她以前无意中在路上捡到的,当时她对这物件很是好奇所以就将它收藏了起来,没想到有朝一日这东西还会穿在自己的身上,苏研一时间有些唏嘘。

这东西穿起来倒不是很麻烦,对准以后再将背后的扣子系好就可以了。整理了一下,发现还不错,就是有点紧,看来以后得买个更大号的。

穿上短袖,苏研打开了房门。苏研的门外就是客厅,同时也是饭厅,而且和厨房也是连在一起的,仅仅三四十平米的空间就把一个家庭所需要的所有因素都聚齐了,可以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客厅里除了一张饭桌和几张凳子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地上摆满了一个个箱子。箱子里装的大多是一些生活用品,这些都是苏研前段时间在一个商场去收的过期商品。

说是过期其实只是快到限制使用日期了,并没有真正的过期,商场的经理可怜她就把这些东西都送给她了,反正也不能卖钱了,还不如给苏研废物利用,也算是做点善事。

这些准过期商品大多是洗发露、沐浴露、洗衣服、牙膏之类的生活必须用品。

苏研舍不得花钱去买,所以只好用这些快要过期的,她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以前她也用过才出厂的新货,感觉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奶奶这时已经在饭桌上吃早餐了,因为老年人都起的很早,所以每天的早餐都是奶奶准备的,摸了摸有些瘪的肚子,苏研走向了饭桌。

“奶奶”,苏研轻轻地叫了声正在低头喝着稀饭的奶奶。

“小研出来了,快吃早餐,吃了早餐就快去拍身份证吧。”奶奶并没有察觉出苏研的变化,或许是因为疾病,她已经不知道曾经的苏研是男是女了,不过她还清晰地记得苏研是她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有这些已经足够了。

苏研稍稍松了口气,心说还好奶奶得了病,要不然他该怎么和奶奶交代啊。瞟了眼桌上的饭菜,嗯稀饭挺稠,米比水多,菜也挺丰盛的,有咸鸭蛋、咸鱼干,还有几个白面馒头,比昨天早上的稀饭配酸萝卜好多了。

苏研先给奶奶剥了个咸鸭蛋,由于奶奶手脚不方便,所以这种比较精细的活儿都是苏研来做的。平时苏研和奶奶可吃不起这么“高档”的食物,这些鸭蛋是前天一个福利社送来的慰问品。

据说是通过一些群众反应后,了解到苏研和奶奶的生活很是贫困,所以提了些慰问品来给苏研祖孙俩改善一下生活。

除了送了一筐鸡蛋和鸭蛋外,还送了十斤猪肉,五斤牛肉,一壶花生油加上几件旧衣服。

吃的东西是福利社自己花钱买的,至于衣服是社会上的好心人送的,苏研在接受这些慰问品的时候差点哭出来,苏研一个劲地感叹社会上还是好人多啊。

将剥好的鸭蛋放在了奶奶的碗里,苏研自己也剥了一个开始吃了起来,直到苏研吃得肚皮圆圆后奶奶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得了老年痴呆症的老人都这样,性格很古怪,时而像个话痨,嘴巴说个不停,时而又像个哑巴一样,一句话也不说。

看着默默不语地奶奶,苏研叹了口气,将桌上的饭菜碗筷收拾了一下,苏研将奶奶扶进了卧室,然后打开了家里唯一的一台电视,屏幕稍微有点麻,比昨天的满目雪花要好多了,对于这种工龄高达十年的有线闭路苏研也不能多奢求什么,有图像有声音就不错了。

调到奶奶最喜欢的京剧频道苏研对奶奶说道:“奶奶,我出去了,你就在房间里待着,没事别出去,等我回来弄午饭,知道吗。”

奶奶已经看入迷了,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里的那个花旦,并没有理会苏研。苏研再次叹了口气,找来一张便利贴,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后贴在了奶奶的背上。如果奶奶真的出了门然后又走丢了,也会有人通过这张便利贴给她打电话的,所以她也不是很担心。

合上她家院子前那扇锈迹斑斑的大铁门,苏研骑着她那辆宝马牌自行车就走了。

苏研家位于市区中心的一条街道深处,算的上是闹市中的一片净土,地段很不错,清净而且离大路也不远,骑自行车只要不到三分钟就能进去城市主干道。

这个时候正是早高峰时期,道路很是拥挤,大部分汽车都堵在原地动弹不得,这倒是便宜了苏研。

骑着自行车的她在几乎静止的车流中穿梭,不一会儿就窜出去好远,回眸望着背后停滞在原地的各式轿车,苏研翘起了嘴脸:“还是自行车好啊,既能健身还零炭排放,遇到堵车也完全不受任何影响,这些优点轿车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啊!”不得不说,穷人也会穷开心。

骑到一条十字路口处,因为红灯苏研停了下来,静静地等着绿灯的到来。

苏研不知道,她刚刚在对着这些轿车微笑时,无数因为堵车而将脑袋探出车窗外的人都被这个如春风般和煦,如天使般美丽的笑容给俘虏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