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田野

田野他爸没的那年,田野发了一场高烧,醒过来之后,脑子比原来好用许多,还有一身的好力气,若是熟悉的人肯定知道田野同原来变化很大,如同两人。

可惜亲人都走光了,整个上岗大队没人发现田野变了个人。

都说田野家在上岗大队算是富户,可田野睁开眼的时候,只看到了家徒四壁,黑洞洞的屋子,除了铺盖什么都没有。

田野当时晕乎乎躺在铺盖上两三日,轮番的听着身边一群的婶子大娘来来去去车轱辘一样的安慰。

断断续续的田野弄懂了自己如今比小白菜还苦掉渣的身世。孤儿,一个据说命硬的孤儿。

田野只记得她下班之后,被小侄子拉着打游戏,因为困得睁不开眼稍微眯了一下,在醒过来就成了现在的小白菜田野了。

幸运的是身上还绑定了一个类似游戏的空间。

打那以后田野就在上岗村这块弃文从农,扎根奋斗。

今年从年初就没怎么下雨,这都到五月了,天气还干旱的很,田野因为力气大,被队长临时分配去大老远的河边挑水浇地。

田野在玉米地里面来回的奔走大半日,整个人就跟被烤熟了一样,乱糟糟的头发因为汗水都黏在了脑门上,脸上因为流汗一条一条的泥道子,远远地看过去灰扑扑的一团,就没人瞧清楚过村里野丫头的模样。

收工之后田野,挑着水桶,顶着这么一张脸,晃悠到一群的婶子大娘中间回家。

村里新嫁过来的嫂子,对着田野撇撇嘴,嫌弃的躲开一些,捏着鼻子:“野丫头呀,你这身衣服可该换换了,都啥味了。往后可都是大姑娘了,可不能这么懒的。回头让外村人看到,还以为咱们上岗村的大姑娘都这么懒呢。”

田野眼皮都不抬,也不搭理人,一门心思想让这群妇女快点回家。

身上黏黏的,还有一股子馊味,忍了一天,她也难受的很。

身边的婶子大娘都习惯了田野的沉默,这丫头从小没人管,不说话还好,真要是回你一句,能嘢你半死,就跟茅坑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轻易没人招惹田野说话的。

在看看田野身上,这都五月了,还捂着灰扑扑的薄棉袄,薄棉裤呢,能没味道吗?

想到当初田野他爸为了村里的财产才没的,队里家家户户都得承情。眼下这个时节,早就该换季了,田野一个人,身边都没人提个醒。

没能拉拔人家闺女一把,一群的婶子大娘都有点脸红。

可这年头条件就这样,自己孩子一大帮,谁家都顾不过来。

再大的恩情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就那样了。

边上的孙大娘瞪了一眼新进门的儿媳妇,到村里才几天呀,家里还没弄懂四六呢,就敢到村里拔尖挑刺,一看就不是个省心的:“咋就你这么多事,你干净?你勤快?回家把两房的衣服都给洗了去。”

新媳妇被自家婆婆弄了个没脸,使劲的瞪了田野一眼,扭腰甩臀气呼呼的就走开了,躲的田野远远的。

周围的大姑娘小媳妇被这位新嫂子说的,远远地就避开了田野。

田野挑着水桶,随着一群的婶子大娘一道走,对于大姑娘小媳妇的嫌弃一点反应都没有。厚道点的婶子忍不住叹气,这孩子从小没人教,听不懂好赖。

到了自家门口,田野扭头就进了自家大门,反手插门干净利索。

中午出门的时候在院子里面晒了一大盆的清水,老远的田野就把身上的棉袄棉裤给脱下来,仍的远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