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o三四、恶意(20)

超级通聊频道里聊谈不休,絮语声此消彼起,且络绎不绝,却始终也没个章程。

客户指定的杀手人选,正是他们的新老大。当然要对付利器,意图有效完成刺杀任务,以录制的整个视频过程向客户交接酬劳,客户倒也没有严正声明,必须由杀手独立完成,毕竟人家不是为了看戏来买凶杀人的,想必总有些私怨或者其它目的,诸如此类的企图心,不在杀手联盟的业务范围内。

这位新老大话也不多,就一般的审美下,跟俊丑都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只能说貌不惊人。他身材颀长,如果挺直了腰杆也颇显得气宇轩昂,但看起来相当有些内向木讷,现实中跟人当面交谈的时候还时时透着羞涩的意味,眼睛经常避开交谈对象的注视,怎么看也不像能拿主意的人,那就是盗贼玩家云飞扬。

在喧闹的通聊频道中,云飞扬始终一言不发,究竟对同僚们的讨论有没有听进耳里去,处在这方虚拟世界,则没人能明白了。

所以他深入浅出的仔细一番思量,终于打消了向劫贫求教的念头,直接拨打给利器,通话器里提示,通话对象不在当前位面,无法完成通讯。这也就说明,除开强制性的系统消息,云飞扬眼下处身的黄石位面,就算发语音或文字消息,利器也是收不到的。

经过好一番打听,于杀手同僚们的戏谑嘲弄的嘘声中,终于得到利器的行踪,他是在一座尚未定名的位面下线的,所以呈现的结果只是个精确的坐标系,或许属于混沌初开的星球,或许万物已然苏醒,资源富饶险境处处也难逆料。

按照云飞扬的个性,传送飞转那座位面,守上十几个小时,利器总会上线的,到时候把话说开了,也许利器会同意约场子让他杀一次,然后交接任务拿酬劳,彼此都不耽误。理论上看来,熟识玩家之间私底下的勾当,客户就算能猜到真相,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无话可说。

籍辞赖账更不可能,抵押的二十克仙品材料,市值可远在五十万西币之上。

但利器可不是普通玩家,在现实中就是一方大佬,魔道时空里更加众望所归,一呼百应的重要角色,他会不会干这种勾当?能不能抛下名望?以配合云飞扬完成任务等等,这还真不好猜。

云飞扬在游戏里是一个面貌,到了现实中则最怕得罪人,尤其还是一向敬畏的利器,要论起来,这位曾经的魔道第一人,正是火羽邪云的偶像。

就算在当前的玲珑位面,云飞扬一直以来都属于东华帝国的一分子,虽然接单杀人也不存在障碍,认识的招呼一声得罪莫怪,不认识的杀了也就杀了,东华帝国十多亿人口,要是干点儿什么都得顾忌,那游戏也就别玩了。但云飞扬对一众高层的命令向来遵照执行,丝毫不苟。

心底里计较再三,游戏虚拟空间与外界通讯端的连接,至今依然是可入不可出的模型,云飞扬就想拨打利器的手机,在游戏里可也做不到,云飞扬顾虑重重之下,终于决定下线,跟利器就此事商谈一番。

不管他心下作何考量,始终也没想过要跟利器兵戎相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