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云阮

“据报道,位于我市东郊的圣慈孤儿院今日凌晨零点发生火灾,经过警方及消防人员三小时以上的紧急救援,火势已得到控制,搜救出一名儿童,已送往医院救治。目前伤亡人员未知,情况不容乐观,起火原因仍在调查中……”

“……火势已得到控制,搜救出一名儿童,已送往医院救治。目前伤亡……”

“……搜救出一名儿童,已送往医院救治……”

暗室里,少年慵懒地眯起眼睛,如玉的面容,神祗一般如梦如幻,长腿交叠,一手随意地搭在软椅上,一手按着遥控器不断地回放,大屏幕上的画面最后停留在了那个被搜救出的儿童脸上,镜头只是一晃而过,是以画面有些模糊。

少年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屏幕前,怜惜地抬手轻抚那儿童的脸颊,吸了口气,甚是艰难地问道:“真的是……”

偌大的房间里,除了那白衣少年,还有一名黑衣男子,立在阴影中恭敬道:“这场火来的蹊跷,当晚鬼气冲天,修罗之怒终于现世,除了那位……当不做他想。”

良久无言,少年以手覆面,喉咙里细碎的声音,像是在笑,又像是痛苦地呜咽:“阮阮……”

万里云霄,千年回转,既得相见,绝不相弃。

今生,再不会有任何的一念之差。

**

“云小姐,到了。”司机老李说罢,下意识地看向后排的小姑娘。

她穿着一身灰粗布衫,袖子长了一大截,明显不合身,怀里抱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包袱,脑袋缩得像个鹌鹑,过长的刘海将眼睛挡了个严实,露出眼镜框的边缘,大大的眼镜框几乎遮住半张小脸儿,左边的眼镜被一块黑布遮着。

才十二岁的小姑娘,头发却夸张地长到大腿根儿,几乎是披在了身上,耳鬓一朵小百花,在一片鸦色之中尤为刺目……

老李的眸光从那朵小白花上垂落,从医院接她的时候,她便是这副打扮,不言不语,小小的孩子,先后失去亲人,又在孤儿院里经历了九死一生,失去了部分记忆,着实令人心疼。

大火中唯一一个得以生还的孩子,真可谓是不幸之中的万幸。老李感叹之际,又唤了声:

“云小姐,我们到了。”

云阮终于回过神来,茫然地抬起头来,推了推滑落鼻梁的笨重镜框,往窗外一望,忍不住惊地小嘴张大——眼前竟是一幢别墅。

因为被人称作云小姐还是头一遭,云阮才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她回头撞见老李和气的笑脸,慌张地别过脸去,手忙脚乱地去开车门,怎么也推不开。

老李见状忙下车帮她把门打开,她一下车便犹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傻傻地站在车边不知所措,偏偏此时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

“哈,哪来的乡巴佬,连车门都不会开。”

别墅正门的台阶上,一个约莫八九岁的小男孩抱着手臂,一脸嘲笑地看着云阮,云阮却仿佛没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