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红楼(1) (2)

来,又送了弟弟去书院读书。

林雨桐虽然爱财,但又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在这个世界,一辈子且长着呢。就得把这日子当做日子过。

如今空间里存着一百来俩的私房钱。外面有五十亩的良田,一座青砖黛瓦的院子,另外有五十两银子和一个酱菜作坊。供养弟弟读书,已经不再是艰难的事了。

家里没有下人,杂事都是请短工来做。

林雨桐对现在的生活很是满意。桌上的饭菜想必都已经凉了。可弟弟还不见踪影。又刮起了风。这秋天的雨,又阴又冷,淋着了,可不得作病。她有些后悔,没早早的买辆马车回来,要不然,也不用这般着急。

正想着要不要叫作坊的伙计去学堂里看看,就见远远的一辆马车朝自家行来。

林雨桐眉头一皱,这是怎么话说的。自家可就姐弟二人,连个亲戚和相熟的人都没有,来的能是谁呢。

马车停下来,就见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从马车上下来,然后车帘子撩开,自家弟弟从车里钻出来。

林雨桐这才松了一口气:“你这孩子,怎么现在才回来。”她转头对着那位老者客气的笑:“舍弟怕是搭了老先生的顺风车,真是谢谢您了。”

林管家看着站在门口,笑的一脸从容的姑娘,心里感慨。又见她把比她只小了一个月,已经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弟弟叫‘这孩子’,又觉得十分的好笑,不由的莞尔。

林雨桐心说,这人什么毛病,莫名其妙的笑什么。但想到自家弟弟到底麻烦了人家,就客气的让人进去坐:“要是不嫌弃寒舍简陋,进来吃杯热茶。”

林管家赶紧应下,跟了进去。

林雨杨有些无奈的看了长姐一眼,都不问清楚就往家里带人,我看今儿这事怎么办。

林管家打量这小小的院落。正房带两厢,干净整洁,还透着雅致。殊为难得啊。

林雨杨偷偷的扯了扯姐姐的衣袖,明显有话说。

林雨桐心说,这人在跟前,怎么说私房话。对人家也太不礼貌了。她一把扯过袖子,都这般大了,还总是爱扯着她的袖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林雨杨摸摸鼻子,没辙了。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一会子惊着了,可不怨他。

进了堂屋,分宾主坐下。林雨桐将今年新晒的菊花茶拿出来待客,甜白瓷的杯子里,朵朵花瓣绽放。林管家起身双手接了。

这个动作,立马叫林雨桐有了警觉。这不对啊!

她看了弟弟一眼,就见他一副‘你才发现’的眼神正看着她。

林雨桐没得到答案,就转向眼前的老者:“您这样,倒叫我惶恐。”

林管家能来,就证明已经打听清楚了。从林雨桐一个人带着弟弟,怎么过活的,都打听的清清楚楚。别说三年前还只是一个八岁的姑娘,就是一般的男子,也没有这般能耐,又能吃苦耐劳的。不仅挣出一条活路来,还置办下如今的家业,供养弟弟念书。一般人家要是有这样的儿子,家是败不了的。

如今府里的情况,还就得有这么一个泼辣的姑娘主事。况且,有了男丁,往后不管有什么变故,都好说了。

他也不隐瞒,直接道:“姑娘!老奴是请姑娘和少爷回府的。”

林雨桐愣了足有三分钟,愣是没消化这是什么意思。最后,才反应过来,才觉得这才对嘛。

公司不可能把她扔到一个完全没听说过的世界。公司还没发展到这样的业务啊。

那就应该是自己熟悉的世界才对。

可自己来了三年,愣是没搞清楚这是什么世界。平时真是忙着过日子,又有早早就赚到的两千五百块打底,她竟然全然忘了还有这么一码事。

她瞬间睁大眼睛,满是好奇的问:“府里!什么府里。”

没有惊愕,没有愤懑,没有不知所措。只是好奇而已。

别说林管家了,就是林雨杨也不免多看了她几眼。

林管家笑道:“自然是林府。巡盐御史府。”

扬州巡盐御史府!这怎么这么熟悉。

林雨桐脑子里瞬间就蹦出了一个名字——林如海。

原来这是红楼世界!

林雨桐觉得眼前都是红票票在飞啊!

要是把红楼里的菜式、点心的做法传回去,卖给餐饮公司,这得值多少钱。

要是把红楼里这些服侍,首饰,包括刺绣的绣法整理好传回去,卖给服装公司,这得值多少钱。

要是把马道婆的厌胜之术传回去,卖给研究机构,这得值多少钱。

林雨桐都不敢再往下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流下口水。

回去!必须回去!不为了自己的敛财大业,也得为弟弟的将来好好打算。林家的三百万两银子,不给自家的弟弟继承,难道要留给贾家挥霍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