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罪裔

“还是不行。”

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下,龙渊盘坐着,运转体内的真气。在他的脸上,一颗颗豆大的汗水滚落而下。

“内听……”龙渊紧握着拳头,咬着牙继续控制着体内的一丝真气游走。

蓦地,脑海一片空白,龙渊倒了下去。

片刻后,空间一阵扭曲,一个黑衣人突兀地凭空出现,他身形瘦削而颀长,头戴一顶斗笠,笠沿垂下黑色的面纱,将其面容遮拢。

黑衣人来到龙渊身旁蹲下,拂袖擦拭了龙渊脸上未干的汗水。

“十五年了,你还记得我吗?”面纱之下传出了黑衣人喑哑的声音。

当那只大手还想触及龙渊的脸庞时,一股灰气突然将那只手掌包裹住。

“坏了。”黑衣人连忙将手收回,盘坐在地上,双手结出一道奇异的印结。

空间泛起一阵涟漪,黑衣人的身影便逐渐模糊,隐匿了起来。

树荫渐渐缩短,炙热的阳光直接照射在了树下龙渊的脸上,龙渊攒眉,而后睁开了双眼。

“又晕过去了。”龙渊颇为俊俏的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失落,他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因为强行催动体内的气息而晕厥了。

“听不到,听不到。”龙渊拿起了一块石头,将其用力扔向远方,然后偎近老树,躺在了凉影中。

“以真气的流动在体内形成视、听、嗅、味、触五感,最终五感互通。可是,我为什么听不到啊。”龙渊一脸颓然,他早在十年前就在体内形成了视、嗅、味、触四感,唯独不能在体内形成听觉。

无法做到内听,也就无法准确地控制和运转真气,因此龙渊现在都做不到局部真气护体,而他的师兄妹早在多年前就做到这一步了。

龙渊双手交指叠放,枕在头下,颇无聊赖地看向远方天际。

“我是最差的……”嘴角露出一抹苦涩,龙渊闭上眼睛,想再度运转体内的真气,但又怕还是会失败。

“既然炼气的修业没有什么进展,就多训练训练力量。”龙渊站起来,看着眼前的山田,这片山田才被他开垦到一半。

他是龙胤山庄的弟子,今天来到山上帮一些膝下无儿无女的老人做些农活。

甩了甩头,龙渊几步便奔到了田中,田里有不少岩石,体积约在半方左右,零零落落的,正好挡住了耕具的前进路线。

“应该没有问题。”龙渊估量了一下,这些石头每一块都有两三千斤,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些挑战。

“去年体测的时候我就能举起一千五百斤了,今年好像力气增长了不少。”龙渊喃喃道。随后他沉腰坐马,双手往岩石底下一抄。

暴喝一声,龙渊直接将两三千斤的岩石聚过了头顶。

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定然会两眼发直。因为龙渊一个十五六岁的瘦削少年竟然能举起这么大的重量。

“嘿嘿,虽然在炼气上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不过在力量上却有了长足的进步。恐怕今年的体测,在力量上我就要超过大师兄了。”感受到自己力量的增长,龙渊心里的失落感也稍稍减轻了些。

“嗨!”

龙渊抱着半方大小的岩石,转动身躯,最后借旋转的力量将岩石抛出。

一丈!

“其实真的切磋起来,我未必就是垫底的,这样的力量足以破除师兄和师妹的气防了。”龙渊自语道。不过旋即他又摇了摇头,那样的话就可能伤害到他的师兄和师妹了。

“今年的体测说不定会给师父一个惊喜,我一直在炼气上没有进展,恐怕师父对我也很失望吧。”龙渊嘴角浮现一丝苦意。

“一直无法形成内听,会不会是与我的耳朵有关呢?”龙渊猜测他在炼气上没有进展或许是与他的听力有关。他的听力比常人要差上许多,不知道是何缘故。

“如果能做到内听,熟练运转真气,恐怕就连大师兄也不是我的对手。”

龙渊摇摇头,不再去想这窝心的事,继续将田里的几方岩石搬走,随后便拉着耕具继续开垦剩下的山田。

山田中,一个体重百斤多一点的少年耕起地来居然比蛮牛要利索得多。这样的体质简直能和一些异兽相比了。

做完农活后,龙渊微微一笑,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道:“听五师兄说西面三十里外有做新建的轩辕庙,时间还早,去游玩一番,嘿嘿。”

说着,龙渊便迈步下了山。

“不行,你不能去轩辕庙。”黑衣人又再度凭空出现,他想阻止龙渊,但是却被浑身的灰气缠缚,根本无法动弹。

约莫行了大半个时辰,龙渊远远地看见一座颇为宏伟的庙宇,坐北朝南,神圣而庄严。奇怪的是,越接近轩辕庙,龙渊便感到自己的心跳越剧烈,竟然有种血液沸腾的感觉。

庙宇前人群熙熙攘攘,无论男女老幼,脸上都带着虔诚和崇敬,在庙前的石阶上拾级而上。

在庙门门额上,有着“轩辕庙”三字。龙渊见到三个方楷字,眼眸中有了微不可察的异动,他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片刻后便松开了,像是发了癔症一样。

进了庙门之后,入眼的是一片广场,此时广场上已经是人潮涌动,广场正北有座露天香炉,形似四方鼎,前后各有三足,炉中插满了荤香,香烟袅袅。在香炉之后便是一座殿堂,飞檐翘角,雕梁画栋,此殿便是轩辕大殿。

龙渊十五岁,正值好奇心重的年纪,他也不上香,环顾广场,信步走着。

正行走间,龙渊听到身旁两个儒士打扮的青年正在对话。

“轩辕大帝,人文始祖啊。”

“是啊,赫赫始祖,肇造文明,文治武功。”

“自那时起,诸圣勃兴,轩辕文治,后世昌盛之基啊。说到轩辕大帝的武功,那也是战绩辉煌。传说上古年间,轩辕成帝后,有些天神或者地仙不服天帝管辖,兴兵作乱,与帝相争,最后均被天庭剿灭。”

龙渊听到两人的对话后,便驻足聆听起来,他平时最爱一些怪力乱神的故事和传说。

“还有这事?”龙渊忍不住上前问道。

儒士见龙渊眉清目秀,也不怪他打断自己的说话,道:“传说罢了,我也是看一些神话野史杜撰的。”

看到龙渊好奇的眼神,儒士笑了笑,继续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