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1. 江湖有你(23)

原来古墓派曾经派弟子照看他们的, 只是这姑娘碰到了别的受伤的人, 就把自家这边忽略了。而孙婆婆许是知道许是不知道,哪怕是知道, 当然这心里自然更亲近李莫愁才对, 替李莫愁隐瞒也未可知。

只是这陆展元那么巧合出现在那个地方,又那么巧合的受伤了。

这是因为跟原身被追杀的事有瓜葛呢?还是意外碰上来的倒霉鬼?

这事林雨桐暂时想不明白, 许是事事都提着心,凡事都是想的太多了也未必。见这姑娘求助, 她便直接问说:“你这出来……你师门知道吗?”

李莫愁摇摇头:“不知……吧?”

也就是说她没有禀报, 但师傅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就不一定了。

林雨桐觉得这话很有意思, 古墓派的弟子是要一辈子守着古墓的,她不禀报是一码事, 而她师傅在徒弟没有禀报的情况下知道了, 却还放纵弟子离开, 这又是另外一码事。

好吧!不多想了,只当是她师傅不知道吧。

林雨桐就直接问说:“你这是要去哪里,大概需要多少银子?”

李莫愁低着头:“我要去嘉兴……路途遥远,银子得需要不好……我一路走来,听说银子是要赚的……我给你干活,你给我银子, 等我的银子筹够了,我就走。”

叫你给我打工?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不过行吧!至少规矩是知道的。想要银子就得干活,有这点认识该是进步吧。

“……”她心里想法不少,却都不适合说出来。其实问她的真实想法, 她倒是更乐意给点银子直接将人给打发了。可想到这位的性格,该多少是有些固执的成分的。她也就不说废话了,点头就说:“巾帼营那边的孩子过几天就到了。都是女孩子,你要是乐意,就给孩子们做武教头吧。”

“我们古墓派的武功不外传。”她这么说。很坚决的样子!

林雨桐一愣:“……就是一些基本功,蹲马步总能盯着吧。”

“能的!”李莫愁又欢喜起来,“那我……我什么时候去……”说着话,肚子咕咕的叫了两声。

林雨桐叫人给拿饭菜,又预支了工钱,打发家里的下人帮忙给带路,叫她到巾帼营的营地去。

等人走了,林雨桐才绕进去问四爷说:“……会不会有其他什么?”

其他什么?

以陆展元的性子,还有那本事。想保住自己的孩子还得靠着当年跟李莫愁的情分,这样一个人,他当时出现在钟南山就算真有什么,又能成什么事呢?

所以,四爷的意思,是压根就不想搭理。

但此人的出现,倒是叫四爷心里掂量起其他的事情了。

桌上摆着地图,北地属于金国的这一片,四爷是要先占的,这里没打算驱逐消灭金人,他是想靠时间一点一点消化掉。紧挨着的便是南宋,跟南宋……能不打是真不想打的。但这不打又该怎么往前推进呢?这又是个问题。

桐桐给了黄蓉武功秘籍,还打算拿出斗转星移来教给郭靖。她一点也没有隐藏她手里其实有很多早已经失传的传承这一点,就是摆出来给黄蓉看的,没有胡萝卜吊着,她怎么会上钩?她为她自己未必会中招,但她为的是郭靖,这就未必了。

四爷当然知道桐桐心里在算计什么。对临海建国的南宋而言,海外贸易是非常重要的经济来源。所以,从战略布局来看,海上是得有自己的势力的。得对南宋形成掣肘和震慑。

在如今的航海条件下,海上的情况如何谁也不知道,要一步一步的去探路,太耗费时间了。桃花岛算一捷径。

如果黄药师愿意,黄蓉愿意,在海上能形成多个据点。然后造船,养水师,若说统领水师的人选,暂时的话,郭靖便是不二人选。

更得考虑,历史上元朝本就不长,到了明朝,倭寇又横行。所以,怎么养这支水师,是以后要面对的长远问题。如果能有人一代一代接着一代的戍守下去,该是幸事。

看着四爷在海上画了一个点,林雨桐就低声道:“其实之前我就在想这个事。桃花岛我不是没想过,只是……黄药师对朝廷实在算不上多友好,这跟谁当政无关……我不是很想用。之前还想着不行的话找找岳老三的后人,他被称为南海鳄神……”

地理位置上来说,在南海,南海派。能成宗立派,就证明有一定的根基。想来后人是死不绝的。或许只是流落为一般的盗贼渔民,但这有地盘,熟悉地理海情,真要收复了,暂且是可以一用的。

可如今就算是有黄蓉郭靖备用,林雨桐还是没放弃这种想要找寻南海派的心思。黄蓉郭靖再好用,说到底也只两人而已。后来若不是有丐帮可用,有天下第一大帮托底,也就成就不了这夫妻二人。可桃花岛的人还是太少了,便是把归云庄的人算上,这才多少人。说到底,手底下还是得有人用的。

若是叫黄蓉学会了云中鹤的武功再去找岳老三的南海派,想来以她的聪明,收服那些人也不过是小事而已。

只要能有一片根基,那边什么都好说。

觉得太聪明的人不好掌控,可我为什么要去掌控她呢?

她这么一个聪明人,心甘情愿的被郭靖牵住了。只要事事不损郭靖的利益,有什么好处都想着他,把他捧的高高的,黄蓉便不会有恶感。而郭靖此人,忠直义气,大义当先,干不出背叛的事。只要他不生叛心,黄蓉又怎么会因为不甘而叛呢?

所以,只要在郭靖身上下功夫就好了。

郭靖那么一个人,还是比较简单的。她的母亲交给自家照看,自己毫不犹豫的给他顶尖的已经失传的武功,他心里能不感念吗?

其实什么都不用多做,什么就都做了。

这些事,都是两口子心照不宣的事,压根不用商量,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意思。

有时候不要看付出了多少,关键得你预期从对方的身上得到什么。

桐桐越是舍得下本,那就是她的期待值越高。

这里还有海船的打造等等问题呢,不是绝对放心的人都不敢交付的。

两人在海上把一个个小岛都点出来,这里的布局就算是成行了。

四爷的视线又落在两个地方,一个是西夏,一个大理。

大理暂且就不说了,那是等跟南宋的问题解决之后才要处理的问题,但事先跟那边处理好关系的必要性是有的。

而另一个问题,便是西夏的问题。

金国跟西夏中间,隔着蒙古的一部分,没有完全接壤。蒙古吞下西夏,也不过是早晚的问题。但四爷并不想看到蒙古扩大到这个份上。兵法上说,远交近攻。跟西夏的关系也很要紧。

可这契机却不知道在哪。便是有契机,以四爷现在也只占了一省之地就想跟人家谈合作,那是笑话。

况且,只要四爷的政策里没有灭金人这一项,西夏是不可能跟四爷谈的。

如今是西夏是光定十三年,皇位上坐着的是神宗李遵顼。

林雨桐对这些着实是记不清楚,四爷便跟她简单的说了一下:“他是西夏宗室齐国忠武王李彦宗之子。‘端重明粹,少力学,长博通群书,工隶篆’。二十年前年,西夏廷试进士第一名,有状元之才。十三年前,废襄宗自立,改元光定,成为历史上唯一的状元皇帝。任内全盘承袭襄宗的政策,继续破坏金国与西夏关系,发兵侵金;金宣宗也不遑多让,决定痛击西夏。然而,夏军军力早已废弛,不断战败,这些没有叫李遵顼知难而退,更激起他的野心和战欲,继续发动战争,如今西夏也是家破人亡,民怨四起,经济废弛,国势日渐衰落。他在位期间根本没有想过与金国议和,虽然不断有忠良之士直言进谏,但一一被他痛骂,包括他的儿子李德任。而之后,在1223年,传位于子李德旺,为西夏唯一的太上皇。1226年病卒,年64,谥英文皇帝,庙号神宗”

林雨桐一愣:“如今便是1223年?”

正是西夏新旧政权交接的节骨眼上。

这李德任若是继位,倒是对自家这边更有利些。

她有些跟不上四爷的思路,问说:“便是如此,咱们离西夏也太远了……如今也顾不上。”

四爷盯着地图看,突然问了一句:“李莫愁是怎么出现在古墓派的?”

啊?

这个查老爷子并没有交代的很清楚,反正就是出现了。说是在钟南山捡的!

可这捡来的,又知道姓甚名谁。你说她没什么出身吧,也不尽然。

这想到姓名的事,林雨桐心里一动:“你是说李莫愁姓李?”

而西夏皇室也是姓李的!

当年的襄宗被废,李莫愁的年纪也才六七岁大小吧。

“你不会说李莫愁是西夏皇室吧?”这可太扯了。

“真的假的有什么关系?”四爷轻笑一声:“这消息若是传出去,你看陆展元会娶谁!”对李莫愁自身来说,是有好处的。

这姑娘执着的可以,哪怕那是个人渣也陷进去不肯出来。不出来那便不出来,只要她一生有依仗,陆展元便能心甘情愿的爱她一生。

如此,好像是比多一个黑化的李莫愁要好一些。

“好!如今就算咱们给造出一天衣无缝的身世来,确定她就是西夏皇室,然后呢?一个女子身份局限能如何?”林雨桐摇头,觉得这个圈子兜的有点大。

没想如何!

就是给李德任一个借口而已。襄宗是被人夺权的,如今在西夏朝廷惹的百姓不满的时候,只要襄宗的后人还有活跃,那便是提醒他们,西夏的皇位来历也不正当。

如果有必要,在需要的时候,襄宗后人便是一面旗帜,“……这都是后话了。”四爷就直接道:“你就只把这事当帮李莫愁就行了。”

显然,还有什么布置是现在还没看明白的。

好吧!

感觉四爷像是在摆大龙,不到最后一颗棋子落下,这个大龙初看是连不到一起的。

既然要把李莫愁运作成西夏皇室,很多事林雨桐就的问清楚了。

她逮住机会问对方说:“你怎么在钟南山的你记得吗?”

“不记得!”李莫愁摇头。

“你师傅没有没说你是怎么到古墓派的?”林雨桐就又问道:“这世上你有没有父母亲人?”

李莫愁一副懵懂的样子:“……我该是没亲人了。孙婆婆倒是说我是避父难……”

避父难!

这么说,这李莫愁真就是有些来历的。

林雨桐就不多问了,本来这事应该亲自走一趟古墓派的,但如今是没这样的时间。想要知道的更多一点,林雨桐一拍脑门子,把一个人给忘了。

丘处机还在阵里转悠呢。在这屁大点的地方,他差不多都快活成野人了吧。

可不就是快成了野人了。之前是天冷的,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每日里打坐练功用以驱寒。在稍微暖和的时候,就看看这阵法。

这阵法诡异的很,你强它强,你弱它弱。刚开始折腾的浑身是伤,后来折腾不动了,阵法的脾气也好了。一日三餐在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出现,他只要不暴躁的四处破坏,这里对待他还是很温和的。

如今林雨桐想起这位了,还真怕在这里出事。问赵金说:“人好着没?”

别真给折腾出毛病了。

赵金特淡定:“一日三餐不曾中断,每日还给送一壶茶水解渴。除了刚开始几天碗碟都碎了之后,一切都好……”

那就好!

今儿到了午饭的瞬间,丘处机又靠着一棵树等着。距离他两步远之外,是一块大石头。每到饭点,这大石头和它背后的那块石头轮转一次,然后食盒就出现了。拿走食盒,半个时辰吃饭,之后再把食盒返回去,石头再转一次,然后食盒就消失了。

他曾经试图以暴力打开这两块石头,可只要用了蛮劲,四面八方带着DU的细如牛毛的银针就飞了过来,叫人防不胜防。他身上就有几处被针射中的地方,当时拔了针看似没事,他当时也没太在意,谁知道这轻微的一点DU却不是靠内力能逼出去的。

打从那之后,他便知道,这位贵人的夫人,可不算是什么正道人。

真要论起来,倒是跟那东邪黄药师有些类似。

江湖传言,黄药师是江湖中顶顶大的大魔头,当然了,他也没真正见识过此人的手段。但想来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若是这位夫人真跟此人有关,那这很多事情就说的通了。

林雨桐一点也不知道她在人家心里已经成了勾搭的四爷不走正道的江湖邪派了,她把赵金留在外面,一个人进了阵。等出现的时候,已经在丘处机背后了。她喊了一声:“道长,失礼了。”

丘处机面色一变转身看过去,却见林雨桐笑盈盈的站在树后。他轻哼一声:“怎么?要放老道离开了?”

“这话说的。”林雨桐选了一块石头坐下了,但丘处机却怕不知道什么地方藏着机关,实在不敢坐,只背靠树站着。

林雨桐笑道:“道长,来的时候没人请您,走的时候没人拦您……当时我想叫人给您带路,您都不乐意,执意自己走。走就走了,还在别人家乱撞。这阵法本就是为了御敌的,您说您上门做客,却偏要窥探人家的护家阵法,这怎么说也说不过去吧。”

丘处机面色数变,这女人口齿伶俐,又惯会胡搅蛮缠,跟她在这里纠缠又能如何。若是这位贵人想成事,这君侧是必清的。像是这样的出身邪道的夫人,是万万不能留的。

他不在这上面费唇舌,只说:“夫人说什么,那便是什么。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